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瞄准2022?先说说他的健康状况

“先是,亮使至,帝问曰:‘诸葛公起居何如?食可几(许)米?’对曰:‘三四升。’次问政事,曰:‘二十罚已上皆自省览。’帝既而告人曰:‘诸葛孔明其能久乎!’”

-《晋书·宣帝纪》

不出所料,特朗普在弹劾案之后,对里外不是人的参议员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发起猛烈抨击,这是“秋后算账”,先打大王,再抓小鬼。

今后几个月到未来几年内,特朗普的计划应该是党内清算、获得党内绝对支持、瞄准2022中期选举以及为2024大选发起最后一击。

但是,在谈2022和2024之前,一个容易忽视但却明摆着的问题,是生于1946年的特朗普的健康问题。

这是一头明摆着的灰犀牛。

在《晋书》里,司马懿是知道诸葛亮每天只吃三四升米,二十罚以上的政事都是由他亲自处理,由此而得出诸葛亮活不久了。在政治高手较量中,在心智、谋略因素较为稳定的情况下,体力、健康其实是带有最大不确定的因素。

特朗普瞄准2022?先说说他的健康状况

所以,在高手对抗时,如果年事已高,那么主事者的健康状况几乎是核心机密。

还记得2016年特朗普和希拉里角逐总统大选时,爆出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病情”和“使用替身”的报道。她在9·11事件15周年纪念活动上“身体出现状况”,险些摔倒。此后再次现身,其状态变化之大引发关注。美国社交网络上希拉里可能使用替身的说法开始刷屏。有人说希拉里险些摔倒后再次现身时,看上去比之前年轻了至少十岁,身形体态也有很大区别。更有网友指名道姓,称希拉里的替身是一位名叫特雷莎•巴恩韦尔的女演员。当时的媒体还在揣测,一旦病退,最有可能的替代者会是谁,名单里包括当时的副总统拜登。

特朗普瞄准2022?先说说他的健康状况

特朗普瞄准2022?先说说他的健康状况

抛开阴谋论的因素,作为一个年事已高而且正在进行高强度竞选活动的总统候选人,对于希拉里来说,健康问题的确是一个不能不忽视的政治问题

当时的希拉里68岁。

今天的特朗普75岁。

如果4年后他真的重回总统职位,将是接近80岁高龄。

要知道,根据华盛顿邮报在老布什去世后公布的数字,美国总统的寿命,平均年龄73岁。

当年的希拉里竞选团队在她健康问题上长期以来“遮遮掩掩”,并被特朗普团队抓住把柄,宣称“希拉里可能患有癫痫、帕金森症、言语障碍症甚至老年痴呆症等,无法胜任总统的繁重工作”,背后就是因为健康问题是一个敏感的政治问题。

特朗普瞄准2022?先说说他的健康状况

特朗普的年纪摆在这里了。即使善于包装,也逃脱不了一个垂垂老者形象的偶尔暴露。

特朗普瞄准2022?先说说他的健康状况

别说,还挺妖娆。

这更说明,讨论特朗普置身其中的美国政治的大变局:民粹主义走向、特朗普主义的发展、共和党的嬗变,特朗普本人的因素不可或缺。而在特朗普的精神心智因素无疑具有稳定性的情况下,他的身体健康因素是挺大的不确定因素

斯大林传中讲到斯大林的突然去世,颇有几分黑色幽默:

【显然,斯大林是从床上起来,跌倒了。工作人员把他从地板上抱起来,放到了隔壁小餐室的沙发上。斯大林好几次想说点什么,但是只能发出某些不清楚的声音。脑溢血使他丧失了说话能力,而且也使他后来失去了知觉。

警卫和工作人员打电话给国家安全部部长伊格纳季耶夫,他建议给马林科夫和贝利亚打电话,可是哪里也找不到贝利亚。贝利亚是负责斯大林健康和安全的,没有贝利亚的允许,马林科夫也不敢采取任何措施。最后在政府的一幢别墅里找到了正在同一个女人鬼混的贝利亚。马林科夫又打电话通知了赫鲁晓夫和布尔加宁,让他们立即到斯大林别墅去一下。】

