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对华政策,已经基本定型了?

自从拜登上任以来,对于中国的打压始终没有改变。其也对中国有着明确的定位,那就是最大的竞争对手。然而,从对话打压的具体手段上看,综合性并不强。由于中美关系非常复杂,又影响着世界政治格局的走向,所以在拜登看来,程式化的确定对华整体策略,似乎还没有到时候。

拜登其实是很想整合对华手段,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对华整体策略的,但是无奈,一方面,中美博弈过程高度复杂、多变,不仅跟着两国综合国力的变化而变化,而且还受到第三方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另一方面,拜登作为一个相对高龄的领导者,似乎在智力、能力和体力上都很难同前几届总统相提并论。所以,从其上台至今,都没有形成对华的完全政策。

拜登的对华政策,已经基本定型了?

不过,近期这一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拜登提名任命伯恩斯担任美国驻华大使,而伯恩斯曾经先后担任过国家安全委员会俄罗斯、乌克兰等欧亚事务的高级主任,也担任过美国驻北约的大使,特别是在2005-2008年期间,担任过美国国务院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

这样一位看似有着资深外交能力的大使人选的确认,是否意味着美国对华政策已经基本成型了呢?中美结构性矛盾是否会因为这位大使的上任而得到缓和呢?一旦伯恩斯的入职,会对中美关系未来走向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中美对外关系现状

中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确实存在着一定的天然矛盾,西方国家普遍认同中美将会进入到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也就是守城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必然发生军事冲突,从而才能顺利实现地位的转换。

虽然美国一直想跟中国搞新冷战,在经济上制裁中国,科技上封锁中国,外交上孤立中国,但是,由于两国实力越来越接近,且普遍存在利益纠葛,所以这种传统的打压方式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实际效果。

现如今,中美两国都是世界性强国,彼此的外交关系好坏直接决定着未来世界政治格局的走向。对于美国来说,其对外关系基本前提是等级划分制度,也就是说,对于美方来讲,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会被其划分为不同的等级,从而才去不同的外交策略。

拜登的对华政策,已经基本定型了?

第一级别,是所谓的美国的“亲戚”,其中就包括像英国这样的国家。两个国家组成人口都是盎克鲁-撒克逊人,有着天然的亲密联系。对于这样的国家,美国往往近乎全面信任。

第二级别,是所谓的盟友,其中就包括欧盟国家、日本、韩国、以色列等。这些国家在战略目标和行动上与美国保持高度一致,双方通过签订一系列重要盟约,深度绑定在一起,通过制度的约束,形成长效的信任。

第三级别,是一般性国家,其中就包括泰国、印度、乌克兰、墨西哥等。这些国家虽然不是美国的盟友,或者说美国不承认他们是自己的盟友,但是与美国并没有巨大的冲突,从长远角度考虑,也不具备赶超美国的能力,所以相对安全一些。美国对这些国家的态度就是尽量的拉拢,但也仅限于口头承诺。当然,如果这些国家对美国的战略价值提升了,美国会采取临时性的行动,拉近两国之间的关系,为己所用。

第四级别,是“有缺陷的合作伙伴”,中东的一些国家就属于这一级别,这些国家无法全面按照美国的想法行事,有时能够帮助美国实现部分国家利益,而有时则会相反。值得注意的是,在上个世纪中后期,中美建交蜜月期度过之后,一直到2008年之前,美国对中国的定位就是“有缺陷的合作伙伴”。

第五级别,是“竞争对手”。中国现在就处于这一梯队的第一名,美国将与自己有全面竞争关系或者局部激烈竞争关系的国家定义为竞争对手,并采取一系列打压的措施,遏制对方的崛起和发展。

第六级别,是“敌人”。不幸的是,俄罗斯就处于这一位置,美国明确将俄罗斯定义为“最大的威胁”,实际上就是把俄罗斯完全放在了美国的对立面上,对于这类型的国家,美国往往采取军事威胁手段,强制压缩对方的战略空间,保持高度的警惕,随时准备开战。

第七级别,所谓的“邪恶轴心国”或者“垃圾国家”,对于美国来说,朝鲜、伊朗就属于这一级别,这也是美国对外关系等级中最低的一个。对于这些国家来说,美国总是保持着虎视眈眈,妄图采取强制手段对其政权进行颠覆性活动。

拜登的对华政策,已经基本定型了?

