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港媒:为什么对部分西方媒体而言,只有中国的坏消息才是好新闻?

中国日报网1月12日电 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1月11日刊登评论文章称,长期以来,部分西方媒体涉华报道存在偏见,只有中国的坏消息才是他们眼中的好新闻,全文编译如下:

图片

 

作者说,在我从事的英文新闻圈,只有坏消息才是真正的新闻,好消息根本算不上新闻,在报道中国时尤其如此。

然而,我想告诉你们的是,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对中国经济在后疫情时代快速复苏感到震惊。

原因很简单,如果读者看到的中国新闻都是可怕的事情,在西方主要国家还在拼命遏制疫情蔓延的时候,中国怎么可能突然就摆脱了疫情影响?

美国有句谚语:“体制运行起来就是有效的。”

文章说,然而,如果中国的体制奏效,这在西方就不是新闻,尤其是在主流英文媒体中。这实际上导致了西方公民在智力上的劣势,阻止他们对一个他们被告知是对所谓“自由、民主和世界和平最大威胁的国家”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或看法。

文章以涉华疫情报道为例称,在部分西方媒体眼中,好消息不是好新闻。随便问一问西方读者,你认识这些名字吗:张永振、李兰娟和李文亮?

我们大多数人都听说过李文亮医生,因为中国和外国媒体都对他进行了报道和评论。

作者说,西方读者可能对另外两位不太熟悉,除非你是政府决策者、医学专家或密切关注新冠疫情的人。

但大多数医学专家都同意,正是张永振和李兰娟的行动拯救了许多中国人的生命,并向世界发出了疫情危险的警报。

事实上,著名的科学出版物《自然》杂志将张永振教授和李兰娟医生评选为“2020年度科学界十大最具影响力人物名单”。美国《时代》杂志将张永振教授列为2020年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两位教授的行动和建议帮助中国渡过了难关。不过,他们的新闻价值要小得多,因为两人都在中国体制内工作。

《自然》杂志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所研究员、复旦大学张永振研究团队从标本中检测出一种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获得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后,率先向全球公布了该病毒序列,初步判断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并就此发出了警示。

领导埃博拉病毒基因测序团队的哈佛大学教授帕迪丝·萨贝蒂在为《时代》百人榜撰文时表示:“新冠大流行是一场全球灾难——但它本来可能会更糟糕。值得庆幸的是,张永振领导的研究小组在第一批病例出现后仅几天就公布了首个Sars-CoV-2基因组。这些数据使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可以在2020年1月开始进行检测病毒的实验。世界各国感染与诊断之间的鸿沟很快得到弥合,挽救了无数生命。”

文章说,中国第一时间向全世界分享了一种当时鲜为人知的病毒的最新数据。然而,包括即将离任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内的一些美国宣传人士仍声称,中国在武汉疫情上“隐瞒和撒谎”了很长时间。

此外,疫情暴发后,传染病学专家李兰娟医生加入高级别专家组,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系统专家钟南山在武汉领导了这个研究小组,中国专家团队建议武汉“封城”。

计划成功了。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流行病学家麦金太尔说,严格的防控措施显然帮助中国出色的控制住了疫情,并避免了疫情在中国继续暴发。建模人员估计,封城举措延迟了疫情在中国的传播,让其他地区有时间准备应对。病例数在几周内就下降了80%。

香港大学流行病学家本·考林说,封锁一个拥有1100万人口的城市以阻止疫情扩散,这是独一无二的。“我认为这方面没有先例。”

作者说,这一措施当时受到全世界的质疑和谴责,但现在许多国家却开始不同程度地效仿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