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第一天,韓國制裁美國,澳大利亞和白宮唱反調,美日吵起來了

有道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一直以来,自诩为“世界警察”的美国,总不忘使用美元霸权去制裁别国,到头来还得信誓旦旦地强调,“白宫是在捍卫美国利益,这无可厚非”。

殊不知道,白宫这种“只能我负天下人,休让天下人负我”的嘴脸,早已引起众怒。

而现在,即便是美国的传统盟友日本、韩国与澳大利亚,也亮剑了。

至少有3件事值得注意。

第一件事,文在寅对美国说“不”,韩国果断制裁美国。8月31日,韩国国会通过了“针对苹果与谷歌”的法案,并强调“谷歌苹果不得强迫用户使用在线支付系统”。

韩国认为,垄断韩国市场的美国巨头,必须允许用户使用多种方式结算。



根据谷歌布局,10月份,原本不收费的谷歌,将征收高达30%的佣金费,这引起了韩国不满。

事实上,这段时间以来,美韩之间可谓是冲突不断,具体表现在3个方面。

首先,曾表示“时间一到,就归还12座军事基地”的白宫,选择了出尔反尔,并拒绝如期归还基地。此外,美国还不想将军事指挥权交给韩国,白宫想一直束缚韩国,并让韩国当美国在亚太的马前卒。

对此,韩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其次,刚执掌白宫时,拜登的表态很明确,那就是“不会迫使韩国交天价保护费”,但在当下,联邦财政捉襟见肘、同时面临债务危机的美国,却选择了再次敲韩国竹杠。

简而言之,拜登想让韩国替美国分摊更多军费。



还有就是,为了更好地对华施压,拜登一直在迫使韩国“选边站”。文在寅原来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拒绝一边倒向美国,且韩国想推迟韩美军演,但最终却拗不过拜登。

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美国接二连三地挑战韩国底线,文在寅怎能不怒不可遏?

不得不提的是,除了制裁美国巨头之外,韩国一协会甚至将美军和德堡实验室,全部告上了法庭,理由是“美军在韩国进行生化武器实验”。

由此可见,文在寅的确很强硬。

第二件事,澳大利亚与白宫唱反调。与已经行动的韩国一样,澳大利亚也打算“制裁美国谷歌和苹果”。



莫里森认为,美国巨头垄断着澳大利亚市场,却没有替澳大利亚排忧解难,因此必须付出代价,制裁美国企业,至少可以增加澳大利亚税收。

当然,莫里森同样想对美国表达不满。

一直以来,堪培拉的对外战略都很简单,那就是“美国怼谁澳大利亚就怼谁”,在对华施压这件事上,澳大利亚没少折腾。

问题在于,当莫里森替美国示强时,美国却在抢占澳大利亚市场,而且拒绝为澳大利亚提供新冠疫苗。

为了对华出售牛肉,美国企业选择了进口阿根廷牛肉,美国疫苗库存量不可胜数,但拜登就是不想替澳大利亚缓解燃眉之急。

在这种情况下,澳大利亚怎么可能不愤怒?



第三件事,表面兄弟?美日也吵起来了。这段时间,随着美国转移战略重心,日本政客可谓嚣张不已,隔三岔五就会叫板俄韩,而且还执意向大海排放核污水。

然而,在新冠疫苗这件事上,美日却闹得很不愉快。

9月1日这天,日本多地先后宣布,因为莫德纳疫苗存在“异物”的问题,所以暂时“停止使用这些美国疫苗”。

莫德纳公司不但没有向日本道歉,反而强调“有问题的疫苗只销往了日本”。

美国莫德纳的表态,在日本引起了轰动,日本民众都在痛斥莫德纳和美国“利欲熏心,不顾盟友”,莫德纳却拒绝就此道歉,这让日本感到更愤怒。



这一次,美国自私自利、坑骗盟友的嘴脸,彻底藏不住了,结果就是引起日本众怒,因为日本民众无法支持这样的盟友。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白宫推行的“美国优先别国靠边”战略,已经行不通了,世界各国支持的是以和为贵与互相尊重。如果美国不知悔改,并继续肆意妄为、罔顾事实,将来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

美国主导世界秩序的时代,终究一去不复返,特朗普拜登无法扭转这个局势。

因为霸权主义终究是不得人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