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已無路可退!蓬佩奧承認拜登當選,佩洛西施以致命一擊

承認現實並做出正確的選擇,是從政的必備要素之一。顯然,彭斯和蓬佩奧都做到了。

美國國會暴亂事件發生後,彭斯的表現顯然更像是一位真正意義上的美國總統。

第一時間呼籲示威者停止暴行的是他,帶頭指揮國民警衛隊平叛的也是他。

如果沒有這場驚動全球的國會大騷亂,人們也許不會看到,這樣一位平時總是站在特朗普身後沉默寡言、常常與記者”打太極”、沒有太多存在感的副總統,竟會這場浩劫中這般靠譜。

在與特朗普的私交和美國的國家利益之間,彭斯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

對於彭斯來說,和特朗普公開、徹底的決裂,對於他來說也是一種解脫。他脫口而出的那句”我為特朗普做了那麼多還不夠?”吐露出了4年來他對特朗普的不滿。

目前,彭斯已經確認出席拜登1月20日的就職典禮,正在等待邀請。

與此同時,特朗普的另一名昔日鐵杆盟友、國務卿蓬佩奧也放棄了長達2個多月的抵抗。

當地時間8日,蓬佩奧在社交媒體上發文時,首次稱拜登為”美國當選總統”。

蓬佩奧表示,為了幫助爭取有序過渡,確保美國的國家利益,他將和拜登任命的國務卿布林肯會面,討論交接事宜。

蓬佩奧此番表態,是他自大選日以來,首次公開承認拜登勝選。

而他上一次就權力交接問題做出回應,還要追溯到去年11月上旬。

當時蓬佩奧在記者會上表示,”我們將平穩地過渡至特朗普政府的第二屆任期。”

但今時不同往日,特朗普所煽動的這場國會大暴亂,不僅讓他遭受萬眾炮轟,還加速了他的潰敗。

為了自己政治前途,蓬佩奧清醒地認識到,是時候該和特朗普徹底”劃清界限”了。

特朗普已無路可退!蓬佩奧承認拜登當選,佩洛西施以致命一擊

國會暴亂發生的當天,蓬佩奧在第一時間發文譴責示威者,並稱這些暴行是”無法容忍”的,還堅定要求將這些暴亂分子繩之以法。

當地時間7日,蓬佩奧與多名內閣成員進行會談,討論援引憲法第25修正案罷免特朗普的可能性。

蓬佩奧還召集國務院官員進行了非正式會談,討論用上述方法罷免特朗普的程序。另據一名白宮知情人士透露,蓬佩奧很可能正在搜集有關信息,以便召開一次內閣會議。

至此,特朗普的”左膀”彭斯、”右臂”蓬佩奧,都已經全部與他徹底決裂。

在這樣的背景下,特朗普的老對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再次給了他一次”致命一擊”。

就在蓬佩奧首次以”當選總統”稱呼拜登的當天,也就是當地時間8日,佩洛西與美國軍方一號首長——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通了電話,商討如何防止特朗普對外發動軍事行動。

佩洛西在給民主黨同僚的一封信中稱,”今天上午,我與米利討論了可行的預防措施。這位精神失常的總統太過危險,我們必須採取一切措施,以預防他發動軍事行動或發動核打擊。”

佩洛西與米利進行過交涉後,後者向佩洛西保證,目前已有相應的防範措施,防止特朗普下令動用核武器。

最後,簡單談3點粗淺看法吧。

第1,  特朗普當下的窘境再次印證了,”當初有多囂張,最後就有多狼狽”。

國會暴亂事件發生後,不但輿論一邊倒,美國政府內部也一邊倒。不光民主黨人紛紛指責特朗普煽動暴力,就連共和黨人也直呼”看不下去”。

4年來,彭斯和蓬佩奧一直都是特朗普最核心、最堅定的盟友。

但在國會暴亂事件發生後,這兩位盟友毫不猶豫地選擇特朗普而去,足見特朗普自導自演的這場暴亂事件有多麼”冒天下之大不韙”。

第2,  佩洛西的擔憂,並不是危言聳聽。

儘管特朗普的任期僅剩下最後10天,但在這期間,他仍然是美國總統,仍然是美國最高軍事統帥。

特朗普手中不僅掌握着各州國民警衛隊的調動權,還控制着進攻性戰略武器和核武器的使用權,也就是外界俗稱的”核按鈕”。

雖然宣戰權在美國國會,但別忘了,在一些情況下,總統是可以無視國會不宣而戰的。

第3,  美國是時候該進行一次深刻的反思了。

美國人應該反思,特朗普這樣一個將白宮當做自己家族企業,隨意給親信安排官職、隨意開除白宮官員、抗疫導致超30多萬美國人死wang的人,當初到底是怎樣當上總統的。

種種跡象表明,因為特朗普,美國的撕裂和社會矛盾已經到達了一種極端的態勢。

特朗普已無路可退,美國,又何嘗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