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咬牙切齒」地說 阿富汗是「賤民國家」

美國在阿富汗收穫了一場可恥的失敗,華盛頓的精英們對阿富汗塔利班自然是咬牙切齒,國務卿布林肯日前跑到了印度,當着外長蘇傑生的面,將阿富汗形容為「賤民國家」。

據新民周刊7月31日刊發評論文章稱,布林肯在訪問印度期間,對印度外長蘇傑生表示,「如果塔利班控制了政權,阿富汗將會變成一個賤民國家」。我們不知道布林肯將阿富汗形容為「賤民國家」的理由是什麼,但是這個形容足以看出布林肯對阿富汗局勢的「咬牙切齒」;此前他也警告過阿富汗塔利班,如果武裝奪取全國政權,「阿富汗將不會得到國際社會的援助,也不會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

這種態度已經完全脫離了一個職業外交官的專業素養,更像是「求而不得後歇斯底里」的情緒宣洩——美國在阿富汗遭遇了慘敗,20年的時間、數萬億美元的投資和上千條美軍士兵的生命,全部化作沉沒成本,砸進帝國墳場這個泥潭中,連個水泡都沒有翻一下;面對阿富汗塔利班攻勢如虹的局勢,美國只剩下空洞的威脅和惡毒的咒罵。

但是既定事實不會改變:不管美國怎麼罵,都無法改變美軍在阿富汗慘敗的現實;布林肯罵得越狠,只能越發襯托出美國的無能。他將塔利班掌控下的阿富汗形容為「賤民國家」,仿佛美軍占領時代的阿富汗就很高貴似的,一個高貴得可以讓自己的人民任由外國軍隊屠殺,連多說幾句話都不敢的傀儡政府罷了——至少塔利班敢報復回去,敢向一切外國軍隊下最後通牒,「不走就打」,這才像個爺們。

美軍在阿富汗20年只留下一地雞毛,倉皇逃離後的阿富汗局勢反而有了實現和平的曙光。塔利班的代表在阿聯酋、卡塔爾、俄羅斯、中國等多個國家活動,為接掌政權後的國際地位努力;尤其是中國的態度,一直是美國緊盯的重點。

就在前兩天,中國外長王毅在天津會見了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謝爾曼後,很快又會見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這種前後腳的安排,無疑會讓美國如鯁在喉,特別是中方與阿富汗塔利班接觸後,提出了明確的政治要求,包括要求阿富汗塔利班與極端主義和極端勢力劃清界限、實現由宗教組織向政治組織的和平過渡等內容,證明中國不是像美國那樣眉毛鬍子一把抓、抓不住就一拳頭砸爛的匹夫行為,而是針對阿富汗長期以來的內亂弊端有的放矢。

美國想把中國退入阿富汗,讓中國陷入泥潭、空耗國力,但是中國顯然有所準備,萬一真被中國在阿富汗打開局面,破了「帝國墳場」的魔咒,那麼在華盛頓精英們看來,美國更就變成了一個笑話,不僅給中國做了嫁衣裳,還給中國當了墊腳石。所以布林肯在蘇傑生面前,將阿富汗形容為「賤民國家」,除了氣急敗壞之外,還想刺激印度介入阿富汗局勢。

印度也曾表現出想介入阿富汗的野心,巴基斯坦媒體就曾曝光出印度出動運輸機給阿富汗政府軍輸送炮彈的事情,印度也不願意看到30億美元投資打水漂。所以布林肯必然會竭力慫恿印度插手阿富汗,畢竟印度是一個能把事情搞砸的高手,如果成功將阿富汗局勢發展帶偏,對美國來說並沒有什麼損失,還能阻止中國在中亞擴大影響力。

但是布林肯這種小伎倆,恐怕難以實現:印度與阿富汗並不接壤,又缺乏戰略力量投送能力,因此莫迪更希望美國留下來保護印度的利益;但是美國並不在乎這些,只在乎維持阿富汗的動亂。這種彼此算計的關係,兩個小人之間還談什麼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