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23岁小伙自愿感染新冠:为更好了解这种病毒参与试验,获6000英镑报酬

过去一年多时间,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通过接种疫苗、戴口罩等措施来对抗新冠病毒。但英国却通过“人体挑战试验”,将新冠病毒通过鼻子注入近40名志愿者的体内,希望以此战胜新冠病毒。

这类试验指故意让健康人接触病毒和其他病原体以研究疾病、疫苗和治疗方法。这并不是一个新的试验方式,数十年来,全球科学家一直在使用这种方式来评估感染和药物从进入人体的那一刻起的行为。但针对新冠病毒,全球目前只有英国选择进行这类研究。

另一方面,这项研究也遭到医学伦理上的质疑。其中一个问题是,如果试验对象患了重病,是否会缺乏足够的治愈方法或被证明可以挽救生命的抢救治疗。

此前报道>>>

详解全球首个新冠病毒“人体挑战试验”:谁在主导?如何进行?有无必要?

自愿感染新冠病毒者:希望能够帮助早日结束大流行

据外媒报道,3月8日,23岁的英国大学生雅各布·霍普金斯(Jacob Hopkins)看着研究人员进入他所在的伦敦皇家自由医院的隔离室入口。他们推着一辆推车,里面装着一个红色的大盒子,上面贴着“生物危害”的标签。

英国23岁小伙自愿感染新冠:为更好了解这种病毒参与试验,获6000英镑报酬

↑试验开始前,霍普斯金和他父亲在家中保持社交距离。

他说,“这有点像电影《传染病》中的那个场景,所有人都穿着防护服,旁边放着一个小小的呼吸机。”他躺在床上,头向后仰。一滴含有新冠病毒的液体被注入他的左鼻孔,然后是他的右鼻孔。他待在那里,鼻子被夹住了大约20分钟。然后,他进入了隔离观察期。

霍普金斯在医院隔离期间记录了音频和视频日记,详细介绍了自己的经历。他说他自愿接受感染是为了帮助科学家更好地了解这种病毒,希望能够帮助早日结束大流行。

病毒滴入他的鼻子几天后,他出现了发抖等轻微感染症状,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通过一根插入他手臂的细管输入他体内。他在隔离中度过了19天,一个月后他感觉完全康复了。

他最终将获得大约6000英镑的报酬,包括一年的后续测试和电话咨询,以及他同意的一项平行研究。6000英镑的试验报酬是基于英国的生活工资并经过道德审查。

英国23岁小伙自愿感染新冠:为更好了解这种病毒参与试验,获6000英镑报酬

↑霍普斯金在医院进行了19天隔离。

报道称,英国试验所有志愿者的年龄都在18到30岁之间,并接受了已知风险因素的筛查。他们被隔离在有专职医疗护理和专门空气系统的隔离室中,以控制病毒。研究人员希望在今年秋天之前发表挑战试验第一阶段同行评议的初步结果。

据报道,英国新冠病毒“人体挑战试验”计划于2020年4月开始,由来自牛津大学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政府指定的英国疫苗工作组的官员以及一家位于伦敦的小型生物技术公司hVivo Services Ltd.牵头,该公司专门从事合同药物测试。

一些科学家和hVivo公司在人来挑战试验方面有多年的经验。他们说,观察新冠病毒感染的最早时刻将进一步帮助开发新疫苗,衡量抗病毒药物的有效性,并帮助当局为下一次大流行做好准备。

去年,英国设立了道德和监管审查,政府承诺提供超过4000万美元的资金。今年2月,英国相关临床试验伦理机构批准了这些试验。

研究人员希望试验数据能阐明免疫保护的持久性以及新冠病毒在症状出现之前如何影响呼吸、心脏功能、嗅觉和注意力。他们说,该试验模型可以对新疫苗和治疗方法进行面对面的测试,在昂贵的大规模试验之前排除较弱的候选疫苗。传播数据可以帮助当局优先考虑哪些人需要加强剂量。

试验遭遇质疑:志愿者感染重症怎么办?

但英国这些试验还是遭到了国内外健康顾问和研究人员的阻力。世界卫生组织顾问和美国高级官员怀疑,试验潜在的好处是否足以抵得上风险。一个大问题是,如果试验对象患了重病,是否会缺乏足够的治愈方法或被证明可以挽救生命的抢救治疗。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美国肿瘤学家和生物伦理学家伊泽基尔·伊曼纽尔(Ezekiel Emanuel)表示,去年在多种疫苗被证明有效之前,新冠病毒挑战试验可能是有意义的。但今年,他以道德为由反对这项试验。

英国23岁小伙自愿感染新冠:为更好了解这种病毒参与试验,获6000英镑报酬

↑霍普金斯在伦敦皇家自由医院参加了新冠病毒挑战试验。

英国疫苗工作组前顾问、挑战试验倡导者加斯·拉佩波特(Garth Rapeport)则表示,海外的怀疑情绪很高:“你不能这么做,这太疯狂了,这是一种致命的感染,”他说这些他都听说了。作为呼吸道病毒感染专家,拉佩波特说,大流行需要采取非常措施,统计数据显示,试验可以安全地进行。“你必须把这种情绪从这种情况中剥离出来。”他说。

英国卫生部发言人表示,试验是在“非常安全、高度控制的环境中进行的,将加深我们对新冠肺炎出现症状前和症状后传播的了解。”

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传染病实验室主任马修·莫莫利(Matthew Memoli)去年开始计划进行新冠病毒人体挑战试验,当时美国政府其他官员认为,对潜在的回报来说,试验风险太大。但他说,如果英国的试验取得突破,“那将改变美国人的看法。”

荷兰莱顿大学的医学科学家梅塔·罗斯特伯格(Meta Roestenberg)仍希望说服谨慎的荷兰监管机构允许进行病毒人体挑战试验。她说:“这些研究有时会对你事先无法想象的事情产生许多的数据和见解。”但她也理解监管机构的犹豫。

研究人员:目前为止试验没出现严重安全问题

除了来自海外的质疑,英国国内同样出现了观点分歧。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牛津大学,一群医学院学者游说政府健康顾问叫停试验,理由是风险太高,可能损害牛津大学的声誉。另据知情人士透露,随着试验时间表的推迟,支持者在研究的设计、速度和数据发布方面也产生了分歧。

英国政府表示,这一速度反映了试验的谨慎。“在任何临床研究中,志愿者的安全总是最重要的。”英国卫生部发言人说。

负责这项试验的牛津大学疫苗学家海伦·麦克沙恩(Helen McShane)说:“很明显,我们将会学到很多实际上无法通过其他方式完成的东西。”

据英国媒体此前指出,挑战试验“能够发掘一些在现实世界中几乎不可能发现的东西”。比如,需要多少病毒才能开始感染?免疫系统是如何进行初始防御的?是否能判断哪些人会出现症状?

除此之外,在各国已大规模接种疫苗、疫情随之得以控制的情况下,再次进行大规模的新冠病毒疫苗临床试验“几乎再无可能”。然而,一些新的疫苗仍在持续研发中,而新冠病毒本身也在不断进化。因此,涉及少量志愿者的挑战性试验仍将帮助解答一些关键问题,如相较于第一代疫苗、第二代疫苗的有效情况,以及疫苗是否能预防病毒新的变异。

到目前为止,志愿者的体内已经注入了几种新冠病毒的原始毒株。研究人员和政府表示,到目前为止试验还没有出现严重的安全问题。包括疲劳和呼吸短促等新冠感染长期症状仍然令人担忧,但研究人员援引证据称,年轻志愿者应该在几个月内就能摆脱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