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学者:指控新疆“种族灭绝”,西方根本拿不出证据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4月20日文章,原题:子虚乌有的新疆种族灭绝指控  美国政府不必要地升级了针对中国的调门,声称中国正在对新疆地区的维吾尔族发动种族灭绝。如此严重的指控可谓兹事体大,因为种族灭绝被视为“罪行中的罪行”。

种族灭绝指控系特朗普执政的最后一天由时任国务卿蓬佩奥提出。蓬佩奥信奉说谎,并将此作为美国外交政策工具早已不是秘密。如今,拜登政府却在加倍夸大蓬佩奥的信口开河。今年美国国务院的《国家人权行为报告》(HRP)对蓬佩奥亦步亦趋。由于 HRP只在报告的序言和“中国章节”的概要中各使用了一次这一用词,因此证据只能靠读者猜测。报告的大部分内容都与种族灭绝指控关系不大。

我们必须了解中国在新疆行动的背景:其动机与美国在“9·11”袭击后进军中东和中亚基本相同,即打击和制止伊斯兰激进组织的恐怖主义。同时期,中国新疆也发生了多次恐怖袭击。事实上,直到2020年年底,美国一直将“东突”列为恐怖组织,在阿富汗与维吾尔族武装分子作战,并关押了大量囚犯。

绝不应轻率地提出种族灭绝指控,不当使用这一术语可能会加剧地缘政治和军事紧张局势,使大屠杀等种族灭绝的历史记忆贬值,阻碍防止未来种族灭绝的能力。提出任何种族灭绝指控都必须是负责任的,但在新疆问题上,美国政府没有做到这一点。

《联合国灭绝种族罪公约》(1948年)根据国际法界定了灭绝种族罪。包括美国在内的大多数国家已将《公约》的定义纳入国内立法,未做出任何重大改变。该定义规定“种族灭绝”必须存在五种行为之一。列在首位的是杀戮。美国国务院关于中国的报告称,关于杀戮的报道“很多”,但“细节基本无可奉告”。那么,还有什么可能构成种族灭绝的证据呢?美国国务院的报告提到,约一百万维吾尔人被关押。但这本身并不是存在灭绝意图的证据。

五项公认的种族灭绝行为中的另一项是“实施旨在防止某群体生育的措施”。美国国务院的报告提到了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直到最近,中国对大多数人口严格执行独生子女政策,但对少数民族的政策比较自由,包括维吾尔族。新疆总体人口仍保持正增长,2010年至2018年间,新疆维吾尔族人口增速高于非维吾尔族人口。

中国政府最近表示,欢迎联合国以“交流与合作”而不是“有罪推定”为基础访问新疆。除非美国国务院能够证实其种族灭绝的指控,否则就应该撤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