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爾頓打臉拜登:美國撤軍 最高興的是中俄

美軍撤離阿富汗前,刻意刷了一波「聖母」形象;但是隨着越來越多的信息曝光,原來美國是名副其實的「惡鬼」:在發生恐襲時,打死打傷數百名阿富汗平民;報復襲擊時,炸死一家10口,包括7名兒童;最近一名參加撤離行動的美國軍人在社交媒體上發布的視頻顯示,美軍對待阿富汗平民非常粗暴,動不動就開槍威懾、發射催淚瓦斯。

自特朗普上台到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爆發,再到2021年「喀布爾時刻」上演,美國的「燈塔」和「人權教父」形象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垮塌;盟友們不再信任華盛頓,甚至不再將其視為「超級大國」。

據英國衛報9月2日報道稱,國防大臣華萊士在採訪中,被問及「撤出阿富汗是否表明英國實力有限」時表示,「英國顯然不是超級大國」;隨後他又補充了一句,「一個不準備堅持某事的超級大國也可能不是超級大國。它當然不是一個全球力量,它只是一個大國」。

報道認為,華萊士這句話其實指的是美國,一位與他關係密切的消息人士也證實了這一點;對於一個與美國有着特殊歷史關係的前「日不落帝國」而言,內閣高官說出這樣的話,意義耐人尋味。

這很可能是歐洲國家的政治精英們一個在私底下討論過的話題,而華萊士則將這個問題挑明了,「美國已經不能被認為是一個超級大國」。這已經不是華萊士第一次批評美國,不過眼下華盛頓的精英已經無暇關心歐洲人會怎麼看自己。阿富汗倉促又混亂的撤軍行動,帶給他們的震動在短時間內都無法平息。

總統拜登在為自己的辯解中說,撤軍是「一次非凡的成功,是應對中俄大國競爭的關鍵一步」,他還強調「中國和俄羅斯希望美國在阿富汗繼續駐留10年」;但是共和黨人顯然不這麼看,前總統特朗普的幕僚、前國安顧問博爾頓日前在《華爾街日報》刊文,認為「美國撤軍,最高興的是中俄」,進而鼓吹加大對中國的遏制力度——簡而言之,從阿富汗撤軍成為民主黨和共和黨之間又一個無法彌補的裂痕,而「對中俄進行雙遏制」越來越成為維繫美國內部團結的唯一紐帶,這也意味着美國接下來將會不斷強化這樣的遏制戰略。

華盛頓的共識,讓正在天津討論氣候問題的白宮特使克里顯得很尷尬。他是來尋求合作的,而不是來施壓的;拜登將氣候問題從諸多中美問題中單獨挖出來予以高度關注,不管其他問題是否洪水滔天,單獨就想靠氣候問題彰顯「中美合作」,顯得華盛頓「公正合理」,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美國整體對華政策極其惡劣,對中國實施全方位的打壓,然後又在氣候問題上換了一張臉,像沒事人一樣要求中國用超出自我承諾的讓步來配合美國的「領導作用」——除了「神經錯亂」我們想不到合適的用語。

《環球時報》9月3日刊發評論文章稱,如果美國繼續以零和思維來考慮對華政策,繼續給外界「欲置中國於死地而後快」的印象,這種情況下,中國社會不可能產生與美國進行合作的意願。

文章指出,雖然我們確實希望改善兩國關係,但是絕不會曲意逢迎。中美應是平等的大國關係,相互尊重是基本原則;美國不應期待中國的屈服,如果中美關係改善是以「中國卑躬屈膝」為前提,這樣的「改善」寧可不要!

早在安克雷奇的時候,中方已經提醒美國,「沒有站在實力的地位同中國講話的資格」;這句話讓華盛頓的精英們一直耿耿於懷,也有歐洲國家一些人感到震驚。現在,喀布爾時刻證明了中國的論斷,「美國已經不能被視為超級大國」這樣的話題都已經被擺在檯面上公開討論,如果華盛頓的精英們還繼續抱着往日舊夢沉迷不醒,那麼現實一定會用一記更加響亮的耳光,將它們打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