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新疆的历史,才会明白它多么重要,国家强大才是统一的保证

大家好,在这里我会为大家讲述历史和时代的新思想。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是新疆的历史问题。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位于我国的西北部,面积是166万平方公里,大约占中国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

但是人口只有2500多万,是个典型的地广人稀、资源丰富的区域。

并且新疆与俄罗斯、蒙古、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八国接壤,是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通道。

所以,不论是从地理环境、资源、文化交流上来看,新疆都极度重要。

自从西汉开始,中国就非常重视新疆这块区域。

并且从古到今,这块区域都对中国的中原王朝发挥着重要的影响力。

但是,它的历史也不是一帆风顺,背后有非常多的曲折的故事。

今天就讲述一下新疆的历史,并且了解它背后的那些故事,从中我们才会明白,国家的强大是多么的重要。

也只有国家的强大与稳定,才能真正保证中华民族的利益。

一、西域的由来:丝绸之路的枢纽

“新疆”的名称由来是清朝乾隆时期,而在此之前,被称为“西域”。

而西域开始被中原王朝注意是从西汉开始,并且成为中国的领土也是在西汉时期。

在西汉初期,中原王朝面临最大的外部威胁是来自于匈奴,匈奴占据着中国的西北部广阔的区域。

匈奴人是典型的游牧民族,擅长骑射,来去如风。而当时的汉朝国力较弱,为了对抗匈奴就不得不联系其他部落民众。

于是,公元前138年,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希望联合在伊犁河流域的月氏人一起打击匈奴。

张骞前后两次出使西域,但是月氏人都拒绝了汉朝的要求。

虽然联合打仗的请求没有实现,但是从此之后,中原王朝和西域的经济、文化交流倒是开展了起来。

特别是葡萄、苜蓿、黄瓜、胡椒、石榴、大蒜、菠菜、蚕豆、莴苣、香菜,都是张骞带回来的。

从这上面可以看出,要不是张骞,现今我们餐桌上一大半的食物都没有。

不知道现在多少人看到满桌的美食,会想念与感谢张骞。

从这点可以看出,西域从我们发现那一刻起,就是“吃货的天堂”,我们的吃喝玩乐就离不开这里,一直延续至今。

除此之外,西域还盛产一种特殊的马匹,不仅高大俊美,而且奔跑如飞,日行千里,更为神奇的是,出的汗竟然是血红色的,简直是马界的跑车阿斯顿-马丁,汉武帝闻讯后更是垂涎欲滴。

