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這個「五常之恥」,幻想與中國進行「影響力之戰」

在七國集團峰會上,總統拜登發出了「美國回來了、自由世界將再度團結」的呼聲。除了搖尾巴姿態特別耀眼的英國外,法國和德國領導人的回應相當謹慎。但是這種謹慎,僅限於老歐洲不想跟美國走「全面對抗」的冷戰之路,並不代表他們對中國就很友好,事實上他們對意識形態的頑固並不亞於美國那群冷戰老殭屍。

據觀察者網2月21日援引法國媒體的報道稱,法國議會日前審議了新的對外援助法案,將重點關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18個國家和中美洲國家海地,援助方式也不再是貸款,而是「直接援助」。

對於法國這種姿態的變化,外長勒德里昂高調宣稱,法國已經「重回賽場」,在對外援助上不再「拮据」;值得注意的是,他還將這種變化的原因歸結於「中國的崛起」,勒德里昂宣稱翻過「已經和中國進入了對外發展模式和影響力的戰爭」,需要「捍衛自己的發展模式和價值觀」,隨後他還繼續拿所謂的「債務陷阱」說事,宣稱法國的援助方案將幫助這些國家走出困境。

對於法國的姿態,我們一點都不奇怪。希拉克之後,法國政壇再無政治家;薩科齊、奧朗德這些政客重新撿起了「干涉主義」的破鞋,當做自己早就淪為「五常之恥」的遮羞布。馬克龍也不例外,他對美國說「不」確實有相當的勇氣和魄力,但對待「干涉主義」的態度也是一如既往,比如介入敘利亞和利比亞內戰。

另一方面,法國選擇撒哈拉以南國家和海地為主,也不值得什麼大驚小怪。法國實際上從來都沒有放棄干涉這些前殖民地,他在非洲一直維持着相當規模的海外駐軍,自二戰以來法軍沒有拋棄對外戰爭勝少敗多的光榮傳統,卻並不妨礙他成為全球海外駐軍第二多的國家。

至于勒德里昂宣稱以中國為目標的「發展模式和影響力之戰」,要來儘管來,只要不像美國那樣毫無底線,在國際公約和規則的範圍內,中國不怕跟別人進行競爭;拿「債務陷阱」來污衊和攻擊中國,這是西方的老調常談,沒有多少新意,無非就是靠貶低對手來抬高自己的形象——但問題在於:賣鞋的都說自己的鞋好,可是鞋子是穿在顧客腳上,到底好不好,穿鞋的說了算。

只要別像美國那樣「敢說鞋不好就直接殺你全家」,只要雙方進行的是「君子之戰」,我們歡迎,不僅能夠提高我們的競爭力水平,而且對於非洲當地國家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他們會給你們修學校和醫院,提高你們的工資,這不是因為他們良心發現,也不是因為他們變成了好人,而是因為我們來過」。

中國的國際地位,是英雄烈士們的鮮血澆灌出來的、是無數先輩一抔土一抔土夯出來的;中國的正義形象,是長期真心交朋友積累下來的;中國在第三世界的影響力,是一鏟一鍬、披荊斬棘開闢出來的——不是西方國家用幾個歐元、幾句廉價的謠言就能摧垮的。

同樣的道理,西方形象的崩塌、價值觀的衰弱,不是因為中國崛起,也不是因為別人的宣傳,而是西方自己作死。新冠疫情不說了,經濟蕭條也不說了,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直接稱呼非洲是「糞坑國家」,以及西方一直無法改掉的「優越感」和「亂伸手」的壞毛病;所謂「債務危機」,還有「價格剪刀差」都是西方發明出來妄圖經濟殖民、繼續奴役第三世界的伎倆,這讓第三世界如何信任西方?

既然法國外長勒德里昂提到了「債務危機」這類謠言,作為禮尚往來的禮儀之邦,我們也有必要提醒一下法國:新冠疫情控制住了嗎?經濟蕭條恢復了嗎?黃背心運動平息了嗎?前不久醫護人員跟警察在巴黎街頭「打成一片」,消防隊員也跟警察「打成一片」,什麼時候輪到法國警察跟法國憲兵「打成一片」?

就法國現在這個「五常之恥」,還想着跟我們打「影響力之戰」,要不要我們讓義烏多賣點黃背心給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