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想拉欧洲盟友对抗中国,可能吗?

美国想拉欧洲盟友对抗中国,可能吗?

直新闻:美国总统拜登将以视频方式参加慕尼黑安全会议和英国举行的“七大工业国峰会”,与盟国领导人共商一致的对华政策,你认为能有什么样的结果?

特约评论员 陈冰:现在的拜登政府,外交上最主要的议程是收拾特朗普留下的烂摊子,先与盟国和好,拉起所谓的“民主联盟”、“价值观联盟”。慕尼黑安全会议,本来是副总统参加就够了,而拜登以总统身份参加,可见比较急迫,因为在拜登高呼“美国回来了”的时候,世界已经开始转向东方。

最近有两件事特别引人瞩目,一是欧盟和中国签署了中欧投资协定,等待欧洲议会批准;二是2020年中国首次取代美国,成为欧盟27国最大贸易伙伴,进出口双向增长,而欧美贸易就不太好看了,是双向下降。尽管欧盟和中国在一些议题上有分歧,但大势是合作共赢。

对于拜登政府来说,体现多边主义的关键是与欧盟和好,但欧盟和中国很热络,他当然焦急了。至于说什么联欧应对中国,则是另一码事,现在联盟都没拉起来呢。

拜登参加慕尼黑安全会议,拉拢欧盟是第一位的。他视频参加“七大工业国峰会”,外界关注的也是美国能否重新团结盟友,能否集结出一个群体来共同应对新冠疫情、全球经济,以及如何与中国打交道。

拜登有领导西方世界的愿望,但挡在他面前的是中国的经济体量,欧洲国家如何在中美之间权衡利益,为美国的所谓“民主联盟”能不能拉起来打上了问号。欧盟中举足轻重的德国,中国已连续四年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也是意大利在亚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美国拉起欧盟和七大工业国来对抗中国,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个人的判断是,拜登参加这两个会议,主要的是发出“美国愿意和老友们和好”的信号,能否谈出具体的合作议程,则很难说。

美国想拉欧洲盟友对抗中国,可能吗?

直新闻:躲过第二次被弹劾的特朗普又开始兴风作浪了,已经和参议院共和党领袖掐架了,同时民主党大佬也提出要成立类似“9·11”事件的委员会,来继续追查特朗普在国会山叛乱中的责任,那么特朗普今后在美国政坛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特约评论员 陈冰:特朗普今后在美国政坛所扮演的角色,大概是复仇者,或者用通俗的话说,就是“祸祸”,既要祸害自己的共和党,也要搅乱民主党的执政,来证明自己才应该是美国总统,选民选错人了。

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支持率仍然是最高的,共和党的基本盘还是特朗普的,但第二次被弹劾的耻辱将与影随行,他几乎不可能再次当选,去年大选已经证明他不行,所以他会把气撒在共和党身上。

攻击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是他的第一发炮弹,相信还有更多共和党政要被他攻击。这种内战将持续下去,直到共和党新的领导人。到目前为止,这样的人还没出现,不知道2024年大选前能否出现。共和党的重建极其艰难,会不会分裂现在还不好说。

而对于民主党,对于拜登政府,他也不会体面,在拜登政府犯下第一个错误时他就会出招。民主党知道他是一个“飞毛腿导弹”,会毫无理由和根据地发动进攻,所以试图通过二次弹劾剥夺其竞选公职的资格,弹劾不成功便再出一招,通过调查和法院控告来减少其政治破坏力。

特朗普已被很多人视为“美国民主制度最大的威胁”,他未来在美国政坛的东冲西撞,将进一步毁损美国声誉。人们会一次又一次发出疑问:美国人自诩体制优越,怎么就生出特朗普这样的活宝了呢?

美国想拉欧洲盟友对抗中国,可能吗?


直新闻:
世卫组织对新冠病毒的来源作出初步调查后,英国首相毫无根据地抹黑中国,把病毒源头指向武汉,你怎么看他的言论?

特约评论员 陈冰:约翰逊显然是特朗普的好学生,试图通过抹黑中国,来转移自身执政的危机,很邪乎。世卫组织的专家组访问武汉后,已经说得很明确,中方开放透明,予以大力支持和协助,现在病源难以确认,疫情早在2019年下半年就已在世界多地多点出现。
世卫组织的专家团队特别强调,病毒溯源是一个复杂的科学问题,需要科学的实证精神,不能让政治凌驾于科学之上,不能用无端猜疑和蓄意歪曲代替科学研究。专家刚说完,英国首相就这么开干了,他成了政治化和蓄意歪曲的典型。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是想转移自身的政治危机。

一是英国疫情防控措施不利,有了疫苗,疫情仍不见好转;二是脱欧后的英国经济一团糟,受疫情和与欧盟关税方面的新规定,英国中小企业出口大减,英国经济面临300年来的危机。焦头烂额的约翰逊,已经被一些英国人看作是骗子首相,脱欧协议是蒙混过关,加上在香港事务上胡乱干预,他成了保守党的负资产,前首相梅更是说他祸国殃民,该被赶出唐宁街10号。

保守党内已对约翰逊发起挑战,今年春季或许酝酿一场推翻约翰逊的政治斗争。他在位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就用抹黑中国的方式来转移视线。如同特朗普甩锅不成一样,约翰逊抹黑中国一样挽救不了他的政治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