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被秒刪……永久封號!特朗普換號發推:我考慮建立自己的社交平台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距离特朗普正式离开白宫还有些时日,但让他爱不释手的推特账号却先没了。当地时间1月8日晚间,推特公司将其个人账号(@realdonaldtrump)永久封禁。外界都在好奇,特朗普此后该如何发声。

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随后披露,在推特公司采取行动之后,特朗普又“转战”美国总统官方推特账号(@POTUS)又连发数条推文,对自己账号被关一事作出回应。“不幸”的是,这些推文在发出后不久也被平台删除

在这些推文中,特朗普宣称推特方面的做法是在“打压言论自由”,同时他还透露,自己正在考虑创建属于自己的社交平台,“很快就会有一个重大的事项要宣布”。

综合美媒的报道,此次推特对特朗普可谓是“重拳出击”,除了永久封号外,还在多个路径堵住了他在该平台发声的可能性。特朗普“最心爱”的推特账号今后命运几何?能否“复活”?目前仍不得而知。

 

特朗普个人推特账号遭永久封禁

 

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截图

据报道,在个人账号被推特公司永久封禁后不久,特朗普又使用了用户名为“POTUS”的美国总统官方账号发推。在担任总统的四年间,特朗普绝大部分时间也都在使用他自己的个人账号发推,而美国总统官方账号基本则在转发特朗普自己或其团队的推文。此前,推特公司已表示,这一账号将在1月20日之后正式移交给拜登使用。

特朗普在数条推文中表示,推特公司在“打压言论自由”这条道路上已走得越来越远。“今晚,推特、民主党和激进左派互相配合,把我的号从平台上给删了,让我噤声,包括你们,75000000位投票给我的伟大爱国者们。”

“推特也许只是一家私人公司,但如果没有政府的‘第230条’,它早就不复存在了。”特朗普所指的“第230条”,即美国《通信规范法》第230条,此条款一直保护推特、谷歌和脸书等公司,免于为用户发布的内容负责,同时又给予了平台审查用户发布内容的自由。

此前,特朗普和一些共和党人就认为,这项条款允许推特和脸书等社交平台对网上的保守派进行“审查”,同时又对平台提供“供豁免权保护伞”,一直以来都持强烈的反对态度。

对此,特朗普还在推文中放话称,他预测推特马上就会“不复存在”。他透露,目前自己正与其他一些网站谈判,“很快就会有一个重大的事项要宣布”。

我们正在考虑于不久的将来,建立属于我们自己的(社交)平台的可能性,我们不会沉默!推特没有‘言论自由’,他们为的是推动一个激进的左翼纲领,让世界上一些最恶毒的人可以自由发言……敬请期待。”

然而,在一番“慷慨陈词”之后,推特公司毫不留情,立刻又删除了美国总统官方账号上所出现的这些推文。

 

被平台删除前的特朗普推特截图 图自“The Verge”

据“The Verge”从推特公司处得知,该公司明确表示,特朗普无法通过使用另一个账号发推来逃避平台的封禁措施,如果他从政府官方账号发推,推文就有可能被删除。从目前来看,情况的确如此。

而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8日报道,推特公司针对此事已发布了一份声明,明确表示特朗普“换号发推”是不被允许发生的事情。

声明称,如果特朗普使用美国总统官方推特账号(@POTUS)或白宫官方推特账号(@WhiteHouse),平台不会封禁这些账号,但会采取相应的措施加以限制。推特方面还补充称,特朗普指派第三方人员代运营推特账号的做法也是被禁止的。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图自澎湃影像

当地时间8日晚间,推特平台通过专门负责安全政策和信息更新的账号“Twitter Safety”发布了一份声明,其中写道:“在仔细审查了特朗普推特账号近期推文及相关内容,尤其是这些内容在推特线上线下的接收与解读反应后,由于存在进一步煽动暴力的风险,我们永久性地封禁该账号。”

推特还在声明中提及了本周发生的美国国会骚乱,并称该公司已于骚乱发生当天强调过,更多违反推特平台规则的行为将可能导致这一行动(永久封号)。但推特并未提及在权力交接后,是否会重新考虑如何对待特朗普这一个人账号。

 

 

