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撤出阿富汗 中國成為第一目標!美方20年戰略轉移 終於成真

1日美媒報道,美國終於可以將戰略重心,轉向針對中國了!

拜登政府雖然在撤離阿富汗的問題上陷入困境,但一個事實是,現在更多的美國資源可以用於對抗中國。

隨着美軍於8月31日全部飛離阿富汗喀布爾國際機場,美國耗時最長的一場戰爭以失敗結束。在塔利班重新掌權後,一些美國專家表示,即使阿富汗可能再度出現反美勢力聚集的問題,美國外交政策重心也會徹底轉向對抗中國。

喬·拜登已經在白宮發表講話,為美軍撤離進行辯護,他表示要集中精力關注新威脅,並特別點名中國與俄羅斯,表示美國必須應對這兩個國家在21世紀的挑戰。他還聲稱「中國和俄羅斯最希望看到美國在阿富汗陷入又一個十年」。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的中國話題研究員張顏表示,中國「樂見」最大的競爭對手退出阿富汗。

美國撤出阿富汗,中國成為第一目標!美方20年戰略轉移,終於成真

實際上,2001年時任美國總統小布什就曾把中國列為最主要競爭對手之一,小布什上任後面臨的首個外交危機就是中美戰機相撞事件。「9?11」恐怖襲擊後,美國卻不得不將全球反恐作為重點,中美關係由此出現改善。

今天,華盛頓智庫史丁生中心表示,即使在反恐這個傳統上能夠合作的領域,中美關係也難以有所突破,對抗將成為主題。該中心說,「中國認為美國在反恐中忽視了威脅中國的恐怖主義因素,美國則認為中國借用反恐來實現自己的目的。」

美國撤出阿富汗,中國成為第一目標!美方20年戰略轉移,終於成真

中美關係專家通常認為,即使中國與美國開展反恐合作,也不足以改變中美關係的大局。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研究中國問題的教授季倍慈表示,美國從阿富汗撤軍是一個戰略性決策,唯一的目的是集中更多資源對付中國。

「這將使美國能夠更專注於它認為來自中國的挑戰。」他說,「我們應該期待這種戰略競爭,未來只會加劇,美國可以更充分地應對中國帶來的挑戰。」

拜登總統也明確表達了這一觀點。他說:「要與中國正在進行激烈競爭。我們面臨着網絡攻擊與核擴散的威脅。要提高美國的競爭力,來應對21世紀新的威脅。我們能夠兩者都做到,反對恐怖主義鬥爭,並應對將來持續存在的新挑戰。」

季倍慈說:「美國總體戰略重點轉變到大國競爭。這一點非常清楚。」

外交關係協會的張顏表示,美國從阿富汗撤出後,對再次捲入一場反恐行動失去了興趣,企業也不大可能前往阿富汗投資,在明年美國中期選舉之前,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不可能出現重大調整。

他指出,對於美國政治界來說,「所有人基本上在中國問題上都有相同的立場,即中國是競爭對手。稍微偏離這一點,政客就會被認為對中國『軟弱』。所以在這種環境下,拜登政府放鬆對中國的限制不會有任何政治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