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警告!极端分子煽动暴力对抗拜登就职,有人扬言“占政府大楼,杀警察,杀特工!”

“要特朗普,还是要战争。今天。就这么简单。”

“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射击:你需要学习。就是现在。”

“我们将攻占政府大楼,杀死警察,杀死安保人员,杀死联邦雇员和特工,并要求重新计票。”

CNN报道截图

美国国会骚乱事件引发的震动尚未平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9日一篇题为“极端分子在(拜登)就职日前加紧号召暴力对抗”的报道,更是引发关注。↓

CNN报道截图

CNN称,事实上,在特朗普狂热支持者6日攻占国会大厦前的几周、几天,甚至几个小时前,这一警告信号就十分明显:一些仇恨团体和右翼分子煽动者在网上发帖,煽动“内战”,杀死那些议员们,以及对执法部门发动攻击。

而现在,随着美方正在调查这起最终导致5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美国国会警察局警员殉职)的国会暴力事件,专家警告说:在当选总统乔·拜登即将宣誓就任美国总统的就职日之前,暴力煽动正在愈演愈烈。

CNN援引反诽谤联盟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格林布拉特的话警告说:“我们看到……那些白人至上主义者、极右分子的喋喋不休——在这一刻,他们愈发‘激进’,我们充分预计,这种暴力煽动,在好转之前实际上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

当地时间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发生骚乱事件。

CNN指出,在国会大厦爆发的混乱已经表明,局势已经失控:暴徒当天冲破路障,袭击警察,打碎窗户,冲入这座1814年曾被英军入侵并焚烧的“神圣建筑”(指国会大厦)后,特朗普却“温吞地”请求他们“回家”。

报道称,尽管当晚包括副总统彭斯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的多名共和党人对这次骚乱进行了措辞最为强烈的谴责,但这一切似乎对激进的右翼分子影响并不大。

报道援引一位特朗普的狂热支持者在一个亲特朗普的在线论坛(thedonald.win)上发的话:“特朗普将于1月20日宣誓连任!我们决不能让共产主义者获胜。即使(这需要)我们不得不把华盛顿烧成灰烬。明天我们要夺回华盛顿,夺回我们的国家。”

CNN在报道中称,这条极具煽动性的言论发表的时间是当地时间7日,正是国会骚乱一天之后。

此外,CNN还援引多名专家的话,对拜登正式就职前的安全问题表达了担忧。

事实上,CNN指出,在国会大厦骚乱之前,已有一些监督机构就对可能的危险事先发出了警告。

CNN报道称,当地时间1月4日,超党派监督机构ADL(AdvanceDemocracy,Inc.)发表了一篇长篇博客,详细预警了与集会有关的暴力威胁。博客文章写道:“如果国会忽视了特朗普总统赢得大选的‘证据’,会发生什么情况,一位用户写道,‘冲进国会大厦’。”

当地时间1月6日,部分特朗普支持者冲进美国国会大厦。

报道还援引《华盛顿邮报》的分析称,虽然不确认在1月6日发生的暴力抗议活动是否与这些“暴力煽动”有直接关联,但“如果过去有任何迹象的话,那么集会上的极端分子的存在和言辞激烈的结合表明,暴力(煽动)是有可能的。”

值得一提的是,报道还称,同样在1月4日,安全分析公司G4S在一份风险分析报告中指出,“目前网上出现的激烈言辞表明,在1月6日至(拜登)就职日(1月20日)期间,将有人煽动暴力,包括那些武装民兵组织。”

上述分析报告引述了最近几周在一些右翼网站上大量鼓吹暴力的帖子,包括去年12月下旬的一篇文章中宣称,“我们必须取得像攻占国会那样的实际的策略性胜利,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甚至还有人叫嚣:“在这个时候,那些爱国者居然懦弱到不能容忍暴力,他们是问题的一部分。”

CNN在报道中还援引安全专家的话,对执法部门就这些暴力煽动的平淡反应感到不解。

总部位于伦敦的控制风险公司全球风险分析主管乔纳森·伍德(jonathanwood)说:“令人惊讶的是,为什么针对这些暴力煽动的监管力度如此之小。”报道称,他还提到,“许多安全分析师对(美国政府)缺乏安全保障以及缺乏强有力的安全应对措施而感到惊讶”。

除此之外,CNN还称,除了那些民兵组织、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和阴谋论者,一些普通美国民众也被网上流传的各种煽动暴力的信息鼓动而参与其中。

当地时间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发生骚乱事件。

报道援引罗格斯大学教授乔尔·芬克尔斯坦(JoelFinkelstein)的话警告说,网络上的阴谋论,已经如“雨后春笋般”从此前那些规模较小、名不见经传的网站,发展到如今类似脸书、推特和Instagram等更为主流的网站。

他警告说,结果就是,周三被吸引参与到抗议活动中的许多人,不是极端分子,而是普通的美国人,他们不明白自己被骗了。

“那些人是我们的邻居——他们是我们的邻居和朋友,”乔尔·芬克尔斯坦说,“他们是我们都认识的人。他们在脸书上这么做。他们在推特上这么做。”

社交媒体上一些更加令人不安的暴力煽动言论,反映出特朗普支持者对共和党人的敌意似乎也越来越大。CNN在报道最后说,随着执法部门开始加大对右翼极端组织的打击力度,专家们注意到,这些极端分子对警察越来越有敌意。

“这造成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局面,”南方贫困法律中心高级研究分析师卡西米勒说,“因为这不仅可能导致与左派发生暴力冲突,而且也增加了(极端分子)与警察发生暴力冲突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