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實力”提出者:事到如今 我對美國依然有信心

小约瑟夫·奈,美国政治学者,曾任卡特政府助理国务卿、克林顿政府助理国防部长,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提出了著名的“软实力”概念,彼时美国在和苏联的意识形态较量中取得胜利,自由主义被看作是未来之光,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

三十多年过去了,怀抱着这一信念,约瑟夫·奈对1月6日的美国国会暴乱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尽管特朗普对国家造成了破坏,但美国的软实力依然“有复原的能力和使我们浴火重生的改革能力”。

历史确实没有终结,但历史也会给出答案,我们只能祝美国好运。观察者网翻译此文,供读者参考。

【文/小约瑟夫·奈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特朗普时代并没有善待美国的软实力,即我们通过吸引力而非强迫或收买来影响他人的能力。民意调查显示,自2017年之后,美国对其它国家的吸引力已有所下降,而去年特朗普应对新冠疫情的无能更是加剧了这种状况。现在我们又以暴徒侵入国会大厦来迎接新年伊始。

尽管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挥舞拳头鼓励暴徒冲击国会,但也有另一位共和党参议员本·萨塞(Ben Sasse)对此提出批评,他说今天“全世界最伟大的民治政府象征物遭到了劫掠,而自由世界的那位领袖却扮演着键盘侠的角色,在推特上抗议他的副总统履行其曾向宪法宣誓履行的职责。”

我们的盟友和其它国家都对此感到震惊。我们能否在经受了这些打击后恢复自己的软实力呢?

 

参议员乔希·霍利挥舞拳头鼓励暴徒冲击美国国会,视频截图

我们以前这样做过。我们的国家有严重的问题,但它也有复原的能力和使我们浴火重生的改革能力。上世纪60年代,我们的城市因种族抗议而陷入火海,我们还曾深陷越战抗议的泥潭。我们的大学和政府大楼被炸弹炸毁。国民警卫队在肯特州杀害学生。我们目睹了马丁·路德·金和罗伯特·肯尼迪被暗杀,还有像乔治·华莱士这样的煽动家到处煽风点火。然而不到十年,国会通过了一系列改革法案,杰拉尔德·福特的诚实品质、吉米·卡特的人权政策和罗纳德·里根的乐观精神帮助我们恢复了本国的吸引力。

此外,即使是在世界各地抗议美国越南政策的示威人群中,抗议者们唱的更多的也是马丁·路德·金的《我们一定会胜利》,而不是共产主义者的《国际歌》。这样一首来自民权抗议运动的代表性歌曲表明,美国吸引别国的力量不是来自于我国政府的政策,而是来自于我国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国的公民社会以及我们具有自我批评和改革创新的能力。有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一种“元软实力”。

一个国家的软实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它的文化(当这种文化对其它民族有吸引力时);它的政治价值观,如民主和人权(当该国实现了这种政治价值观时)和它的政策(当这些政策被视为合法时)。一个政府在国内的表现(例如,保护新闻自由和抗议权),在国际机构的表现(征询它国意见和奉行多边主义)和其执行的外交政策(促进发展和人权)可以身体力行地吸引别国去追随。在星期三发生的事例很糟糕,但我们可以在此事件发生后恢复我们的吸引力。

 

软实力也会引火烧身么?图片来源:今日俄罗斯

一方面,与硬实力资产(如武装力量)不同,许多软实力资源是独立于政府之外的,无论他人政治观点如何,这些软实力资源总会吸引他们投向我国。讲述独立女性或少数派抗争故事的好莱坞电影可以吸引到别国观众。我国多元和自由的新闻媒体,以及美国各基金会所做的慈善工作和美国大学享有的学术自由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公司、大学、基金会、教堂和抗议运动发展了它们自己的软实力,而这可能会加深其他国家人民对我国的认识。我们的和平抗议实际上也可以创造软实力。当然,那些出现在国会大厦的暴民绝不是和平的,他们为特朗普加剧政治两极分化的做法提供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例证。但这不是政变。相反,这个政治中心没有被攻克,各个机构仍然在正常运作,乔·拜登当选美国总统的确认工作也继续进行了。

过去20年,我国的政治两极分化现象变得更加严重,特朗普利用并加剧了本土民粹主义,将其作为控制共和党的政治武器。太多的参议员和国会议员被特朗普的基本盘支持者恐吓。其中有些人现在仍然受到他们的恐吓。但在我们的联邦体制中,是我们的地方官员(共和党人、民主党人和独立派人士)在疫情仍没有结束的情况下诚实地进行了选举。我们的民主政治文化造就了许多地方英雄,比如各部部长和州议员们,他们顶住了特朗普的恐吓没有改变选票数量。

对于那些过早悼念美国民主已死的人来说,重要的是要记住,2020年的选举见证了史无前例的投票率,这证明选民们能够赶跑一个煽动家。而且60多起法律诉讼都没有推翻这一结果,这些法律诉讼是由独立司法机构负责审理的,这些机构中的某些成员还是由特朗普任命的。昨天,包括共和党籍副总统和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参加的国会最终再次确认了这一结果。

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民主制度是安然无恙的。特朗普已经削弱了一些民主准则,这些准则必须得到恢复。政治极化现象依然存在,在特朗普的基本盘支持者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相信他关于选举舞弊的谎言,而不是相信在法庭出示的证据。八名参议员和一百多名众议员都是胆小鬼或政治投机分子。社交媒体的商业模式仍然是以从极端主义言论中牟利的算法为基础,这些公司只是开始对阴谋论者的操纵做出了缓慢的反应。

2021年1月6日很可能会像1941年12月7日那样成为声名狼藉的一天,但它也可能作为特朗普主义由盛转衰的转折点载入史册,一些政客在此后要开始为他们的言论负责。到目前为止,乔·拜登一直保持冷静。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他是否能够控制疫情,振兴经济,提供一个政治中心去缓和两极分化,但我们很可能在见证一个危险的政治时期正在走向终结,而不是开始起步。如果是这样,那美国的复原能力将再次引领我们的软实力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