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令人失望 美國影子政府浮出水面?美媒:華爾街欲繞過拜登政府 直接找中方高層談

英國的羅斯柴爾德家族曾是歐洲乃至全世界最負盛名的金融家族,這個家族至今流傳着這麼一句名言:「我不在乎哪個傻子帶上王冠,誰控制着大英帝國的貨幣供應,誰就控制了日不落帝國。」

如今,雖然風光無限的羅斯柴爾德家族同日不落帝國一樣早已成為歷史,但美國華爾街的金融大亨們卻牢牢地記住了梅耶·羅斯柴爾德的話,並將他們的國家玩弄於股掌之間,成了白宮背後的實際操控者。

這完全不是危言聳聽,要知道在美國,誰控制了美聯儲,就等於操控了整個國家機器。

而這些華爾街金融巨頭們正是美聯儲的實際掌控者,而在美國經濟「去實向虛」的大背景下,金融行業巨頭們更是早就打敗了他們的政治集團,成為美國社會的既得利益者。

毫不誇張地說,無論哪一任美國總統上台都不敢動了華爾街的奶酪。

當然,儘管美國歷史上多位總統包括拜登在內都很想限制華爾街的勢力,但無奈整個美國經濟都牢牢掌控在華爾街大佬手中。

倘若,華爾街倒下了,那麼繁榮富強的美國將頃刻間被打回原形。

那麼,可能有小夥伴就十分好奇,為什麼說華爾街掌控了美國白宮,權勢熏天的華爾街究竟是如何煉成的?

不着急,請聽我娓娓道來,視頻製作不易,感興趣的小夥伴麻煩扣一,點讚加關注,我們立馬發車走起!

一、華爾街是如何操縱美聯儲,進而成為美國「影子政府」的?

俗話說:「美聯儲打個噴嚏,全世界都要跟着感冒。」

傳說中的美聯儲為何如此神通廣大?原因很簡單它手舉美元霸權利器,只需要瞅準時機,開動印鈔機就能迅速收割世界財富。

儘管大家對美聯儲瘋狂印鈔的騷操作已經非常熟悉了,但你可能不知道美聯儲的性質並不等同於中央銀行,而是一家私營企業。

拜登政府令人失望,美國影子政府浮出水面?美媒:華爾街欲繞過拜登政府,直接找中方高層談

事實上,它包含了兩個組成部分。在當初設計的時候,美聯儲是分成兩個部分:12家美聯儲銀行,在華盛頓的美聯儲委員會(FRB Federal Reserve Board)。格林斯潘、伯南克、耶倫、鮑威爾這些人就是美聯儲委員會近些年的主席。

大家如果有興趣,可以直接到美國特拉華州的公司註冊的網站上去查詢。輸入美聯儲(The Federal Reserve),這個網站會立刻返回一個結果:1914年成立,性質:私人公司。這個性質到今天都沒有改,美聯儲作為私有公司的屬性是毫無疑問的。

組成美聯儲的12家銀行也是100%的私人銀行,這12家銀行分布在美國紐約、波士頓、芝加哥等12個重要的城市。它們的公司性質跟摩根大通、高盛等等一樣,都是私人銀行,沒有任何差別。

但是美聯儲又具有半官方的公有屬性。因為美聯儲委員會的委員由總統提名,最後由國會來任命。這賦予了它一種半官方的性質。

儘管形式上是由政府的行政和立法機構任命的,但美聯儲委員會的主導權其實還是掌握在華爾街手上。

總統雖然能提名FRB委員的人選,但並不能隨便指定某一個人,而是有一個「備選名單」。而提出這個「備選名單的」正是那些富可敵國的華爾街大亨們。

如此一來,美聯儲的實際掌控權繞了一大圈還是回到了華爾街金融利益集團的手中。

所以,無論美國總統最終選了誰當美聯儲主席或議員,這些人都代表了華爾街金融集團的利益,而非美國普羅大眾的利益。

由此也能看出,美國政客們引以為傲的民主、平等從本質上來說就是一場赤裸裸的龐氏騙局。

由於美聯儲把持着美元霸權,在美國社會中有着不可撼動的地位,所以華爾街自然也開始將黑手伸向了美國國會。

事實上,如今在位的不少美國政壇大佬們也都與華爾街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其中美國務卿布林肯更是華爾街著名的公子哥。

生父是著名的投資銀行家,繼父是全球猶太人領袖,布林肯就像他的姓氏(blinken,德語意為閃光)一樣,渾身閃耀着紐約公子哥的光芒。

1986年,才24歲的布林肯已經跟隨父親一起成為了民主黨總統大選的籌款人,正式步入華盛頓核心權力集團。

正因為華爾街權勢熏天,國會中有不少議員都是這些金融業巨頭一手扶植起來的,所以美國白宮也只能對這些金主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甚至,每當金融危機降臨,美國股市面臨巨大風險時,美國政府首先想到的就是捍衛華爾街巨頭們的利益。

