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西爾出面揭露哥哥納吉最邪惡的一面!

納西爾接受本報訪問,披露2年前圓桌會議的過程細節。

(八打靈再也26日訊)聯昌國際銀行集團主席拿督斯里納西爾於2年前在英國牛津召開的「馬來西亞改革之路」圓桌會議,曾被前朝政府標籤為謀反集會!如今縱使事過境遷,納西爾仍有所感慨,並首次披露當時的細節。

納西爾日前在社交媒體Instagram貼文感慨寫道「現在可以貼文了!」可見當時心中有萬千思緒。

納西爾也是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胞弟。他於本月18日在Instagram貼文,披露他與太太拿汀斯里阿茲麗娜,曾召集約30名大馬精英思想家和領袖,在牛津見面討論馬來西亞改革之路。

他在貼文提及:「這是一場很棒的討論,很好的點子,包括建議政府設立第二國家諮詢理事會(NCC2)。遺憾的是,我們被標籤為謀反集會,提出的建議也無疾而終。」

納西爾如今接受《南洋商報》訪問,首次披露過程細節。

他指上述圓桌會議耗時1天半,在牛津公立學校內舉辦,主要探討我國各種關鍵課題,包括新經濟政策、不平等、技術建設、教育、財務、政治等課題。

「我是該學校的董事會成員,我們借租了(學校的)設施,也在那裡與一群大馬精英(非政治家)針對各種我國相關的重要課題討論。」

他指出席者皆對課題感興趣,他們包括前副首相敦慕沙希淡、首相署前部長拿督斯里依德利斯、著名經濟學家兼聯合國前高級官員佐摩博士、社運人士拿汀巴杜卡瑪麗娜馬哈迪、馬來西亞INTI國際教育集團創辦人陳友信、《星報》集團董事經理兼總執行長拿督斯里黃振威、馬來西亞醫療援助協會(MERCY)創辦人丹斯理惹米拉瑪目醫生、亞航集團總執行長丹斯里東尼費南德斯、默迪卡民調中心執行主任依布拉欣、回教學者馬智禮博士(現任教育部長)等。

提案呈納吉被拒

納西爾續說,儘管這是一項非正式圓桌會議,但所有討論兼辯論皆是為了一個更好的大馬。討論結束后,他曾將提案呈交予納吉,但該會議卻被前朝政府視為謀反集會。

「我相信改朝換代后,在新領袖帶領之下,類似的討論活動或會議更能在大馬自由地舉行。如今相信能營造更好的環境,讓我們探索各種方式以建立更好的國家。

「就如這場在牛津的圓桌會議,經過大家提出想法及投入辯論,我們獲得更好方案。期望能有更開放的討論平台,讓大馬邁向更光明未來。」

納西爾(前排中)與約30名大馬思想家和領袖,曾在牛律見面討論改革大馬課題。

黃振威:被當非法活動頭目

「會議后曾一度陷麻煩」

《星報》集團董事經理兼總執行長拿督斯里黃振威說,「馬來西亞改革之路」圓桌會議結束后,他和納西爾一度陷入麻煩,促使納西爾必須會見納吉,向他解釋所討論和提議的內容。

他指自己與納西爾當時更被前朝政府指控為與希盟名譽主席敦馬哈迪醫生試圖串謀推翻政府。

「由於前朝政府懷疑該會議含有不良意圖,我們倆(他和納西爾)基於一些奇怪的原因,都被視為非法活動中的頭目。因此納西爾需會見納吉向他解釋討論和提議的內容,不過納吉不接受我們的提案。」

黃振威向《南洋商報》說,這場關於大馬未來之路的討論時間極為緊湊,惟都有完整的會議紀錄。

「我們皆不是政治家,卻是非常關心和擔心大馬的人士。我們受納西爾邀請,住在學生宿舍,一起聊天也一起用餐。我們在吉隆坡也進行後續會議,惟在我和納西爾被『盯上』后,有些人害怕並離開。」

他說,由於欲保持安靜及低調,出席者同意無需對外宣傳,甚至提醒自己別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任何相關照片。

建議設第二國家咨理會

黃振威說,上述會議結束后,他和納西爾希望我國可慎重考慮成立第二國家諮詢委員會(NCC2)理事會,以凝聚最優秀的人才和領袖,為國家撥亂反正,可惜有些人不滿意這建議。

他認為國人要的是一個新的馬來西亞,第二國家諮詢理事會不只能討論經濟問題,包括從文化、宗教和國民期望各層面來探討一個共同的馬來西亞願景,如更多的媒體自由、成立法律改革委員會、找出克服貪污的有效行動、加強司法系統、讓政治獻金更透明等。

「(我們)應鼓勵大馬人為我們的領袖貢獻意見,尤其憑藉我們豐富的經驗和社交網路,能貢獻更多(意見或建議)。儘管我們可能會有不同的政治效忠,惟我們冀望大馬取得成功。

他希望希盟政府能成功,如今大選塵埃落定,選民也已通過手中選票說話,新領袖需有聯邦領袖的模樣,無需每日舉行新聞發布會,而是開始工作。國陣也需像前反對黨一樣行事,那麼大馬政治就能良好地走向兩線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