但是,标志性的政治人物,因为健康因素突然丧失掌控力和影响力,导致政局变动,在古今中外都并非罕见,尽管特朗普颇有些看透一切、懂得一切的异禀天赋——他是有一些功夫在身上的。

这里的“功夫”,主要是在他年轻时有就读军校的经历,军事、体能训练是必不可少的功课,而且据说特朗普还是当时学校棒球队的队长。

特朗普的家族基因,在长寿方面可能也是加分项。他的爷爷弗里德里希·特朗普,因为是非正常死亡(因感染西班牙流感不幸离世,年仅49岁),大概不能作数,他的爸爸弗雷德·特朗普可是实打实活了94岁的。

根据2019年白宫新闻中心发布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年度例行体检报告,特朗普身高 192 厘米,体重 110.22 公斤(去年为 108.4 公斤),血压 118/80,脉搏 70 次 / 分钟,体温 36.7 度。

很明显,特朗普是有些肥胖的。而百病往往会因肥胖而生。

尽管在2018年的体检之后,医生评价他各项身体指标 ” 趋于完美 “,” 非常健康 “,且 ” 底子好、基因好 “,在余下的任期内完全可以胜任职务。医生还表示,如果不是常吃垃圾食品,特朗普没准 ” 能活 200 岁 “。

但这只是白宫医生的花式吹捧罢了。

从有利的方面看,特朗普总体健康状况良好,这在他高强度快节奏的日复一日的工作状态和富有侵略性的传播策略中可以体现

特朗普的工作强度有多大,用他自己在《交易的艺术》中的描述:

【我的生活中没有典型的一周。我早上很早就起床,大约六点,每天要花一个钟头左右阅读早报。我通常在九点钟到达我的办公室,之后就是接打电话。一天至少要打50个电话,打上100个也是常事。此间,我还要至少开十几个会议。大多数会都是当场召开,很少有超过15分钟的。我很少停下来吃午饭。我六点半钟从办公室走人,但经常在家里打电话打到半夜,整个周末也是这样。】

而且难能可贵的是,酒色财气中,他不抽烟不喝酒,性的欲望也被权力欲望代替,是个“一心扑在事业上”的老头。

从不利的方面看,除了肥胖问题这个隐患,特朗普在饮食和运动上都不够健康。有两条新闻表述,放在一起让人莞尔:

【一位美国特勤局特工表示,他从未看到过任何人有比特朗普更坏的饮食习惯,特朗普甚至从未当着他的下属的面吃过任何一块水果

美国当地媒体指出,不管是白宫工作人员还是记者,从来没见到过特朗普去健身房运动。

特朗普钟爱的食物,大概全美国的人都知道:可乐和快餐、垃圾食品。

有一本书里透露特朗普喜爱的”四大食物组”。它们分别是:

麦当劳

肯德基炸鸡

披萨

健怡可乐

乖乖,这谁能受得了。

再说运动,那就除了高尔夫,没有别的可提的,而打高尔夫要做球车,显然也消耗不了太多卡路里。他的健康哲学,是认为人体 “就像一个电池,能量有限,运动只会消耗掉它”。这样的特朗普能爱运动才怪。

讨论特朗普的健康问题,的确是站在观察美国政坛走向的角度上一个重要的方面。

有人认为特朗普在卸任后将会迎来身败名裂和家破人亡。这样说,就真的不了解他以往在经历绝境时奋起反击的那些人生篇章。

从心智上,他是资本主义商业环境里磨练出的顶级人格了:为了实现极端的利己,在商业丛林里刀枪不入,并且还走向了有限度的公共人格。

但终归,特朗普的健康因素对于当今的美国政坛走向是一个最具有突发不稳定性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