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起党内“自相残杀”!为谋划再战2024,特朗普又任性豪赌了

挑起党内“自相残杀”!为谋划再战2024,特朗普又任性豪赌了

公开讨伐“党内拦路虎”!为谋划再战2024,特朗普不惜挑起内部“自相残杀”

文/曹然

面对特朗普的公开讨伐,79岁的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连回应都没有兴趣。当地时间2月17日晚,麦康奈尔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条悼念保守派媒体人林堡的消息,没有提到特朗普。

前一天,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发布声明,斥责麦康奈尔为“三流领导人”。细数共和党不能失去特朗普支持的理由后,刚刚逃过第二次弹劾的特朗普明确表示,只有抛弃麦康奈尔,共和党人才能赢得下一次选举的胜利。

“对于特朗普的声明,米奇一笑置之。”一位接近麦康奈尔的人士2月18日对媒体透露,麦康奈尔可能再也不会提特朗普的名字。

作为美国史上任期最长的共和党参议院领袖、最资深的现任共和党参议员,麦康奈尔一向以善于团结同僚著称。迄今为止,没有共和党高层支持特朗普的新声明。参议院共和党党鞭、如今的党内二号人物图恩表示,共和党“受个人崇拜影响越久,未来就会越糟”。与特朗普关系较近的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和参议员格雷厄姆也都在呼吁团结,认为麦康奈尔是“共和党不可或缺的领袖”。

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案结束后,共和党选民将特朗普视作“史上最伟大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参议院的亲密盟友格雷厄姆称,超过一半共和党人是特朗普的忠诚支持者。

不过,“在这场斗争中笑到最后的,很可能还是麦康奈尔。”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内政策主任、共和党政策顾问陈仁宜预言。

挑起党内“自相残杀”!为谋划再战2024,特朗普又任性豪赌了

麦康奈尔和夫人赵小兰

让共和党赢得2022中期选举

特朗普的这一波怒火,直接诱因是麦康奈尔2月15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的署名文章。这是1月6日国会山暴力冲突事件发生后,麦康奈尔第三次公开强调特朗普需要对事件 “负有实际和道义上的责任”。

一向用词谨慎的麦康奈尔在文章中用了大量负面的形容词,比如:“对着地球上最大的扩音器,被击败的总统不断发出越来越多的虚假声明、阴谋论和鲁莽夸张的言辞。”更容易激怒特朗普的一点是,麦康奈尔却用“杰出的政治家”赞美新当选的总统拜登和副总统哈里斯,虽然这并不妨碍他随后阻挠民主党人当家的新政府的诸多法案和人事任命。

对拜登的“善意”姿态,似乎让人们看到了初入政坛时的麦康奈尔。1984年首次当选参议员时,他被描述为一个温和的共和党人。

麦康奈尔的政治生涯起步于为参议员马洛·库克担任助理,以及在福特总统政府时期担任助理副司法部长,与后来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斯卡利亚共事。库克和福特都是温和的共和党人,主张不因党派政治而放弃对来自民主党的“正确的人”的支持。斯卡利亚也因坚守宪法原教旨主义而非政治偏见,得到了左右两翼的尊重。

2月13日,麦康奈尔正是用宪法原教旨主义解释自己为何不能支持弹劾特朗普。他宣称虽然自己看到了法学家们对宪法文本的不同解读,但最原始的字面意思表明,参议院弹劾权力的对象只能是在职官员。

不过,律师出身的麦康奈尔只是暂时借用宪法原教旨主义的理论。35年参议员生涯中,他的立场不断转变。最初他的竞选政纲偏向中庸,甚至支持女性堕胎权。但随着时间推移,他逐渐转向反堕胎、反同性平权、反公共医保,完全站到了民主党的对立面。

美国媒体常用一个词概括麦康奈尔的转型:实用主义。著名宪法学家、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列文森总结道:“麦康奈尔只有一个信念,即共和党如果在任何有利于民主党声誉的事情上进行跨党派合作,都不会有好处。他的政治目的就是用任何可能的方式战胜民主党。”