中国的外交关系标准,主要是从实际出发的,我们并没有刻意将其他国家分门别类进行区别对待,而仅仅从客观角度进行规划。中国外交分为4个组成部分,即大国外交、周边国家外交、第三世界国家外交以及国际组织。

现如今,很多人认为中国的外交局势十分棘手,但是如果你能够将这些组成部分拆分开来进行逐一分析,就会发现,现在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比建国初期的时候,有着天壤之别。

首先,大国外交中,中俄关系紧密、中欧和中日关系稳定,只有中美关系出现了问题。但是,想要成为世界强国,中国是不可能越过美国的,躲也不是办法,所以,中国的民族复兴伟业迟早要跨美国这道坎。

其次,周边国家外交中,无论是中国北部的俄罗斯、蒙古,还是中国西部的上合组织成员国,还有中国西南部的一些国家,绝大部分的关系都非常好,只有中国东部地区的日本、韩国,以及在南海周边的极少数国家受到美国的干扰,跟中国关系稍有问题。

再次,第三世界国家外交,中国提早布局,又秉持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推动“一带一路”合作倡议,这就使得在第三世界国家中,中国的地位非常高,影响力很强。

最后,国际组织。中国在国际组织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强,不仅因为中国资深能力提升,缴纳的会费增多,提出的建设性意见更加切合实际需求,而且也有美国不断退出国际组织、自身实力下降、国家信用下降的原因。

总之,中美两国的外交各具特点,主要还是为了各自的国家战略和国家利益服务。

拜登的对华政策,已经基本定型了?

美国对华政策正在调整中

我们前面之所以用一定篇幅介绍了中美外交关系的基本原则和规则,主要是希望大家对于两国外交行事作风的出发点有一个基本的印象,接下来我们就来重点分析一下美国对华政策。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美国对华政策总基调有过几次重大的调整。建国之初,美国带领着西方国家对华采取全面封锁的策略,目的是希望将新中国扼杀在摇篮里。中美建交后,美国本着希望中国对苏联起到牵制作用,以及中国在制度上进行调整、追随美国的脚步的目的,大幅调整了对华政策,从封锁到全面开放,对中国的国际外部环境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然而,随着苏联解体,中国扛起了社会主义大旗,美国开始对华警惕起来,特别是在上个世纪末到本世纪初期这个阶段,中美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美国对华开始采取打压的政策。

自从奥巴马上台以来,由于中国日渐强大的实力对美国产生了压力,加之美国始终秉持着错误的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思想,导致双方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以特朗普悍然发动对华贸易战为起点,中美关系本质发生了变化,从“三分竞争、七分合作”变成了全面竞争关系,而且双方的矛盾变得越来越不可调和。

拜登上台以来,不仅没有改变特朗普的错误对华政策,反而在保留几乎所有的政策之上,拉拢更多的国家,希望建立一个反华的国际联盟。虽然在拜登的授意下,美国保持着对华的贸易战,并加入了人权战、法律战,提升了舆论战的烈度,但是,一方面由于美国内部对华的整体策略博弈还没有结束,另一方面,美国在现阶段确实有求于中国,所以导致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始终没有全面定型。

拜登的对华政策,已经基本定型了?

具体来说,美国国内以资本家、大型企业为主导的势力,希望政府改变错误的对华政策,因为他们始终是中美博弈最大的受害者。而以政治家、精英阶层为核心的另一派势力则希望政府继续保持并提高对华强硬态度,甚至有一些极端的民粹主义者,像蓬佩奥之类的人,希望中美全面对抗,并最终演变成为全面新冷战。所以,我们说,美国对华政策的最终确定,还是要看美国国内各派势力的最终博弈结果。

尽管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早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就对对华政策达成了广泛的一致,但是这样的一致更多的是原则性内容,很少涉及具体的政策体系。此外,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现如今美国的国内经济面临着十分严峻的挑战,一方面,通货膨胀压力激增,百姓生活苦不堪言,另一方面,面临着债务违约风险,经济泡沫随时都有可能破裂,这些都像是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悬在美国政府头上。因此,短期内,拜登政府依然无法完全确认对华政策。

现在美国政府对华政策还在调整之中,虽然在经济上美国保持了对中国的高压态势,但是在个别领域,也有放松的时候,例如疫情期间,美国大量从中国进口口罩、呼吸机等医疗设备。此外,在政治方面,美国已经开始了大范围的调整。