既然有这么一块地方,有丰盛的美食,还是通往中亚的战略要地,盛产宝马,汉朝肯定不会放过。

强大的汉朝的实力显然不是白给的,很快就打败了匈奴,再加上气候下降,冬天冻死大批匈奴人的牛羊以及牧民,匈奴也就迅速衰落了下去。

他们要么与汉朝和亲,迁入内地,要么远走西北更遥远的区域,一直到欧洲去祸害罗马帝国,直接把西罗马帝国给玩残了。

迁入内地的匈奴人就老实多了,逐渐汉化,然后成为了中华民族的一部分。

而西域也就从此被中国所控制,在公元前60年的时候,设立了“西域都护府”,开始彻底地控制住了西域,由此开始,它属于了中国的领土。

而从中国的长安经过甘肃,沿着祁连山北麓,经过河西走廊一直到达西域,再到中亚和欧洲,这条路就成为了“丝绸之路”。

因为中国的丝绸经过这里贩卖到了欧洲,成为当时罗马贵族们最为亲睐的奢侈品。

并且这条贸易路线,在后来的文化交流中还发挥重要的影响。

后来的佛教、景教(基督教东方的一个分支)也由此传入到了长安。

二、盛唐的西域:文化融合的要道

在东汉王朝后期,中国的西北部就面临非常严重的民族危机,那就是胡族的入侵,这种情况到了西晋时期,中原王朝就彻底崩溃了。

西晋也因为少数民族入侵而灭亡,出现了“五胡乱华”的局面,也就是“羌、氐、羯、匈奴、鲜卑”,这五个民族主宰着中国的北方。

互相厮杀,政治动荡,政权更迭频繁,被称为“北朝”。

但正是这种动荡的局面,导致了佛学在北方极度繁盛。

佛教从东汉就传入到了中国,逐渐和中国文化融合,在以鸠摩罗什为代表的一大批优秀的翻译家努力下,在中国上层士族之间迅速传播。

而在那个时代,由于战乱频繁,民众生命朝不保夕,更加希望一些精神寄托来解决人内心的惶恐与迷茫。

而佛教的“因果报应、生死轮回”恰好满足了民众内心的需求,于是,佛教很快成为了无数人心中的信仰。

佛教同时也极大地丰富了中国文化,至少有3万多个词是源自于佛教。

在这种文化交流当中,很多少数民族逐渐汉化,学习中原的文化,那么就出现了民族融合的局面。

到了7世纪时期,拥有胡汉混血的李氏家族最终夺得了政权,建立了强大的唐王朝。

而唐王朝不仅武力爆棚,战斗力指数一百分,而且文化繁荣与昌盛,这主要是因为有着胡汉血统的双重身份,并且形成了儒释道三家并列的局面。

而西域就成为了中西方文化的交通要道,曾经在这里佛教经过印度北部、阿富汗再到中国的新疆,再经过河西走廊,传入到了长安。

强大的唐王朝控制住了西域,也可以防范少数民族的骚扰。

因为一旦丢失了西域,就直接进入到了河西走廊,那么长安也就非常危险了。

并且中原文化也经过这里,走向了中亚地区。

强大的唐王朝正是控制住了西域,才使得中原文化能传到中亚,然后使得各国前来朝拜,包括龟兹、高昌、疏勒等。

在当时的长安城,可以看到各色的西域商人,各种民族,还有演奏各种西域的音乐。

正是这种文化上的融合,才造就了唐王朝的繁荣;也正是宽容与开放,才造就了唐王朝的强大。

三、元朝之后的西域:国家盛衰的标志

在经过上千年的发展之后,西域对中原王朝的稳定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旦西部有强大的少数民族,那么能否控制得住西域,就取决于中原王朝的实力。

如果中原王朝强大,就会在西域进一步延伸;如果强力衰弱,在西域就会缩减。

所以,在元朝时期,蒙古军队横扫中亚地区,而西域地区也被分给了成吉思汗的二儿子察合台。

蒙古人控制住了整个中亚一直到莫斯科、伊朗地区,建立了强大的多个帝国。

而明朝并没有完全继承元朝的疆域,西域等地开始失守,直到清朝才重新纳入中国的版图。

以葛尔丹为代表的蒙古准噶尔部落,渴望恢复蒙古祖上的强大部落,于是不断吞并临近的蒙古部落,就挑起了和满清之间的矛盾。

引来了康熙皇帝的大怒,决心亲征,很快就打败了葛尔丹。

但是准噶尔部的衰落,也产生了新的问题,那就是原先受蒙古人压制的回部开始强大了起来。

为此,乾隆皇帝派遣军队,平定了“大小和卓”的叛乱。

此时,满清就彻底控制了西域,并且改称“新疆”。

并且在1762年,设立了伊犁将军。

清朝虽然平定了西北少数民族的叛乱,然而新的威胁却逐渐产生了,那就西方帝国。

到了19世纪中期以后,先是英法在东南海上威胁了中国,而沙俄在西北和东北骚扰中国。

特别是从1868年,中亚的浩罕国成为了俄国的附属国。并且俄国暗中支持首领阿古柏,宣布独立。

在此危难之际,中国晚清政治家左宗棠力主对新疆用兵,讨伐阿古柏。

为此左宗棠和李鸿章之间展开了争论,当时的大清国财政空虚,但是面临东南海上和西北陆地的双重威胁。

要么需要防守海上,那么就需要购买更多的军舰;要么防守西北陆地,就需要对新疆用兵。

而李鸿章因为在东南平定太平天国,见识到了洋人的厉害,并且知道大清国如果不训练强大的海军,北京城可能随时受到威胁。

左宗棠因为在陕西、甘肃呆过相当长时间,他非常明白如果不守住新疆的话,那么陕西、甘肃都会面临威胁,到时候整个西北都会分裂出去。

这场争论被称为“海防”和“塞防”之争,本质就是到底防海上还是防备陆地。

事实证明,两者都重要,李鸿章的担忧后来被证实,左宗棠的顾虑也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大清国库无法支持双向作战,便不得不向洋人举借外债。

