只有讓中國貧困 才能保障西方穩定,中國就該被西方吸血?

在紐約街頭,大批抗議者聚集在布魯克林大橋上,他們反對戴口罩、反對社交距離、反對接種疫苗,並且與警察發生了衝突;同樣的事情發生了田納西等多地,一些戴口罩的居民遭到了抗議者的圍攻。

在華盛頓國會山,軍警正在緊張戒備,在國會山面前拉上了鐵絲網,因為特朗普的支持者們正計劃着在首都再來一次大規模抗議示威,為了防止「占領國會山」事件重演,華盛頓警察加強了警戒等級。

在法國巴黎,反對「疫苗通行證」的示威遊行已經持續了一個月,十多萬「革命熱情」高漲的法國人民在多個地方持續抗爭,在巴黎就有將近2萬人,警察隨後趕到驅散了人群並逮捕了近百人。

在英國倫敦,大批反疫苗抗議者沖向醫療監管機構的總部大樓,以及一些疫苗接種點,警察隨後趕到並且與群眾「打成一片」,有500多人被逮捕。

這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西方國家持續發生動亂的縮影;這一系列動亂的理由五花八門,有的因為疫情、有的因為貧富差距、有的因為價值觀,甚至有的僅僅只是因為人們對現實的不滿。為何曾經不少人吹捧的「天堂」如今變成了「亂糟糟」的一幕?如何平息民眾的怨氣?華盛頓給出了一個直接了當地回答:遏制中國。

《德國之聲》網站日前在一篇評論中提到了西方有些人的這種想法。評論提到,《焦點雜誌》近日拋出了一個尖銳的問題:西方的安全是否如白宮所認為的那樣,建立在中國經濟相對落後的基礎上?《維也納報》則認為,當西方忙於反恐戰爭的時候,中國趁機實現了崛起。

德國《焦點雜誌》在評論中指出,中國對富裕生活的追求,引發了美國對失去霸主地位的恐懼;文章提到了澳大利亞前總理基廷的話,「中國的問題在於具備了經濟超越美國的潛力,在華盛頓的眼中,這是不可饒恕的原罪」,文章作者也提到,1980年時,中國GDP只有美國的十分之一,但是現在已經達到了70%以上。當中國人均GDP達到或接近美國的水平時,世界將會開啟一個全新的時代,美國霸權終結,中國時代開啟;因此白宮認為,西方想要在21世紀保持穩定,就必須讓中國處於相對貧困的狀態。

這本身就是一個混賬邏輯,是基於種族主義思維的想法。中國有句古話,「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憑什麼美國和西方就要千秋萬代,中國就只能做一輩子的下人?從歷史的長度來看,中國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是處於世界領先的地位,近代的衰弱到當代的復興和崛起,中國只是回到了歷史的正常軌跡,這是歷史發展的趨勢,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德國之聲》網站援引《維也納報》的觀點稱:西方被反恐戰爭拖住腳步的時候,中國趁機崛起了;潛台詞似乎在說:當西方擺脫反恐戰爭的累贅時,中國將沒有機會。可事實上中國的崛起不是別人賜予的機會,而是我們做了正確的事,是建國以來積蓄的能量厚積薄發所取得的成就,西方在醉心於反恐戰爭和意識形態輸出時並沒有忘記對中國的打壓,技術封鎖、人權圍攻,從小布什到拜登,哪個美國總統沒做過?

其次,西方社會的動亂是內部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最後引發的反噬,跟中國又有什麼關係?中國又沒有宣傳「疫苗和口罩無用論」,也沒有「組織紅脖子圍攻國會山」,那都是西方自己的政棍幹的好事。

美國《大西洋月刊》已經在反思,將問題指向了「定體問」;但是華盛頓的「精英」們不願意承認自己的權力遊戲出了問題,仍然抱着「自己生病、別人吃藥」的傲慢思維——最後的結果就是,問題始終都是問題,依舊無法拯救已經千瘡百孔的「帝國大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