一方面,在美国要求盟友选边站失败之后,开始利用所谓价值观理念,来聚拢人心,拜登政府显然已经改变了对外宣传的口径,美国政府多次表示,拉拢盟友并不是为了打压中国,而是为了形成更好的合作关系,共同赚钱。

另一方面,美国单边主义处处碰壁,所以就对这一政策进行了调整,美国对外宣称,美国支持政治多极化,希望与盟友一道,朝着这一目标努力。然而,从这句话中,我们看到,美国所谓的多极化,实际上是一种伪多极化,其依然是建立在美国盟友这个小圈子范围内的,而不是中国所说的真正的多极化。

拜登的对华政策,已经基本定型了?

另外,从军事角度考虑,美国经过在南海、台海的不断折腾,现如今已经发现,在中国周边搞军事威胁这一套,不仅没能稳定住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地位,反而还为中国强化地区安全的相关行动提供了借口。而且,随着中国军力不断提升,相信未来,美国会越来越倾向于退居二线,为盟友提供信息、情报、技术方面的支持,而不是亲自作战。

就算伯恩斯上任,也无法改变中美博弈格局

虽然拜登政府整体的对华政策并没有成型,就算他提名的伯恩斯上任了,也能够带来了一些可以值得观察的点。正如我们开头对伯恩斯履历的介绍,加上伯恩斯之前在接受德国有关媒体采访时,那番关于“美国、欧洲和日本应该联手对抗中国”的表态中,我们已经基本了解了这位大使的政治立场。

实际上,伯恩斯的上任可能会在个别具体事件上,对中美关系有些许影响,通过更精巧的外交辞令,以及更全面的战略考量,伯恩斯可能会对中美关系局部起到一定的降温作用,或者起到延缓个别冲突爆发的时间和烈度的作用。但是就中美关系整体走向来看,一个伯恩斯恐怕起不到什么实质性作用。这是因为中美之间产生矛盾的根本原因与个人无关。

首先,中美之间的战略目标不同。总体上看,中国的战略目标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决定了中国的对外关系总基调是合作共赢,而不是挑战别国利益;美国的战略目标则是维持全球霸权体系,这决定了美国的对外关系总基调就是以各种方式薅羊毛。这本身就是天然的一对矛盾,不可调和。

其次,中美之间的价值观念不同。中国的价值观是“以和为贵”,“天下大同”,因此,中国才会提出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这也是中国对外发展友好关系总原则的出发点和内在逻辑。而美国的价值观是“唯我独尊”,特别是经历了数十年“主宰”世界之后,美国已经十分傲慢,他们居然疯狂地认为,美国的成功是因为白人天生就比其他有色人种具有优势,现代化模式只有西方一种,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优于资本主义制度。因此,两国的价值观冲突实际上就是和平与战争矛盾的来源,这一矛盾也不可调和。

最后,中美之间的现实基础不同。美国长期处于世界绝对领先地位,这个时候,美国往往表现出幽默、大度的特点,而一旦中美实力逐渐接近,甚至美国发现中国有可能全面超过美国的时候,就会表现得敏感、易怒。这种国家“性格”上的矛盾,也是属于不可调和的矛盾。

拜登的对华政策,已经基本定型了?

此外,客观上中美在高科技领域、金融领域、教育领域、国际化标准制定领域等诸多领域确实存在着竞争关系,虽然这种关系本质上是良性竞争关系,但是因为一方面美国挑起的主动攻击,强制性地让这一性质发生了变化,另一方面,两国心态上的调整,加剧了竞争的烈度,从点竞争到线竞争,再到全面竞争,中美矛盾在不可调和的前提下,在这种恶性循环包裹中,变得更加棘手和难以处理。

以上这些或决定着中美关系,或影响着中美关系走向的因素,没有任何一个是凭借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能力能够调整的,所以就算伯恩斯上任后,无论他做出怎样的表态和行动,都依然无法改变中美关系的根本特点。

总之,由于中美矛盾的不可调和性,以及中美博弈的全面性、复杂性,加之拜登本人的因素以及新冠疫情的复杂背景,导致拜登政府至今的对华政策也没有成型,而伯恩斯的上任也许会给我们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小的改变,但是总体上中美关系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至少不会有太大积极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