今年2月初,麦康奈尔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我的目标是,尽一切可能让共和党候选人在2022年赢得中期选举,其中一些人可能是特朗普喜欢的人,一些人可能不是,但我唯一关心的是他们的当选可能性。”

列文森承认,麦康奈尔之所以能成为国会山的常青树,正是因为他的“向右转”摸准了时代的脉搏。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社会极化不断加剧。在麦康奈尔的家乡肯塔基州,共和党选民不再青睐“折中候选人”。

从1984年到2020年的七次参议院选举,麦康奈尔的政治立场逐渐偏向右翼,支持率也稳步上升,从1984年以0.4%的得票优势获胜,到2020年在竞选筹款只有民主党对手一半的前提下以20%的优势大胜。

本届参议院选举期间,麦康奈尔按照惯例出席了肯塔基的电视辩论。当对手激烈抨击他时,镜头拍到麦康奈尔一直在轻松地微笑。最终,相比2016年,他又多“翻红”了6个县级选区。

麦康奈尔不仅自身坚持实用主义,还能带领参议院共和党人一起抵制民主党法案。从2009年到2016年,他有效管控了参议院共和党人的“叛变”(投票时加入另一党阵营),创纪录地阻挠了奥巴马政府的立法和联邦法官提名。

参议院民主党人因而送给麦康奈尔一个“国会山交通警察”的绰号:如果他不同意,任何事情都无法“通过”(pass)。CNN近日也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麦康奈尔已经准备好用同样的策略来对付拜登政府。

挑起党内“自相残杀”!为谋划再战2024,特朗普又任性豪赌了

针对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案进行期间,美国国会大厦周边加强了安保措施

“去特朗普化”带来的进一步撕裂

不过,在特朗普眼里,麦康奈尔的实用主义未必有益于共和党。在2月16日发布的声明中,他宣称自己单枪匹马为参议院共和党人保住了12个席位,然后将共和党在佐治亚州丢失两个席位的责任推给麦康奈尔。

而麦康奈尔身边的知情人士则透露,正是因为共和党在亚利桑那、佐治亚等传统红州遭遇失败,促使麦康奈尔重新考虑该党的政治倾向。

五年前,在共和党初选结束后,麦康奈尔“并不兴奋”地表态支持特朗普。他曾退回特朗普赞助的竞选资金,在初选中支持特朗普之外的其他人,还多次批评特朗普攻击少数族裔和麦凯恩的言论。但是,正如参议员格雷厄姆提醒他的:“特朗普体现了强大的选票号召力。”

列文森将麦康奈尔与特朗普的合作称为“两种不同政治目的的暂时结合”。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后进一步加强了这种联系,任命麦康奈尔的夫人赵小兰担任交通部长。在美国内阁中,这个职位时常被用作“利益平衡和交换”。

“从某种程度上说,麦康奈尔和特朗普的合作非常有效,他们成功通过了史上单一任期内最多的联邦法官提名。”列文森说。另一方面,麦康奈尔维护了共和党内的和谐。当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不断发布言辞过激的言论时,麦康奈尔选择不予置评,其他国会共和党人也基本遵循这一方针。

但当特朗普在2020年总统选举中落败后,共和党内的矛盾公开化。从去年11月到今年1月,围绕总统选举结果的真实性之争,佐治亚州共和党州长、州务卿和特朗普支持的两名该州参议员候选人公开决裂。1月5日的参议院决选中,失去本州共和党领袖支持后,原本得票率领先的共和党候选人双双败北。

特朗普指责麦康奈尔没有为这场决选出力。但自特朗普拒不承认2020总统选举的败选结果并孤注一掷地试图翻盘后,麦康奈尔就已经决定带领共和党走出“特朗普时代”。他最初的支持者包括亚利桑那州共和党主席沃德和佐治亚州州长坎普,两人都要率领本党在“翻蓝”的传统红州苦战2022年中期选举。用“去特朗普化”吸引中间选民,是他们胜选的重要前提。

