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十分願意幫助阿富汗重建,但塔利班還需要「給一句準話」

8月31日是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最後期限,此前拜登政府曾經對外放出口風,希望能夠延長撤軍時間,但塔利班撂下狠話,明確表示8月31日是「一條紅線」,如果美國違背對塔利班的承諾,「後果自負」。最終,拜登總統還是表示,堅持原來撤軍時間不變,並且,不僅全部美軍撤離,美國也不會保留外交人員。於是,北京時間31日凌晨,最後一名美軍登上軍用運輸機離開了阿富汗,這意味着長達20年的戰爭結束了。

對於塔利班來說,這一幕百感交集。因為20年前,塔利班是被美國大兵趕出喀布爾的,他們在現任領導人巴拉達爾的指揮下逃入了阿富汗的「十萬大山」,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塔利班完蛋了,然而20年後,他們卷土從來,再次奪取了政權,這次被趕走的是美軍,是超級大國。因此,當最後一名美軍撤離後,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不約而同地響起了槍聲,塔利班還鳴放了禮花,慶祝美國的失敗與阿富汗的「解放」。

不僅如此,據環球網8月31日的報道,阿富汗塔利班發言人蘇海爾·沙欣公開對媒體表示,「中國,我們偉大的鄰國」,「可以在阿富汗的重建以及阿富汗人的經濟發展和繁榮中,發揮建設性和積極的作用」,「中國將幫助阿富汗構築和平」。槍炮、禮花慶祝美國被趕出阿富汗,鮮花、掌聲歡迎中國進入阿富汗,兩相對比之下,不由地感嘆:一來中國真的強大了,二來塔利班真的發生了改變,三來美國果然還是失敗了。

中國十分願意幫助阿富汗重建,但塔利班還需要「給一句準話」

△喀布爾市內為慶祝美軍離開燃放的煙花

眾所周知,塔利班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運動組織」,從名字上看,就是「極端的」、「保守的」,但在成功奪取政權的過程中,塔利班與外界特別是與中國打交道時,卻展現出了高度的靈活性,甚至還有「包容性」、「開放性」。舉個簡單的例子,當中國記者用英文在喀布爾街頭採訪塔利班武裝人員時,其中一人居然操着流利的普通話對一臉震驚的中國記者表示,「你們不用擔心」,「我們會保護你們」,「歡迎中國來投資」。

很顯然,這只是一名普通的塔利班戰士,並非是塔利班高層,但就連塔利班基層武裝人員,都知道有一個國家,對於塔利班振興阿富汗非常重要,那就是中國。應該說,塔利班一手與美國「槍炮告別」,一手邀請中國幫助阿富汗「締結和平」,凸顯出了一種「急迫」地想要「建設國家」的心愿,這要是放在2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那時的塔利班「閉關鎖國」,只與「同志」打交道,擁有自己的信仰就「心滿意足」。

那麼,為什麼塔利班如此急切地希望中國出手相助?首先,據央視新聞8月15日的報道,在奪取首都的當天晚上,阿富汗塔利班領導人巴拉達爾並沒有像普通戰士那樣陷入狂熱和驚喜之中,他冷靜地告誡塔利班要「保持謙卑」,「如何有效治理國家」,「解決人民的問題、滿足他們的願望才是真正的考驗」,「而考驗才剛剛開始」。很顯然,巴拉達爾知道,塔利班若想長期執政,就必須要建設一個和平、繁榮的阿富汗。

中國十分願意幫助阿富汗重建,但塔利班還需要「給一句準話」

其次,隨着美國從阿富汗完成撤軍,阿境內各個武裝團體失去了共同的目標,說得不好聽,阿富汗的確有「陷入內戰」的風險。事實上,ISIS-K恐怖組織之所以會在阿富汗坐大,除了「伊斯蘭國」本部的大量資金支援之外,部分阿富汗塔利班、巴基斯坦塔利班極端分子的投靠,也是一個重要原因。現在巴拉達爾想要建設一個「正常」的阿富汗,勢必在政策上就要變得「世俗化」、「溫和化」,這肯定會讓一部分極端分子失望。

他們要麼投奔ISIS-K這樣的恐怖組織,要麼扯起大旗自己干,塔利班控制下的阿富汗,或許會陷入「內戰」,而塔利班高層視中國為締結阿富汗國內和平的希望。因為,一方面,中國擁有雄厚的經濟實力,或能幫助阿富汗從貧窮落後的部落國家,轉變為相對現代化的世俗國家,這是西方想做卻沒有做到的,因為他們不尊重阿富汗的傳統,且企圖以武力來「塑造」阿富汗,然而,如果中國能轉變阿富汗,那將是一個「奇蹟」。

