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拒大陆好疫苗,跪迎日本“毒疫苗”!台湾的沦陷,始于1988年

4月份以来,随着台湾第二波疫情的迅速发展,岛内医疗资源迅速耗尽,新冠确诊病人时至今日仍然以每日300以上的速度增长,应当说,作为一个有基本良知统治机构,民进党当局也应该考虑赶紧给全台湾人民接种疫苗了,恰逢大陆公开表示愿意给台湾人民提供国产科兴疫苗,这本是救人水火的天赐良机,蔡英文当局也可以趁机彻底解决岛内疫情,同时为台湾同胞谋福祉,固化本党派在岛内的政治地位,然而,蔡英文和手下马仔却对善意一再表示怀疑和拒绝,并将希望放在来自日本赠送的问题频发的阿斯利康疫苗,政治人物到了这个地步真可谓是丝毫不讲科学,反陆反到脑残了,虽然我们对蔡英文和民进党当局的反智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和无情嘲笑,但也需要问一声,到底民进党当局为何仇视大陆到了如此不理智的地步?根源在哪里,这可能是大多数人并不全面了解的。

傲拒大陆好疫苗,跪迎日本“毒疫苗”!台湾的沦陷,始于1988年

图1 台官员拒收大陆疫苗

一、反陆是夺权的需要

蔡英文当局的反陆倾向是民进党整个反陆文化的具体体现,而民进党的反陆文化则与民进党本身的历史深深相关。民进党的成立初衷是为了反抗蒋氏政权在岛内的残酷独裁统治,源头是岛内民众反抗国民党暴政的岛内人士发起的“美丽岛事件”,1979年12月10日,一批岛内民众和意见领袖在高雄市举行游行示威,要求国民党在岛内结束残酷的独裁统治,被蒋经国政府残酷镇压,大批领袖人物被逮捕,这些被逮捕的人士大多数都成了后来民进党的第一代骨干中坚,包括后来台湾政坛的大佬级人物施明德、黄信介、林义雄、林弘宣、吕秀莲、陈菊、张俊宏和姚嘉文。1986年,民进党正式成立,此时的民进党尚未具备反陆特征,所有的决议文件和声明只是言明反对国民党在台湾的独裁统治,并无一丝关于两岸关系的政治表态,实际上这也可以理解,彼时的民进党作为一个岛内小党、新党,连国民党都抗衡不了,天天面临生存危机,哪有时间去思考岛外的事情呢?但到了1988年4月17日,民进党党员代表大会就通过“四个如果”决议文:“如果国共片面和谈、如果国民党出卖台湾人民利益、如果大陆统一台湾、如果国民党不实施真正的民主,则民进党主张台湾独立”,我们看到,此时的民进党开始正式表态反陆了,而且以台独相威胁。到了1991年,民进党正式通过台独党纲,正式明确表示主张“台独”,从一个天然“反陆”的的政党升级为天然“台独”的政党,持续至今,那么,是什么促成了民进党如此急迫的想转变为一个台独政党呢?我们需要翻开历史线索来看。

傲拒大陆好疫苗,跪迎日本“毒疫苗”!台湾的沦陷,始于1988年

图2 蒋经国死后,民进党主要任务变了

1988年,也就是民进党宣布“反陆”政治态度正式出炉的那一年,台湾发生了一件重大历史事件,蒋经国死了,蒋经国死前干了两件事,一是开放了岛内的党禁,民进党从此有了合法组建和活动的自由,在国民党的打压下谋求生存任务完成,开始正式进入图谋台湾政权的阶段;二是蒋经国死前留下遗嘱,主张后人要继续完成“国家统一”,并指定李登辉作为接班人,这对民进党而言是无法接受的,首先是民进党认为,一旦国家完成统一,那么台湾的政治问题就要由全国人民来决定,民进党在台湾那点可怜的政治基础烟消云散,也就没有存在的可能性了,出于生存必须坚决制止国民党和大陆进行单方面谈判媾和;其次是民进党认为,李登辉并非是所谓“民选”总统,必须找到一个煽动台湾人民支持自己的理由扩大支持率,渲染大陆威胁自然是最好的方式,因此,这一年,民进党高调宣布反陆,背后确实是有很多政治考量。