推特公司声明截图

根据推特公司对于“永久封禁”(permanent suspension)的官方定义,这是该平台最为严厉的一项执行措施,一旦发生后,账号将在全局视图中被删除,且违规者将不被允许创建新账号。除此以外,平台还会公开告知这一账号已因违规而被“永久封禁”,并解释该账号具体的违规之处。

不过,根据推特的规定,“永久封禁”也并非是完全无法推翻的。如果发现是平台方面的失误,“违规者”可通过对接平台以及提交报告等方式来进行申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朗普被”空城计”骗了?不冲进国会还真拿他没办法

一月六号,美国国会大厦被特朗普支持者冲击成功,造成一片混乱,举世哗然。

我在昨天的文章中分析,这是现代版“空城计”,引发读者热议。个别读者不太同意我的观点。

那么,随着更多的细节报道出来,我觉得空城计说法,更加明确了。

 

城计表现1:安保出乎意料的少

国会的保安一向主要由美国国会警察局(US Capitol Police)负责。警察局有2,000名成员,保护126英亩的国会范围。

面对大型示威,华盛顿联邦执法部门通常都会花数周,甚至数月时间计划应对。当地警察、国会警察、特工处和联邦公园警察的官员,都会在联邦调查局的办公室开会商议。

没人知道执法部门花了多少时间,准备今次的示威。安保专家对国会警察没有做好准备,感到惊讶。

有人对比了黑命贵期间的安保,相差太大。

这个是黑命贵的安保。

 

两名美国官员表示,华盛顿市官员希望避免示威前几天,有大量军装人员现身戒备,担心黑命贵期间强硬应对的场面重演。

 

安保的响应时间,明显减慢。示威者突破路障后45分钟,华盛顿市长在2点左右,要求国民警卫队增援,代理国防部长2点半左右,才出动特区所有国民警卫队。

这次,国会警察只是将示威者挡在国会大理石楼梯以外,曾经担任美国国会警察局局长的盖纳(Terrance Gainer)表示,这个保卫方法不对。

 

国会大厦这栋19世纪建筑,有很多窗户和门,难以守住每一道,「当他们在楼梯失守,窗和门都会失守」。

 

到头来,示威者几乎能够在国会大厦内自由出入。

 

 

前美国国会警察局长盖纳,也感到难以置信。

空城计表现2:国际金融市场根本不care

1月6日的事情,在美国历史上都是罕见的,特朗普支持群众冲入国会山庄,打断国会认证拜登为总统当选人的程序,议员被迫撤离,警察开枪并以催泪瓦斯,最终驱散暴民。

就在令人惊心动魄的暴动上演的同时,国际金融市场气定神闲,淡定冷静,几乎不为所动。

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只在6日下午,稍稍下滑,美元对主要贸易伙伴国货币,文风不动。

最诡异的是,美国标普500指数反而收涨,道琼工业指数甚至再创历史新高。

 

城计的结果:诱敌深入,特朗普被“包了饺子”

空城计是啥啊,就是诱敌深入,不怕你进来,就怕你不进来。

你进来了,就好办,你不进来,那就难办了。

终于,如愿以偿,空城计成功,特朗普迎来了狂风暴雨。

 

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NAM),代表了通用汽车、辉瑞药厂等美国超大公司利益,立场亲共和党,也看不下去,公开建议副总统彭斯,根据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以煽动暴力为由,把任期还剩14天的特朗普赶下台。

国会民主党党团与部份共和党人,也正式请求副总统彭斯与内阁团队,依据美国宪法《第25修正案》,立即解除特朗普总统职权。

特朗普的内阁部长们,开始倒戈。有意思的是,用《25修正案》取消特朗普的想法,并不是民主党人的灵感,而是来自6日国会失陷后,特朗普内阁的部长们,主动放出的愤怒风声。这个就有意思了……

消息来源透露, 财政部长梅努钦、国务卿蓬佩奥也在列。

 

特朗普内阁团队的部长级成员,6日下午就已通过《NBC新闻》在内的多家权威媒体,“亲口”放出风声,指特朗普的部长们正在激烈讨论:是不是应该拱出彭斯出面接管政权,“以避免特朗普失控,扩大美国的政治自爆!”

