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脅香港的英國法官作出「艱難決定」,把自己吐的口水給舔了回去

吐出去的口水,又被那個頂着「方便麵」頭的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Robert Reed)給舔了回去。

據觀察者網8月28日報道,韋彥德日前發聲明表示,將與副院長賀知義(Patrick Hodge)繼續擔任港區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韋彥德還稱,他做出有關決定是認為「港區繼續維持司法獨立,裁決仍基於法治,港區法律社群仍廣泛支持英國及其他海外法官於終審法院任職」。

在3月份的時候,韋彥德可不是這麼說的。他在英國國會最高法院年度聽證會上表示,「若港區司法獨立遭削弱或無法再憑良心服務,便不會再來港或提名其他人來港出任非常任法官」;而在去年「港區國安法」實施不久後的表態就更是惡劣,他發聲明威脅稱:如果「港區國安法」影響到特區法院「獨立性」,英國將停止向港區派遣現任法官。沒想到這才過去短短的幾個月,他就一改之前的口徑,從威脅港府到現在肯定港區的法治程度。這真是「嘴巴兩張皮,咋說咋有理」啊!

為了給自己繼續留任港區法院非常任法官找台階下,韋彥德不得不把自己曾對港府吐出去的口水舔回去,還要褒揚港區法治。恐怕,韋彥德做出的這個決定對他來說非常艱難。

韋彥德之所以做出這個「艱難決定」,主要有三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繼續維持英國對港區的影響。「修例風波」的爆發雖然對港區造成了嚴重損失,但借着這個機會,境外勢力在港區安插的力量幾乎被連根拔起。眼見大勢已去,港區大局已定,若是英國真的決定停止向港區派遣現任法官。那麼,英國政府對港區的滲透,對港區司法權的掌控,以及繼續在港區維持其影響力,恐怕就真的到此為止了。

威脅香港的英國法官作出「艱難決定」,把自己吐的口水給舔了回去

二是捨不得港區的高薪酬。港區的高薪酬在全世界排得上號,海外的非常任法官每年僅需要到港區法院上一個月班,就能領到一大筆收入。雖然查不到他們的具體薪酬,但以他們的資歷來看,港區所發的薪酬必然是遠超他本職工作的。在英國經濟遭受新冠疫情嚴重衝擊的時候,他們又怎麼捨棄這另外一份額外的高收入?

三是英國法院同僚不允許他這麼做。韋彥德在英國國會最高法院年度聽證會上抹黑攻擊「港區國安法」之時,有「英國大腦」之稱的英國最高院前大法官岑耀信卻在報紙上發文駁斥韋彥德的抹黑詆毀,認為中國政府和港府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干預司法獨立的事情,相反倒是英國有機會在港區引入民主時卻從來沒有做過,並表示他會繼續在港區終審法院擔任非常任法官。這就說明,韋彥德的英國同僚,對於英國政府干涉港區司法獨立的做法並不認同。

由此可見,韋彥德繼續留任非常任法官,是英國這個「遲暮老人」為維持其最後的體面而不得不做出的選擇。對於港區這一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一切,英國這個前殖民者既無力阻止,更掀不起任何波瀾。他們再想像從前那樣控制港區司法系統,留給他們的就只有「滾蛋」一條路。

雖然韋彥德等海外法官開始改變對港區的看法,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尤其是這些同時還是英國的現任法官,更應該對他們提高警惕,把海外法官趕出港區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