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軍方舉行對話 達成重要共識,但美防長還想居高臨下同中方談

據路透社報道,日前美國國防部負責有關中國事務的助理副部長邁克爾·查斯在上周與中國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副主任黃雪平少將舉行了視頻會議,這是自拜登上台近半年以來中美兩國軍方首次舉行的對話,此次對話雙方達成了一項重要共識,即保持兩軍溝通對話渠道通暢非常重要。

畢竟衝突對雙方無益,這是一個很基本的共識,總統換屆之後,新任的拜登總統並沒有能夠像此前各方所期待的那樣,讓中美關係重新回到正常的軌道,甚至中美之間矛盾是愈演愈烈了,如果說特朗普在台上的時候是一口一個「China」,那麼拜登在台上差不多就是「taiwan」、「South China Sea」輪着喊,雙方的分歧仍然存在,而經過了拜登執政以來讓人失望的幾個月之後,雙方對兩國關係發展的預期都降低了。

中美軍方舉行對話,達成重要共識,但美防長還想居高臨下同中方談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說反華政策不斷推行甚至愈演愈烈,但拜登政府為了穩住中方情緒,他們又在「恢復中美高層對話渠道」這件事情上表現得非常上心,在常務副國務卿謝爾曼訪華之後,白宮又傳出拜登擬讓財政部長耶倫與總統氣候特使克里訪華的消息。

不過就和此前謝爾曼訪華要求會見王毅外長一樣,他們計劃中的其他官員出訪,同樣有居高臨下同中國談話「」的意味,比如說他們要求美國財政部長耶倫訪華要能夠得到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的接見,另外此前幾天美防長奧斯汀也表達了與中方對話的意願,但其竟然也妄想居高臨下同中國對話,也就是越過中國國防部長,直接與軍委副主席會晤。

一邊又想對話,一邊又想要壓中國一頭,說實話對話的誠意到底能有幾何?當然我相信還是有幾分誠意的,畢竟現在美國很急啊,雖然最近經濟指標在打雞血之後稍微好了那麼一點點,但也沒好多少,這一針雞血下去又能維持多久呢?前面放的水,後面遲早是要還的,甚至這次打的雞血,也是預支未來的力量。

美國解決經濟危機根本的解決方法,一直都是向外部轉嫁,至於說自己解決問題?那已經是差不多一百年前的事情了,還是小羅斯福時期搞計劃經濟那一套操作給解決的;現在的美國能不能等來又一個小羅斯福一樣的人物呢?

可以確定的是,美國找中國談國債的事情,誠意肯定是很足的,他們真的很希望中國救他們的命;但至於說中國的好處是什麼?他們當然是能不給就不給,最好是用不存在的東西換我們的真金白銀,比如說承諾暫時不開戰之類的,就像冷戰時期用「計劃部署的彈道導彈」換取蘇聯「已經部署的彈道導彈」一樣。

站在中國的角度講那些誠意完全可以忽略不計,要知道美國現在這種對華積極尋求對話的局面,一方面體現了他們的盲從,說白了不管有沒有用,死馬當活馬醫先做了再說,前幾天副總統哈里斯訪問越南隔空對着中國放狠話,就是一個妄想空手套白狼的典型例子。

中美軍方舉行對話,達成重要共識,但美防長還想居高臨下同中方談

拜登很清楚,他們必須從中國身上獲得足夠多的利益,而他們沒有能夠與之交換的東西,除了對「台偽當局」的保護以外,直到萬不得已之前,他們絕對不會動用這個底牌,所以現在中美之間發展到了一個很微妙的局面。

即中國擔心美國會直接把「台獨」變成現實然後以此逼迫解放軍採取統一行動,實現美國對華鷹派鼓譟趁機介入對華開戰的目的;美國則擔心哪一天一覺醒來中國已經統一了,進而失去對西太平洋的主導權;無論哪種局面發生,都可以確定是對至少一方會造成無法接受的損失。

特朗普任內搞得那套「極限施壓」,拜登學的可是非常像的,實際應用也更加得心應手,一邊以極其強大的軍事力量威脅中國,另一邊擺出對話的姿態要中國妥協,說白了還是空手套白狼那一套,但對於政治延伸的軍事,以及承擔相關職責的軍隊,他們承擔着非常大的壓力。

換而言之中美關係緊張,兩國軍隊自然也是倍感壓力,所以一個暢通的對話渠道對於雙方軍隊好處是非常大的,能大大減少誤判的可能性,否則現在這個情況哪怕是擦槍走火很可能就會直接升級成全面戰爭,乃至於互擲核武器的情況,畢竟那種局面是兩國政府都在極力迴避的。

中美軍方舉行對話,達成重要共識,但美防長還想居高臨下同中方談

不過這種斗而不破,雙方有控制矛盾不嚴重升級的共識的局面到底能持續多久呢?說實話沒有人知道,畢竟美國對中國一些妖魔化、溯源政治化的宣傳,某種程度上已經是在塑造對華開戰的「合法性」,一旦有機會出現那些戰爭狂熱分子一定會脅迫白宮對華開戰,屆時無論誰掌權白宮都未必能夠壓製得住美國社會的冒險情緒。

鑑於現在危險已經在醞釀當中,且中國沒有辦法阻止,那麼我想到了爆發的時候我們只有被迫反擊一條路,所以在此之前擴軍備武就是最好的自保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