除了内部筹划,特朗普的内阁团队,还出现“跳船保命”潮!

华裔出身的美国运输部长赵小兰,率先因为不满特朗普煽动支持者入侵国会,而正式提出辞呈,“割席特朗普”。

第一个“跳船保命”部长的赵小兰,不仅是从特朗普就职后的「第一期内阁」,作到今天的开朝元老,更是共和党大佬、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克康奈尔的妻子,因此,她的表态,具有指标意义,意味着共和党完全要放弃特朗普。

 

赵小兰辞职之后,另一名与特朗普私交密切的内阁官员,教育部长戴佛丝(Betsy DeVos),也以相同理由跟进请辞。

特朗普幕僚包括白宫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白宫首席经济学家Tyler Goodspeed、曾任特朗普幕僚长的北爱尔兰特使Mick Mulvany, 接连请辞。

民主党领袖佩洛西等人加码扬言:如果共和党政府不愿启动〈第25条修正案〉,民主党团则将重新发出「总统弹劾案」,力求在1月20日前把特朗普拉下台。

 

更离谱的是,之前号称要支持特朗普,反对拜登当选的11名议员,一夜之间就背叛了。

6日在国会上,为了狙击拜登胜选认证,而慷慨激昂发言的德州参议员克鲁兹,在国会被入侵后,回场的时候,却彻底「安静」,再也没有发言。

一直到7日下午,特别精明,特别会精确计算的这个克鲁兹,才终于完成沙盘推演,算明白了形势。

 

他公开在访问中,选择与特朗普切割:「对啦!国会今天会被暴徒攻陷,我认为特朗普总统也有责任。虽然暴徒们必须要为自己的犯罪行为承担代价,但我认为特朗普愤怒的煽动言论,是鲁莽不理性的,这很要命。」

“是不是应该解除特朗普的总统职权呢?这个嘛…我想我们都已经进入最后的倒数13天了,反正1月20日一到,他无论如何都是要走人的嘛!

不过总统这次的态度和他的发言,真的是太过头了,我认为这很不负责任、我认为这非常鲁莽,

我也认为,他最好要有『自知之明』!”

 

特朗普:克鲁兹,我记住你了……

延伸阅读

特朗普要打”王炸”?希拉里请求别用 拜登或高兴早了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后,看上去坚不可摧的”铁三角”阵容,突然就出现了裂痕。当下,美国政坛正在上演”总统与副总统决裂,国务卿落井下石”的好戏。

彭斯表示,如果可以,1月20日将参加拜登的总统就职典礼,美国大选已经结束了。佩洛西喊话彭斯称,如果副总统、美国内阁拒绝罢免总统,国会没准就会发起弹劾。在200多名国会议员打算”逼宫”特朗普的情况下,彭斯正在考虑一件事:要不要答应佩洛西要求。

相对彭斯来说,蓬佩奥做得更过分——彭斯似乎不愿针对特朗普,但蓬佩奥却已经与美国政客商量起了”要不要罢免总统”。

 

就在拜登胜券在握、奥巴马炮轰特朗普的关键时刻,希拉里透露了一个危险信号。

1月6日一大早上,希拉里急不可耐地说了一句话,”特朗普可以给美国及全世界送上一份礼物”。希拉里所说的”礼物”,实际上就是特朗普手上的王牌——只要特朗普没有离开白宫,他就可以对伊朗发起军事行动,甚至是不宣而战。

希拉里强调,这是一场危险的游戏,恳请特朗普不要胡来,美国和世界希望白宫不要对伊朗开战。

希拉里的说辞并非是”耸人听闻”。从特朗普在中东部署航母、核潜艇、轰炸机,以及抹黑伊朗轰炸美国大使馆来看,特朗普始终没有放弃”军事进攻伊朗”的打算,如果拜登们过于盛气凌人,一怒之下的特朗普没准真会打出”王炸”。

 

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后,英国民调机构透露了一个重要信号——45%的共和党人觉得这没有错。换句话说,即便是被美国及世界嗤之以鼻的”暴徒行径”,在特朗普支持者看来都是正常的。

怎么看待希拉里的紧急发声?