另一方面,塔利班及其領導人巴拉達爾認為,中國與美歐不同,後者只是想要征服阿富汗,他們統治阿富汗只是為了攫取資源和地緣利益,但中國從不干涉阿富汗的內政,尊重阿富汗人民的選擇,所以是可以合作的對象。美國也知道自己在阿富汗的口碑已經殘破不堪,為了阻止中國與阿富汗合作,有美媒就熱炒中國在唐朝就「征服」了阿富汗,還設置了安西都護府,全然不顧當時壓根還沒有阿富汗這個國家。

最後,阿富汗塔利班認為「中國也需要自己」。阿塔內部其實並不缺乏「高人」,事實上,想要搞好阿富汗內部的事務,塔利班高層也必須具有「國際視野」,而現階段最大的國際事件,就是中美之間的博弈,而阿富汗對於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非常重要,「一帶一路」戰略又是中國對美「不戰而勝」的重要手段。換言之,塔利班認為,中國與自己一樣,希望一個「和平、穩定甚至是繁榮」的阿富汗,這符合雙方的利益。

此外,塔利班還認為,中國需要自己「協助反恐」,為了爭取中國的支持,阿塔領導人巴拉達爾在秘密訪華時,曾經明確對王毅外長保證,「絕不允許任何人利用阿領土來危害中國的安全和利益」。此次塔利班表示「希望與中國合作構築和平」,其發言人沙欣就再次重申了這一點,他表示,塔利班「將兌現承諾」,「防止該國(阿富汗)成為恐怖分子的集結地」,這相當於是以「承諾」來換取中國的「幫助」。

那麼,中國會積極參與阿富汗的「和平重建」嗎?首先,中國外交部早就明確表示,願意為阿富汗的和平重建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中國不是萬能的,阿富汗的問題由來已久,非常複雜,大英帝國、蘇聯、美國都在這裡折戟沉沙,中國雖然是「准超級大國」,但也不會「頭腦發熱」,因為幾句恭維話就一股腦地扎進去,事實上,美國倒是挺希望中國這麼幹的,《國會山報》就指出,「現在是時候讓中國進入帝國墳墓了」。

其次,中國的幫助不是「無償」的。塔利班領導人巴拉達爾訪華時,中方就明確表示,塔利班不僅要與恐怖主義「一刀兩斷」,而且要嚴厲打擊對中國危害極大的「東伊運」恐怖組織,中國外交部也多次重申了中方的這一立場。但迄今為止,包括這次塔利班發言人沙欣表示不會讓阿富汗成為「恐怖分子集結地」,塔利班都沒有明確提到「東伊運」,只是籠統地表示,要打擊恐怖主義,要與恐怖組織決裂。

中國十分願意幫助阿富汗重建,但塔利班還需要「給一句準話」

△新疆反恐紀錄片:「東伊運」組織背後有本拉登

而什麼是恐怖主義,什麼是恐怖組織,是按照美國的定義,還是中國與聯合國的定義?比如說,在塔利班成功奪取政權之前,美國就悄然取消了對「東伊運」的恐怖組織認定,換言之,美國不認為「東伊運」是恐怖組織。塔利班籠統地表示「反恐」,籠統地表示要「打擊恐怖主義」,籠統地表示「不讓阿富汗成為恐怖組織集結地」,這很難讓中國放心,幾十、幾百億美元砸下去,結果只換來一頭白眼狼,這誰也不會幹。

最後,塔利班與美國是否存在幕後交易,還是很難講的事情。舉個簡單的例子,巴格達迪2009年被美國釋放,隨後就成為了ISIS恐怖組織的領導人,他帶着一幫恐怖分子進入敘利亞,這成為美軍出兵「反恐」的重要藉口。類似的,巴拉達爾在2010年被美國抓獲,2018年被美國釋放,2021年巴拉達爾領導塔利班奪取了阿富汗的政權。既然巴格達迪、ISIS與美國不清不楚,難保巴拉達爾、塔利班一樣與美國「勾勾搭搭」。

事實上,阿富汗「變天」對於中國「風險大於機遇」,想要「改造」阿富汗這麼一個部落縱橫、信仰堅固的國家,遠比「改革開放」要難得多。中國一向是「摸着石頭過河」,沒有把握的事情少干或不干,現在是中美博弈的關鍵時刻,「一子錯滿盤皆輸」,在阿富汗問題上,中國要做「最好的希望,最壞的打算」。塔利班想要與中國一起「締造和平」,當然可以,但還要拿出更多的誠意,相信「東伊運」恐怖分子的人頭是一個不錯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