1991年,民进党进一步推出台独党纲可以看做是1988年政策的延续,因为在本年度,著名的九二共识签订,民进党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并且认为大陆和国民党有所谓“片面谈判”的可能性,因此,按照1988年的主张,直接宣布要搞台独,这也是为何至今民进党不愿意承认九二共识的原因,因为承认九二共识就相当于承认民进党从根子上有问题,从历史上否定了民进党后来的一系列行为动因。

二、反陆主张屡试不爽,难以自拔

在民进党推行反陆主张和宣传的三十多年里屡屡得手,也让其尝到了反陆的甜头,并且形成了反陆的思维惯性,以至于到现在完全搞成了反智。

第一次得手是在1996年,两岸发生台湾海峡导弹危机之时,民进党借机在岛内大肆宣传大陆的威胁,渲染岛内人士对大陆的恐惧,一时间在岛内反陆成了政治正确,政治潮流,民进党则立在潮头,对不敢表态和表态不积极的人说三道四,大肆抨击,搞得一时间岛内人心惶惶,不反陆就可能招致灾祸,甚至说李登辉有些反大陆的行为,其中也有被民进党推波助澜的因素在里面。同时,民进党本身有美丽岛事件悲情角色衬托,岛内民众一时间真伪难辨,对民进党的支持率连续攀升,最终促成了2000年的陈水扁上台,两岸关系进入冰点。

傲拒大陆好疫苗,跪迎日本“毒疫苗”!台湾的沦陷,始于1988年

图3 民进党在1996年台海危机中获益最多

第二次得手是在2004年,陈水扁连任时,陈水扁在任期间能力极差,一个搞街头政治的小混混哪里懂得政权治理,同时因为民进党缺乏基层干部力量和施政经验,搞得岛内一片混乱,同时,陈水扁在尝到政治权力的滋味后,他自己和身边人也开始以惊人的速度腐败下去,一时间,民进党在岛内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连任几乎不可能,但此事,民进党又举起了反陆大旗,并再次得手。首先是陈水扁不自量力的在军事领域不断提出所谓的“决战境外”概念,并出动军机、军舰示威,大幅度增加活动强度,而后是在自导自演的陈水扁枪击案中,大肆渲染大陆成分,引起岛内民众怀疑,再次被选中连任。

通过这两次的反陆操作,民进党总结认为反陆是他们和国民党最大的区别,也是维持岛内政治基本盘、战胜国民党的重要手段,把反陆融入到党务工作中去是他们 “葵花宝典”,屡试不爽,但也正是因为这个经验的错误总结,让民进党吃了大亏,后续开始执行更为灵活的反陆政策。

三、反陆政策灵活化,民进党的历史选择

民进党在2008年之前,都未意识到台湾岛的命运始终掌握在大陆和美国手里,而不是在自己手里,因为总结的所谓“反陆当选”经验在2008年碰了大壁。2008年中美关系处于黄金期,小布什带头参加北京奥运会,中美合作抵御了历史性的全球金融危机,因而,对于岛内民进党搞台独的倾向,美国人是根本不答应的,在美国人的操弄下,国民党马英九竞选获胜,蔡英文惨败,这才让民进党意识到自己真正的主子是谁,也意识到了自己是否表态台独、是否要给大陆找麻烦,主要取决于大陆和美国关系,在没认清这一点之前,民进党不可能战胜国民党。

傲拒大陆好疫苗,跪迎日本“毒疫苗”!台湾的沦陷,始于1988年

图4 中美关系决定反陆程度是民进党的新认识

此时,蔡英文再次跳了出来,总结了历史教训的蔡英文主动承担了许多岛内对美协同的事务性工作,民进党和美国逐渐建立了信任关系,随着大陆和美国关系趋紧,2012年,蔡英文终于获得了她梦寐以求的台湾当局领导人宝座,而从此以后,在反陆的道路上再也没有回过头。

一方面这是因为自2012年后大陆和美国关系趋紧,特别是2017年以后直接成为战略竞争对手,另一方面是因为民进党的反陆历史经验,这次疫苗事件中,蔡英文要塑造的不过就是一个坚决不接受大陆资助的反陆形象,她可能认为,在老百姓心里支持率主要取决于反陆,而不是疫苗接种效率。

当然,这一切,都会随着大陆和台湾失去玩的耐心而消失,无论民进党因为什么反陆,怎样搞反陆政策,当祖国统一时,战犯名单总是不会听你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