第一,希拉里的担忧不无道理,拜登确实高兴太早了。转向极端立场的特朗普,为了保住王位,很可能会不顾后果、不择手段。号召支持者”进京勤王”结束了,但打伊朗这张王牌却还没用——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永远是个未知数,以特朗普从不按套路出牌的性格,1月19日当天对伊朗出招都有可能。

 

第二,眼下的美国确实经不起折腾了,经济大幅度下滑、麻烦事一大堆且不说,大选带来的裂痕还远没愈合,一旦特朗普发起军事行动、美国卷入中东冲突,到时美国很可能会吹响衰弱号角。

但问题在于:特朗普完全不会在意这些,彭斯、蓬佩奥悄无声息的”背叛”,伊万卡处境的不容乐观,特朗普家族的命运大考,才是特朗普现在最关心的。加上佩洛西嚷嚷着要弹劾、罢免总统,奥巴马拜登还在那讽刺、挖苦,从不甘心吃哑巴亏的特朗普岂能容忍?

《华盛顿邮报》透露,美国国会宣布拜登获胜后,特朗普精神状态已经出现了问题,对当下的一些事,总统感到很不知所措。

在恍恍惚惚的情况下,特朗普没准真会”一不做二不休”,并对伊朗动手。

 

第三, 五角大楼会不会听特朗普号令?谁也说不准。

从美国防部的排兵布阵来看,想打伊朗的”主战派”,与暂时不想挑事的”主和派”,之间

应该存在难以消除的分歧。在美国鹰派看来,借助特朗普之力拿下伊朗,不失为一招好棋,等到拜登重返伊核协议、美伊化干戈为玉帛后,美国就没机会针对伊朗了。

政治需要牺牲,当然,是别人的牺牲。对特朗普来说,开弓没有回头箭,但现在已然是骑虎难下了,在特朗普面临命运大考的情况下,伊朗很可能成为牺牲品。

真正的暴风雨,或许还在后头。

特朗普顾问:我们有一长串报复名单2022年有大动作

【环球时报记者任里 丁雨晴 李司坤】“美国现在实际上有三个政党:民主党、反民主的‘特朗普党’和支持民主的共和党。”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四年之后,有保守派专栏作家做了这样的“小结”。希望那些对过去4年感到沮丧的共和党人建立“合法第三党”的声音,也在美国学术界和舆论界层出不穷,美国国会6日遭到冲击后,这一呼声更加高涨。如果真是如此,无疑将是美国政治制度和政治生态的巨大变化。这与将要离开白宫的特朗普总统有很大关系。这个被描述成一个十足的政治利己主义者带坏了共和党参众两院内的一批议员。他们为政治私利,屡屡扮演“造反派”的角色,导致共和党的“撕裂”,被普利策奖获得者弗里德曼批为“可耻的共和党政变策划者”。《华盛顿邮报》称,这些共和党人在和特朗普做交易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什么人,如今,有的人感觉被特朗普抛弃和背叛了,他们罪有应得,这就应该发生在“这群马屁精、阿谀者和背叛美国民主的人身上”。随着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和特朗普“割席”,共和党未来几年的发展趋势还将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那些可耻的共和党政变策划者”

“作为一个独立的民粹主义者,特朗普2016年当选总统时,几乎就没有指望过那些反对他的共和党建制派力量。” 一些美国媒体这样分析说,特朗普这次孤注一掷,试图推翻拜登胜选结果的做法,其实也是在检验共和党政客对其忠诚度的一场“戏剧性测试”。结果至少有13名参议院共和党人与100多名众议院共和党人将挑战否决认证。

《纽约时报》国际事务专栏作家弗里德曼6日撰文,猛烈抨击“那些可耻的共和党‘政变策划者’”。他点名道姓地提到参议员约什·霍利、泰德·克鲁兹、罗恩·约翰逊,以及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等共和党“造反派”是小人,称“他们想赔上自己的、共和党的乃至美国的灵魂,赔上美国通过自由、公平的选举进行权力和平交接的传统,除了想让特朗普继续当总统外,也是为了自己有朝一日最终能接替他”。

