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拉上30國防長討論「應對中俄」?忘了16國聯軍的教訓

在特朗普時代,美國對自己的國際責任幾乎就是尥蹶子的狀態,尤其對歐洲的態度十分冷漠,以至於法國總統馬克龍直接拋出了「北約腦死wang」說;現在拜登上台了,高呼要重新團結盟友、重新承擔國際責任,那個熟悉的美國回來了?或許吧,不過時光不能倒流,現在的美國似乎依舊走在歪路上。

據中國青年網2月18日援引「美國之音」網站的報道稱,日前北約30國舉行了一次最高級的防長會議,這是拜登總統上台以來的首次,而且主要議題是「採取更全球化的方法來應對北京和莫斯科的挑戰」。從報道內容來看,這次會議充滿了冷戰式的意識形態對立,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宣稱,「中俄站在了威權主義對國際秩序進行挑戰的最前線」,並且將北約的對立姿態描述為「與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進行合作」,「加強北約內部政治議程和政治磋商」。

作為冷戰「殭屍」的北約組織,發出這樣的聲音一點都不奇怪,意識形態對抗就是這個組織全部的「大腦」:美國不在就是腦死wang狀態,美國歸來也是散發出史前的腐朽氣息。

中國和北約,原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相隔數千上萬公里,拉上北約對付中國原本是特朗普的「傑作」,意圖分割世界、孤立中國,現在特規拜隨,拜登和現任國務卿布林肯仍然有這個想法,唯一不同的是特朗普主張「威逼」,而拜登準備「利誘」,但本質一樣,換湯不換藥罷了。

拜登上台後,一方面對中國釋放了不少「善意」,宣稱要跟中國在一些重要國際議題上進行合作,另一方面繼續將中國描述為美國的「威脅」,在地緣政治競爭中仍然秉承了不少特朗普的遺產,包括這次北約防長高級會議。

事實上美國所謂的「善意」也是糖衣炮彈,拜登政府想跟中國合作的議題是「全球氣候問題」,但是他的態度就是要求中國放棄製造業,實際上就是要中國自毀長城;這些跡象都在證明:拜登雖然比特朗普稍微有些底線,但仍是一丘之貉。

然而美國拉上北約也沒多大的用,現在的北約連對付俄羅斯都做不到,還要再加上一個中國?作為一言堂,美國在北約內部說什麼就是什麼,其他國家頂多也就是應聲蟲,至於具體怎麼做,北約各國恐怕各有各的小九九。

北約國家是不可能跟美國完全一條心,法國和德國前不久多次表態,不會隨美國的政策與中國陷入全面對抗的境地,歐盟甚至趕在拜登上台前與中國簽署了投資協議,更不要說法國和德國等老歐洲國家都試圖推動防務獨立,試圖用「歐洲軍團」替代北約成為主要防務力量。

除此之外,北約內部還有一個大麻煩:土耳其。最近美國又對土耳其發出了制裁威脅,要求土耳其放棄繼續引進S-400防空導彈系統,結果還是跟以往一樣,除了繼續加深美土矛盾之外一無所獲;前些日子土耳其還因為在地中海的活動,與法國等老歐洲國家差點進入武裝對峙,這一切都在表明北約內部之間的裂隙不斷擴大,這跟美國是民主黨總統還是共和黨總統無關,斯托爾滕貝格吹噓的「北約內部團結和政治磋商」頗有粉飾太平的味道。

對於北約國家來說,正確的做法是接受中俄的崛起;退一萬步講,就算北約能夠就應對中俄達成一致,中國會怕嗎?當年16國聯軍在裝備優勢的情況下,依舊沒有撼動中國軍隊,如今解放軍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之一,就算北約30國聯手,我們也有信心讓他們有來無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