畢竟,在美國經濟「去實向虛」的大背景下,金融業早已成了美國的支柱產業,大批美國投機分子湧入股市,一旦股市崩盤,徹底擊穿了經濟泡沫,美國經濟必將一落千丈。

拜登政府令人失望,美國影子政府浮出水面?美媒:華爾街欲繞過拜登政府,直接找中方高層談

最驚險的一次就是去年3月,美股連續熔斷了五次,最終特朗普還是砸錢硬生生給救回來了。

眼下,就算美國通脹危機火燒眉毛,美國債務不堪重負,但這絲毫也不影響華爾街金融巨鱷們貪圖享樂。

二、美媒:華爾街欲繞過拜登政府,直接找中方高層談

不過,令人意外的是,即便美國政府如此偏袒、縱容這些華爾街大佬,可他們還不知滿足,甚至妄圖「造反」?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據彭博社8月25日報道,美國商界領袖正繞過拜登政府展開工作,一支由華爾街資深人士組成的團體正計劃找中國高層官員再次開啟會談,尋求共識,「爭取更大程度地進入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2018年構思成立的「中美金融圓桌會議」 (China-U.S. Financial Roundtable) ,正籌備在今年年底前展開新一輪會談。被稱為是「中美金融圓桌會議」主席之一的巴里克黃金董事長、高盛公司曾經的高管約翰·桑頓(John Thornton),據稱如今正在北京與中國有關部門官員會面。

拜登政府令人失望,美國影子政府浮出水面?美媒:華爾街欲繞過拜登政府,直接找中方高層談

由此可見,這些「挾天子以令諸侯」的華爾街金融精英們早已對他們的政府感到強烈不滿,所以才會突然放話要撇開白宮直接與中國高層談判的消息,而這則新聞也側面反映出了拜登政府的昏聵無能。

不然,一直深居幕後的華爾街精英們怎敢直接表態要繞過政府和中國高層舉行談判呢?

據悉,這個「中美金融圓桌會議」成立於2018年貿易摩擦之後,其主要成員都是美國金融集團的精英們,包括摩根大通、黑石、高盛等等大投行。

作為一家私人機構,其成立最初就帶有比較明顯的「僭越」傾向。

所以,2018年「中美金融圓桌會議」提出的時候就遭到了白宮最高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的譴責,納瓦羅告訴華爾街人士「退出會議」,並指責他們向時任總統特朗普施壓,要求他結束與中國的「貿易衝突」。

顯然,雖說特朗普所在的共和黨奉行「小政府主義 」

,很大程度上放寬了對美國市場的限制,但特朗普也無法接受華爾街精英們如此無視政府主權的行為。

那麼,華爾街精英們欲繞過政府跟中國高層談判的願望是否有可能實現呢?

據了解,其領袖之一的約翰·桑頓是現任巴里克黃金的董事之一,目前正在北京並計劃與中方官員會面。

對此,彭博社對今年「中美金融圓桌會議」的舉行還是持比較樂觀的態度。

這裡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因為中國近年來積極開放市場,取消了對證券、基金管理公司的外資比例限制。

第二、在美國經濟不容樂觀,且拜登政府疲於應對特朗普勢力的情況下,政府目前不太可能出台強力政策限制他們的行為。

要知道,即便是強調加強政府宏觀調控,崇尚「大政府」的民主黨目前對一手遮天的金融資本集團也基本上沒有什麼限制。

拜登政府令人失望,美國影子政府浮出水面?美媒:華爾街欲繞過拜登政府,直接找中方高層談

即便曾與特朗普、拜登一同參選總統的伯尼·桑德斯曾提出要推動這方面的改革,限制華爾街的權力,但很可惜這樣的呼聲很難得到國會的支持。

由此也反映出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這群利益至上的美國資本家們根本就不關心中美博弈誰輸誰贏,他們只關心自己的資產是否受到了威脅。

因為,2018年特朗普拉開了中美貿易戰的序幕,美國向中國徵收巨額關稅,結果中美貿易不降反增,最終傷害到了美國人,其中也損害了華爾街金融巨頭的利益。

而拜登政府上台後又一直延續特朗普時期的對華貿易政策,拒絕削減對華關稅,所以,這些華爾街精英們也開始對無能的拜登政府感到失望。

再加上,近年來美國債務危機不堪重負,通貨膨脹突破歷史新高。這些金融資本集團對於他們國家的預期已經發生了一些改變。

或許在他們看來,目前的美國經濟形勢不容樂觀,但中國市場卻潛力無窮,為了更好地規避風險,應該考慮重新調整自己的資產配比,在中國購置一些資產增值了。

雖說,過去幾十年間,美國霸權曾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紅利,但如今亞洲正全面崛起,中國也開始成為了新興勢力。

美國金融資本只要抓住這個機會,就能在中國市場上賺得盆滿缽滿。

中國有句古話叫:「以利相交,利盡則散,以勢相交,勢去則傾。」

美國政府與這些金融資本家們本就是因為利益而聯結在一起的,如今美國霸權大勢已去,這些殘酷無情的資本家們自然要另謀出路了。

據了解,在美國債務達到28.5萬億美元後,已經有數千名美國富翁「逃離」美國,上演了一出現實版的「出埃及記」。而今美國金融資本家們又繞過拜登政府,向中國遞來了「橄欖枝」,往後,美國想要遏制中國崛起怕是越來越難了。

當然,在中美博弈異常緊張的情況下,中國也不會拒絕與華爾街合作。

因為加深與美國的經貿關係也符合中國的利益。

畢竟至少這種日益密切的經貿關係可以作為中國外交上的籌碼,幫中國擋住一部分來自美國方面的壓力。

未來,在美國30多個主流經濟體聯合「逼宮」拜登,華爾街金融精英繞過白宮直接與中國談判後,拜登政府自然會感到忐忑不安,在對抗中國時也會變得投鼠忌器。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猜想,畢竟「打鐵還需自身硬。」

在中美關係持續惡化,美國瘋狂圍堵中國的當下,我們唯一能依靠的還是自己的力量,唯有拳頭過硬,實力夠強,才不畏懼任何的挑釁和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