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情局将迎首位外交官局长,拜登:美国人民将睡得很安稳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林日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逸 柳玉鹏】距离就职只有9天时,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宣布最后一个重要提名。11日,拜登提名外交老将威廉·伯恩斯为中情局局长,后者曾任美国常务副国务卿、美国驻俄罗斯大使及驻约旦大使。如果提名获得参议院确认,伯恩斯将成为担任中情局局长的第一位职业外交官。拜登表示,有伯恩斯担任下一任中情局局长,“美国人民将睡得很安稳”。

中情局局长人选耗费拜登数月时间。美国政治新闻网11日称,伯恩斯先前竞争过拜登政府的国务卿一职,如今他击败曾任中情局副局长的科恩等情报高官,成为中情局的领导人,意味着中情局的未来领导人将是非职业情报人员出身。《今日美国报》称,对于中情局局长的人选,拜登也考虑过情报系统出身的官员。不过,这些官员中有些因为参与有争议的间谍项目或者酷刑项目而受到民主党人的质疑和反对。

伯恩斯毕业于美国拉萨尔大学,拥有牛津大学国际关系博士学位,精通法语、阿拉伯语和俄语,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的外交领域工作了33年。2012年,美国驻利比亚班加西总领馆遇袭后,伯恩斯护送遇难的美国大使史蒂文斯和另外三名美国人遗体从德国返回华盛顿。伯恩斯被前国务卿希拉里形容为“坚定的双手”和“非常有效的消防员”。

《纽约时报》称,拜登选择伯恩斯,是在向一位与他有长期关系的经验丰富的外交官寻求帮助。两人曾在各种外交政策问题上合作,拜登的选择传递出一个信息,即美国情报机构不会受到政治的影响。一名前中情局官员称,作为中情局局长,最重要的素质不是情报方面的专业知识,而是与总统的关系,伯恩斯就是这种人。

不过,摆在伯恩斯面前的关键问题,是如何与拜登提名的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合作。在过去几届政府中,国家情报总监和中情局局长之间的关系常常很紧张。理论上,国家情报总监是美国情报界的领导者,但现实中中情局局长往往更有影响力,掌控着最敏感的行动。《华盛顿邮报》称,政治观察家们非常困惑,为什么拜登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提名中情局局长。一位匿名消息人士称,拜登的意图可能是希望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能坐稳情报系统“一姐”的位子。

但是伯恩斯对拜登政府的助力也不可小觑。路透社12日称,拜登政府上任后将积极恢复特朗普放弃的伊核协议,并惩罚俄罗斯去年对美国政府机构进行网络攻击。而伯恩斯2005年至2008年担任美国驻莫斯科大使,还在奥巴马任内主持了为2015年伊朗核协议铺平道路的秘密谈判。英国秘密情报机构军情六处前负责人索厄斯表示:“伯恩斯将给在特朗普时代被边缘化的中情局带来新的领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