美国媒体分析说,霍利和克鲁兹这两位渴望随时领导“特朗普大军”的共和党政客,一直想方设法逼迫其他共和党人做出是否反对选举结果的表态。很明显,包括克鲁兹在内的特朗普核心追随者心知肚明:特朗普采取的行动不明智、违宪且将撕裂共和党。但克鲁兹仍这样做,必定是因为他认为这是自己领导共和党的一个机会。美联社也分析说,共和党参议员霍利和克鲁兹都是2024年总统大选的潜在竞争者,现在就开始争夺特朗普的票仓。《华盛顿邮报》6日称,霍利认为,美国存在一种“特朗普选票”,“特朗普主义”可以继续传递,让他受益。原本表示不会反对选举结果的威斯康星州参议员罗恩·约翰逊被美国媒体和一些政治人物批为“出尔反尔的无耻小人”。

共和党内部对这些怀有野心的“造反派”颇为不满。曾在2012年总统选举中败给奥巴马的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表示:“这种拒绝选民的异乎寻常的做法,或许可以提升一些人的政治野心,但却严重威胁到美国的民主。”有可能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的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泽则在强烈谴责霍利时表示:“成人不会将填满子弹的枪对准合法自治政府的心脏,这会让美国政治患上可怕的癌症。”

有美国舆论认为,前段时间部分共和党人继续支持特朗普、挑战选举结果是出于投机心理,想借用特朗普提升自己在党内的地位,还有部分共和党人是出于所在选区的考虑,即自己选区内特朗普的草根支持者居多,那么就要做出一番姿态。美国《国会山报》分析称,随着特朗普煽动他的基本盘,并威胁要招募初选挑战者与不忠的议员竞争,许多共和党人,尤其是众议院的共和党人,觉得公然挑战这个仍然对共和党有巨大影响力的“跛脚鸭”总统无异于政治自杀。“我们没有选择,”一名不情愿的众议院共和党人说,理由是来自特朗普和他所在选区保守派选民的压力。特朗普还向那些打算抛弃他的共和党议员“鸣枪示警”,这凸显了想要保住本职工作的共和党人面临的风险。

在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看来,克鲁兹、霍利等弗里德曼口中的共和党“造反派”在过去几年里的所作所为都是怀有私心的,如有参加2024年大选的打算。吕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们想让这次挑战选举结果的行动,能持续影响到下一个政治周期里面去,即让部分美国民众认为,“上一届共和党输掉大选不是因为共和党无能,而是因为民主党在搞鬼”。

“怨恨这段地狱般的旅程”

美国国会骚乱过后,确实不少此前曾坚定支持特朗普“选举舞弊论”的共和党议员和政治盟友态度发生转变。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籍参议员格雷厄姆6日表示,不再支持特朗普宣称的选举欺诈,并首度承认拜登胜选成为新总统的既定事实。格雷厄姆是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自称是特朗普的高尔夫球球友。但现在,他却为“和特朗普一起走过一段地狱般的旅程”而心生怨恨。除格雷厄姆外,正式宣布不再反对选举人团投票,支持拜登胜选的共和党人还有蒙大拿州共和党参议员戴恩斯、俄克拉何马州众议员兰克福德、佐治亚州参议员罗伊弗勒等。罗伊弗勒表示:“我不能再‘昧着良心’这么做。现在我们需要整个国会团结并投票确认选举结果。作为美国人,我们必须站在一起。”戴恩斯和兰克福德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我们必须捍卫我们的宪法和法治。”

在社交媒体上,谴责特朗普支持者暴力活动的还有克鲁兹、卢比奥和霍利等“特朗普的亲密盟友”。佛罗里达州《棕榈滩邮报》此前的报道称,该州的两位参议员卢比奥和斯科特之所以不急着表态是否支持挑战选举人团投票结果认定的行动,是因为极右翼组织已经到他们位于佛州的老宅抗议。南佛罗里达大学教授苏珊·麦克马纳斯分析说,卢比奥和斯科特知道,尽管特朗普在2020年赢得了佛罗里达州,但继续支持总统试图推翻合法选举的努力可能会疏远独立人士、保守的民主党人和一些共和党人。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透露,特朗普的团队现在正在采取更正式的措施,比如追踪共和党内反对他的人的公开言论,并考虑用更亲特朗普的人物取代他们。特朗普的顾问们正把注意力转向那些大声反对特朗普对大选结果确认发起挑战的共和党人,“有一长串报复目标的名单”。特朗普现金充裕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可能会在未来两年进行部署,搞掉特朗普不喜欢的共和党现任官员。一名高级顾问称,特朗普拥有全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影响力和最大的政治资金,在2022年,他将毫不畏惧地利用这一点来选举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即使这意味着要介入中期选举。

