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援將軍:美國沒資格領導世界,只配當中國的磨刀石

美國總統拜登最近很忙,既要出席G7峰會、北約首腦峰會,還要在日內瓦與俄總統普京舉行會晤。按照英國《泰晤士報》的說法就是:安撫德國,擱置俄羅斯問題,把重點放在遏制中國問題上。這就是拜登政府固執的外交政策議程。

拜登所做的這一切,源於此前他曾夸下的海口,即在他的任期內「不允許中國超越美國」。所以,儘管拜登改善對俄關係阻力不小,而且俄羅斯也對這種「善意」毫不領情.但為了不讓自己的承諾落空,拜登也就只能硬着頭皮擱置美俄矛盾,全力以赴跟中國扛上了。

不過,拜登拿中國當主要靶標的做法,並非當下美國最好的選擇。相反,這是拜登在重蹈前任失敗覆轍的一種愚蠢政策。對此,英國《泰晤士報》指出:拜登團隊似乎正在重複奧巴馬政府錯誤的對華政策。當時,奧巴馬政府冷落了所謂「忠誠的盟友」,啟動了噱頭十足而適得其反的美俄關係「重啟」進程,還實施了徒勞無功的「重返亞太」戰略。

奧巴馬政府為了遏制中國的崛起,不惜結束了長達10年的伊拉克戰爭,將主要戰略重心向亞洲轉移。然而,奧巴馬的「重返亞太」戰略,雖然在南海掀起一場血雨腥風的主權鬥爭,但結果呢?中國最終成長為美國「最具威脅的對手」。而當時奧巴馬對俄的「綏靖政策」,讓俄羅斯獲得了喘息的機會,以至於發展成為了今天歐洲膽戰心驚的強大對手。

可以這麼說,奧巴馬時代的重返亞太,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戰略。現如今,拜登宣布從阿富汗撤軍,並再次對俄羅斯實行綏靖政策,將主要精力集中在對付中國的政策上。拜登對待中俄不同的態度,與奧巴馬當時的重返亞太戰略幾乎同出一轍。毫無疑問,拜登正在重演奧巴馬時代失敗的對華戰略。

事實證明,奧巴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的對華遏制政策,都已經宣告失敗,不過,這並不影響拜登重新建立美國領導世界地位的野心。拜登在出訪歐洲之前,還專門在《華盛頓郵報》上撰文,叫囂「美國將從實力和地位出發,繼續領導這個世界」。

不得不說,拜登的理想很豐滿,但事實對他而言卻是很骨感。原因很簡單,美國已經不具備領導這個世界的能力。畢竟,美國想要繼續領導這個世界,就必須擁有強大的內部凝聚力和社會總體健康與活力,但這恰恰是美國目前最為匱乏的資本。

美國並不具備繼續領導全世界相對應的實力,拜登的喧囂只能被解讀成為一種色厲內荏的體現。環球網日前援引專家的話報道稱,美國的政治精英們對領導全世界的痴迷,這只能說明一個事實:美國的政客們仿佛生活在夢境中,不懂得考慮本國民眾真實情緒,且懶於去理解時代的趨勢。

美國影響地位的衰落,意味着願意協助它對抗中國的盟友,將不會如拜登所想象的那樣熱情。而缺乏盟友支持的拜登政府,還固執地撿起其前任所丟下的政治遺產,延續他們失敗的對華強硬政策,對中國而言,或許不是一件壞事。至少,中國可以在美國所發起的大國對抗中,積蓄自身應對大國挑戰的能力、並從中獲得大國崛起過程中,所需的外交和軍事戰略經驗。

所以,中國知名軍事專家羅援將軍指出:中國在崛起的過程中,並不希望孤獨求敗,而是希望有對手伴我前行,給我們當陪練、提高我們崛起的質量。給我們當郎中,指出我們的弱點。給我們當磨刀石,錘鍊我們的戰鬥力。金一南將軍曾經說過:小成功,靠朋友,大成功,靠敵人。

現如今,拜登的對華戰略已經被其前任帶跑偏了,正在走進一條難以回頭的死胡同。或許在某一天,美國的政治精英們發現前面已無路可走時,回過頭來一看,他們可能會突然發現,美國已經被中國遠遠甩在後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