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與克里會談的「亮點」,敦促美方盡快「交作業」

阿富汗戰爭是美國身上的外傷,新冠疫情是美國體內的惡疾,內外交困的局面正在不斷侵蝕美國的國力。當然,華盛頓的精英們也明白,如果說這個時候還有人能夠幫美國收拾爛攤子,那就只能是中國;在這樣的背景下,白宮氣候問題特使克里在8月31日這天抵達了天津。

據外交部消息,王毅外長於9月1日當天通過視頻會見了正在天津進行中美氣候變化磋商的克里;另據新華社消息,當天會見克里的還有國務院副總理韓正,也是通過視頻的方式。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信號。就在一個多月前,王毅外長也是在天津會面了到訪的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謝爾曼,也正是在那次會晤上,中方向美國提出了「兩份清單」和「三條底線」。這次克里前往中國是應中國生態環境部的邀請,但是王毅外長和韓正副總理會見克里卻是「應約」,顯然克里身負「氣候問題」以外的使命;

從新聞報道來看,王毅外長會見克里時相當放鬆,與當初日本首相菅義偉面對美國防長奧斯汀、國務卿布林肯時的恭敬拘謹形成了鮮明對比;值得注意的是,天津與北京緊挨在一起,克里兩次與中方高層見面卻需要通過視頻的方式,明顯可以看出是美方有求於中方,而中方處於主動地位。

外交部的報道內容來看,王毅外長主要談到了中美關係現狀,他表示中美作為兩個大國,合作是唯一正確的選擇;但是近年來,中美關係急轉直下,究其原因是美方作出了重大戰略誤判。王毅外長指出:美方應停止將中國視為威脅和對手,停止圍堵打壓中國;應重視並積極回應中方提出的「兩份清單」和「三條底線」,採取實際行動改善中美關係,不能舊賬未了又添新賬;應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則開展協調合作,不能只搞單行道。

王毅外長這是通過克里敦促美方儘快完成當初布置的「作業」,「兩份清單」和「三條底線」正是美國想要在更多國際問題上與中方展開合作的前提條件。

值得注意的是,克里在前往中國之前,還順道去了一趟日本,從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得到允諾,「與美國一起對中國的減排目標施壓」。但是這種做法顯然不會起到任何作用,因為氣候問題是全人類需要共同面對和解決的問題,不是美國一家之言就可以替國際社會做主的;日本是美國豢養的家犬,當然要跟着主子用一個聲音亂吠,在國際社會上說服不了任何人。所以王毅外長一下子就說到了點子上,光靠「單邊主義」和「美國優先」,華盛頓的精英們只能一事無成。

美國在喀布爾的丟人時刻,並沒有隨着美軍的離開而結束,塔利班將繳獲的美式裝備拉出來閱兵,連黑鷹直升機都修好了拿出來顯擺;與此同時,德爾塔病毒在美國「殺瘋了」,從東海岸的佛羅里達、一直殺到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亞,不少州的醫療系統、殯葬系統都瀕臨崩潰,冷藏車、臨時停屍房這些2020年的標誌性元素又回來了,甚至整個國家缺氧缺到連衛星發射都要推遲。

美國搞砸的每一件事,都有一個共同點:自以為是、自行其道。拜登拋下盟友、決定單方面撤離,結果在機場上演了一出「父慈子孝、競相逃跑」的大戲;面對新冠病毒和德爾塔變異,美國不管「病毒是全人類共同的敵人」,而是單方面對中國搞所謂的「新冠溯源」、試圖將疫情政治化,結果變成了「抗疫智障化」。

此前普京總統在評判美國時說過,華盛頓的精英們正在走蘇聯的老路,因為他們總是在製造一個又一個自己無法解決的麻煩;王毅外長這次也提醒美國,「不能舊賬未了又添新賬」——這是一個智者基於5000年文明沉澱所提出的忠告。

如果華盛頓仍舊執迷不悟,只能讓自己的路越走越窄;最後到了無路可走的時候,再想起當初中國交代的作業,即便後悔也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