和前总统小布什、参议员罗姆尼等共和党高层不同,麦康奈尔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指责特朗普。但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攻占国会山后,他立刻谴责特朗普煽动了暴动,并就此切断了和当时仍是总统的特朗普的直接联系,在之后的两周只通过副总统彭斯和政府接触,其夫人赵小兰也随即辞去交通部长职务。

CNN援引共和党高层信源称,麦康奈尔私下表示,他认为抓住国会山事件和由此引发的弹劾案,会让共和党更容易摆脱特朗普主义。

在参议院层面上,麦康奈尔获得了同僚的支持。相比2020年初的弹劾案,这次有6位共和党参议员新加入支持弹劾特朗普的行列,其余共和党参议员也多以宪法原教旨主义为不投赞成票辩论,同时指责特朗普须另行承担道义甚至刑事责任。

不过,一些共和党选民的心理变化恰好相反。密苏里州共和党竞选官员、参议员霍利前竞选助理加西亚称,他对特朗普的不满始于选举结束后的“欺诈”争议,却终于1月6日国会山事件后麦康奈尔的表态。“特朗普指控选举舞弊没有确实的证据;而麦康奈尔一直指责特朗普煽动了国会山暴力冲突,同样缺乏证据。”

美国在线问卷调查机构Yougov近日发布的民调显示,36%的共和党人将特朗普视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该网站在参议院表决前夜公布的民调数据中,83%的共和党人反对弹劾特朗普。

有鉴于此,其他共和党高层犹豫不决。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曾和麦康奈尔一起谴责特朗普煽动暴力冲突,并建议国会发起谴责决议。但在遭到党内极端声音批评后,麦卡锡在2月初飞到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与特朗普会谈,并换来了特朗普支持他角逐2022的承诺。

挑起党内“自相残杀”!为谋划再战2024,特朗普又任性豪赌了

特朗普的任性反击

麦康奈尔“去特朗普化”受挫时,特朗普于2月15日向幕僚口授了自己的反击声明。其团队后来对媒体披露,特朗普最初拟定的版本带有更多人身攻击,甚至嘲讽麦康奈尔智商低和“有好几个下巴”,好在顾问们最终说服特朗普去掉了一些涉及人身攻击的言辞。

特朗普对麦康奈尔的攻击并非仅停留在声明中,他还宣称将在2022年选举中支持那些赞同自己观念的共和党候选人。2月16日,特朗普据称会见了他的前竞选经理帕斯卡尔。

麦康奈尔则在2月13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不会允许特朗普阻碍共和党人在2022年夺回参议院多数党地位。因此,如果他判断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赢得大选的可能性较小,他会在共和党初选中表明自己的立场。

麦康奈尔还特别强调,他支持参议院所有现任共和党参议员争取连任,包括在两次弹劾特朗普时都投下赞成票的穆尔科斯基,以及共和党二号人物图恩。CNN报道,特朗普已经准备在南达科他州推出候选人,挑战试图第四次连任参议员的图恩。双方短兵相接的州还可能包括佐治亚,特朗普表示不会在下一轮选举中支持现任共和党州长坎普。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内政策主任、共和党政策顾问陈仁宜指出,目前麦康奈尔借助弹劾案“去特朗普化”的努力没有成功,但在2022年选举中,他能调动共和党全国参议院委员会和政治行动委员会的绝大多数资金,因而他支持的候选人会在党内初选中获得更多支持。

但如果特朗普在初选失败后坚持推出一批“独立候选人”,将在最终选举中分散共和党选票,打乱麦康奈尔“2022年夺回参众两院”的计划。有共和党人士预测,如果真走到这一步,特朗普又会站出来将共和党失利的责任推到麦康奈尔身上。

本月早些时候,大多数国会共和党人已经通过两场投票表达了对党内分裂的担忧。他们先以三分之二多数反对票拒绝将支持麦康奈尔、抨击特朗普的众议员切尼踢出本党,随后又以绝大多数反对票同样拒绝将支持特朗普、抨击麦康奈尔的众议员格林赶出众议院各专门委员会。

“我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担心2022年选举,我们不应自相残杀。”参议员格雷厄姆2月16日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