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有「東西太后」垂簾聽政?拜登口胡鬧笑話 暗示自己是提線木偶

美軍在阿富汗撤軍最後階段的表現,因為前政府的快速崩盤,導致產生了幾乎全面戰敗一樣的影響,拜登政府也因此備受批評;雖然他們別的事做不好,但開會的反應倒是很快,8月26日晚喀布爾機場爆炸事件發生短短兩個小時之後,白宮的閣僚們就在會議桌前各就各位了,現在拜登承諾將為阿富汗撤軍行動增兵,到底是要撤軍還是要增兵?為了撤軍而增兵?只能說他們太會講笑話了。

而在稍後的新聞發布會上,拜登鬧出了一個更大的笑話,他先是對ISIS(伊斯蘭國)分支發起針對在喀布爾美軍的空襲行動揚言報復,隨後突然口胡,並說出了一番極具暗示自己是提線木偶的言論:「我接到一份名單,他們指示我要第一個回答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某位記者的提問」。

確有「東西太后」垂簾聽政?拜登口胡鬧笑話,暗示自己是提線木偶

此話一出,美國社交媒體上就炸了,到底誰在指揮拜登?誰才是真正的領導者?幕後莫非真有「東西太后」垂簾聽政,也就是副總統哈里斯和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雖然中國輿論已經對拜登三天兩頭出醜,又是口胡又是下跪這一套已經見怪不怪。

不過對於拜登治下的美國人民而言,聽到他的這番話也難免會聯想到總統是在暗示自己是一個提線木偶;比如福克斯新聞就指控拜登是提線木偶:總統回答的提問都是已經欽定的問題,這是常態,但拜登在發布會上的發言令人震驚,拜登的表現並不像是一個領導者。

實際上拜登根本沒法給自己辯解,如果說他不是老年痴呆,那麼他的話已經承認了背後有一個「Deep State」,這個詞可以翻譯成「深層政府」,就是說表面上這個政府是做給人看的,背後有一個不為人知但權力極大的真正的政府;特朗普任期末尾這個詞經常被美國輿論所提起,那麼如果說拜登真的是老年痴呆,讓這樣一個老年痴呆做總統,那確實是在證明背後確實有一個「Deep State」。

不難想見,早在去年就多次放話說拜登老年痴呆的特朗普,肯定會抓住此次攻訐拜登的機會,但這一次還沒等特朗普放話,共和黨人與保守派勢力就率先發難對拜登群起而攻之,甚至還有一些政要明確提出應當彈劾拜登,因為他沒有盡到美國總統的責任。

確有「東西太后」垂簾聽政?拜登口胡鬧笑話,暗示自己是提線木偶

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就是那麼的魔幻,就像2020年初的時候沒幾個人會想到美國抗疫出大醜,今年年初的時候,我想肯定也沒幾個人想到拜登這麼快就會落到這樣的局面,原本我們以為至少應該到2022年中期選舉才會有政權挑戰,但現在看來不需要那麼久,半年時間就夠了。

需要說明的是,現在拜登面對的局面可要比2020年兇險得多,當時他是受到整個美國內外建制派的支持,而共和黨也基本上是對他放水了,共和黨並沒有在總體上取得支持特朗普的共識,後者競選的資金都是自己籌備。

確有「東西太后」垂簾聽政?拜登口胡鬧笑話,暗示自己是提線木偶

可以說,拜登在幾乎各大勢力一致支持他的情況下才以一個微弱的優勢贏得大選,而且這個優勢說實話是否是真的還有待商榷,特朗普說他競選涉嫌作弊,這也不完全是空穴來風,至少民主黨背後控制媒體的資本財團,沒有等到特朗普下台就將其「封殺」的行為,看起來就像是一場「政變」。

而今年的情況就不一樣了,經過這失敗的半年,建制派對拜登可以說是非常失望的,共和黨現在已經差不多可以說是變成了特朗普的共和黨,他們已經表現出了支持特朗普做總統的意願,這一次拜登面對的是一個在野的、勢力比之前更大的特朗普,他要怎麼贏得較量呢?

短期內我想拜登還不至於被彈劾,畢竟民主黨也算是美國的長期執政黨,在推出更好的人選之前,絕對不會放棄對拜登的支持;但明年的中期選舉,那個時候很多事情就不好說了;那麼現在看來,拜登這位歷史上最年輕的美國參議員,很可能是逃不過「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乃至於晚節不保的命運了。

民主黨後繼無人的情況下,特朗普如果能夠再活幾年並且保持一個較好的健康狀況,重新回到他「忠實的白宮」也很有可能,讓特朗普這樣一個更重視現實經濟利益的商人總統上台,我想其實也更符合中、美兩國的利益,畢竟只要有利可圖特朗普就會進行利益交換,比如說出賣台灣島上的「台獨」分子,換取中國增購一些美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