1875年,左宗棠带领七八万军队,出兵新疆。他采取了“先南后北”的策略,先拿下阿古柏势力较为薄弱的北疆,然后再迅速向南疆进军。

左宗棠依靠精心的准备与筹划,突击阿古柏,最终在1878年平定了阿古柏的叛乱,阿古柏自己也服毒而死。

从此之后,新疆彻底被中央政府所控制,俄国人煽动新疆独立的梦想也彻底破灭了。

满清灭亡之后,新疆的实际领导权,也先后由杨增新和金树仁所掌握。

但是,在新疆影响最大的还是盛世才,他内部依靠强力的手腕镇压各种敌对分子,还有独立的势力,对外游走于苏联和蒋介石之间,保存自己的力量。

到了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的势力在新疆面对中国的西北野战军,立马一溃千里。

最终在1949年9月25日,解放军占领了乌鲁木齐,新疆境内得到了解放。

四、新时代的新疆:未来会更加重要

纵观整个中国历史,会发现,新疆自从西汉以来就属于中国的领土。

而新疆先后被匈奴人、突厥人、回鹘人、契丹人、蒙古人所占领。

正是这个历史,造就了新疆是个多民族的区域。

但是中原王朝对于新疆的控制,并非仅仅出于武力,更是一种文化上的凝聚力。

特别是在唐朝的时期,大量西域的国家前往长安进行朝拜,学习中原的文化。

而中原的文化也吸取了大量的西域文化,并且向中亚传播开来,唐王朝成为了当时的文明中心。

而从新疆传来的佛教、景教,也极大地丰富了中原的文化,一直影响至今。

完全可以说,新疆是中国当时同中亚文明交汇的地方,在这里进行融合,从而产生了新的风貌。

正是这种宽容与开放的态度,造就了唐朝的文化盛世。

从地理的角度来看,新疆对中原王朝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中国的西北地区,从长安作为起点,沿着河西走廊一直到达西域,如果丢失了西域的话,那么河西走廊也会受到威胁,最终直接会波及长安的安全。

而在宋朝的时候,中央政府无法控制河西走廊,自然也无法控制西域。

所以说,新疆是王朝稳定的堡垒,没有新疆就没有西北的安定与繁荣。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新疆更是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新疆有油田、蔬菜、水果、棉花、畜牧业,在这里才能真正体会到地大物博、资源丰富。

从整体来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新疆有着迅速的发展,但是背后仍然潜伏着一些其他因素。

这主要是因为一些境外势力对中国地区的横加干涉,特别是英美指责中国的民族问题,这本质来说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更为严重的是,土耳其渴望在中亚建立“泛突厥斯坦国家”,从中国的西部一直到地中海。

为此,土耳其加大与中亚国家的沟通,并且煽动相关地区的民族矛盾。

这种思想很显然在当前时代,无法实现,只会增加了地区局势的不稳定性。

如果从历史的角度就能看到,新疆自从西汉就属于中国,土耳其的论点根本站不住脚。

随着,中国的逐步发展,经济的繁荣,“一带一路”中加大了对新疆的开发,以及中国加强与巴基斯坦等国的合作,那么新疆会变得更加稳定、繁荣,地理位置也会更加重要。

但是,纵观整个新疆的历史会发现,国家的强大,才是新疆稳定统一的最坚实的力量。

由此,新疆的稳定与繁荣,与祖国的发展密不可分,也贡献着重要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