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區國安法之後 取消港人雙重國籍,特區前高官這個提議應當採納

「港區國家安全法」實施以來,吹響了撥亂反正的號角。這段時間,一個個亂港分子陸續被捕,數名暴徒被重判,敲響了亂港勢力的喪鐘。一些罪行累累的亂港暴徒把希望寄托在他們手中的一本「BNO」之上,以期英國主子能給他們安排好最後的退路。

這條「退路」,也許很快將成為一條絕路。

據環球時報1月11日消息,針對英國政府對港暴問題指手畫腳,放寬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持有人移居英國的條件等動作,港行政會議成員、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10日在報紙撰文,建議終止港人擁有雙重國籍的特殊待遇,以反制BNO。

葉劉淑儀認為,是時候要求欲離開的港人在外國國籍及居港權中「二選一」了,要麼放棄申領BNO,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要麼選擇放棄中國國籍,失去持有特區護照的權利,以及在港的居留權和投票權。

經歷了一年多的「修例風波」破壞,特區民生經濟受到嚴重影響;由於亂港暴徒的持續干擾和作亂,撕開了港區防控新冠疫情的口子,使得一年來疫情都沒有實現清零。此次發生在美國的「攻陷國會山」事件,更是讓特區普通民眾認識到,亂港暴徒宣稱的所謂「民主自由」,只不過是境外反華勢力和亂港暴徒媾和企圖分裂國家的陰謀。

港區國安法之後,取消港人雙重國籍,特區前高官這個提議應當採納

亂港分子在特區的名聲,越來越臭不可聞。

可即便如此,亂港分子仍未及時醒悟,而是一如既往地搞事。亂港首惡之一黎智英被假釋後,立即在其家中與眾多亂港分子聚會;被判刑的亂港暴徒苟一峰在牢中也不甘寂寞,還在通過寫信的方式繼續與外界保持聯繫。

最讓它們有恃無恐的是,是手中不止有一張當地身份證,同時還有着BNO或者他國國籍,這被它們當成了亂港不成最後的退路。

雖然中國政府在法律上不承認雙重國籍,但由於當時心懷善意以及國際形勢的需要,對特區居民雙重國籍的情況做了特殊處理。可回歸24年來,港府沒有能力解決本地居民的國家歸屬感問題,反而使殖民時代的遺毒不斷滋生壯大,以至於釀成如今的局面。

一些擁有雙重國籍的特區居民,不僅沒有最基本的國家歸屬感,反而把雙重國籍當成作奸犯科的「護身符」,一邊享受着特區的各種福利政策和政治權利,一邊又干着攪亂社會的惡行,一旦事發乾脆就棄保潛逃了。這就是一群典型的吃飯砸鍋的白眼狼。

港區國安法之後,取消港人雙重國籍,特區前高官這個提議應當採納

想想這種情況就讓人異常憤怒,都回歸24年了,不僅不用交稅、履行國家義務,國家的政策居然在這裡還落實不下去,不少人還幻想着重新做英國殖民主義的奴才。只能說,粒米恩升米仇,給予他們的關照越多,養出來的只能是不孝子。

葉劉淑儀這個建議的提出正當其時,應當予以採納並提到議事日程。

事實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中早就有了相關安排,其中規定:凡具有中國血統的香港居民,本人出生在中國領土(含港)者,以及其他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規定的具有中國國籍的條件者,都是中國公民。所以說港區公民和大陸公民,只要是出生地在中國(含港),都是中國公民。而根據《國籍法》,中國政府是不承認雙重國籍的。也就是說,只要是中國公民,包括港區居民,一旦持有外國護照,就等同自動喪失中國國籍和港區永久性居民的資格。

雙重國籍問題是根據當時時代特點和現實需要作出的特殊安排,而這一特殊安排並不是一成不變的,需要根據形勢發展積極做出調整。而現在已經到了必須調整的時候。為了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堵上影響國家安全發展的漏洞,就必須要解決雙重國籍問題。

只有將那些只想享受特區政策福利而又不願當中國人的白眼狼拒之門外,收回外籍人士在特區擁有的政治權利,才能還特區一個朗朗乾坤。

現在由特區前高官提出終止港人擁有雙重國籍的特殊待遇,這是港島民眾對於一年多來社會動盪的醒悟。可以預見,在為時不遠的將來,這一建議必將成為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