吕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共和党处在一个非常分裂的状态,大致分为温和派与极端派。极端派又分成两部分,一是茶党,另一个是所谓的福音派。共和党未来确实有重组的必要性和可能性,但到时候党派的重组会呈现出什么样的结果,现在还很难看出来,2022年的中期选举可能会是一个标志。

美国知名学者福山去年底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专访时也提到,目前民主党内部看上去为反对特朗普而团结在一起,但等拜登上台后,民主党内部的裂痕也会扩大。而在共和党内部,福山预测,一派是推崇里根版自由贸易理论的共和党人,还会有一派“特朗普主义者”继续存在。他为美国选举机制只鼓励两党寡头政治而感到遗憾,并认为“中间派”实际上会拥有很大的支持者。共和党想要奉行更具包容性的路线,但特朗普选取的是更极端的做法,“特朗普的离去可能会带来改变”。

“美国现在实际上有三个政党”

“对特朗普来说,共和党就是一辆租来的车。他开着它兜风,准备开回去,但座椅下塞着垃圾,座套上满是污渍,油箱空了,挡风玻璃上还有一道裂缝。”《华盛顿邮报》6日刊文这样形容特朗普执政一个任期后,共和党人失去总统职位、众议院和参议院。

美国保守派专栏作家詹妮弗·鲁宾近日撰文称,美国现在实际上有三个政党:民主党、反民主的“特朗普党”和支持民主的共和党。反民主的“特朗普党”成员包括几个未来他党内地位的挑战者——得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阿肯色州参议员科顿、密苏里州参议员霍利、佛罗里达州参议员卢比奥。这些共和党人似乎忽视了他们眼前发生的政变,拒绝承认当选总统拜登是合法、合理的赢家,相反,他们通过沉默或者肯定的方式支持旨在推翻民主选举结果的无聊诉讼。而支持民主的共和党是意识形态不完全相同但都相信民主与法治的共和党人,他们都很快承认“拜登是合法的赢家”。鲁宾认为,只有反民主的“特朗普党”被边缘化,美国才可能会再次正常运转。

纽约大学布伦南中心网站近日也刊文称,在经历了美国现代政治史上最令人沮丧的时刻后,真诚的共和党保守派和“永不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有两个主要选择。他们可以站得更高,以反对特朗普,并试图迫使共和党内的那些反民主、反科学和阴谋论者离开,因为这些人一直试图推翻自由和公正的选举结果。或者,他们可以把共和党剩下的遗产交给妄想者、无知者和心怀恶意的人,自己建立一个合法的第三方,在2022年及以后的选举中,为真诚的共和党人提供另一个可行的选择。

弗里德曼有同样的想法,他认为,要让美国恢复健康,当务之急是,无论是来自政界还是商界的正派的共和党人应跟这个毫无原则的“特朗普党”决裂,自行创立一个讲原则的保守党。哪怕只有一小部分有原则的中右派议员与之决裂,在当下保持着势均力敌态势的参议院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他们可以成为一个关键的派系,参与决定拜登的立法哪些可以通过,哪些不能通过。

“我在尽一切努力使共和党人在拜登当选总统的情况下能保住他们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这样我们才能保持政治平衡。但确实有很多共和党人对特朗普默许太久,我对他们感到遗憾。我只能做到自己不保持沉默,不过,我可以保证,很多沉默的共和党人已经等不及特朗普消失的那一天了。只是不论在参议院还是众议院,很多人都被他吓倒了。”说这话的是特朗普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特,他在与特朗普“决裂分手”后曾在去年8月接受德国《世界报》专访时讲过这样的话,并透露,很多共和党大佬实际上正在逐渐脱离特朗普。

不过,特朗普的影响仍将会持续。吕祥认为,在美国未来一段时间的政治周期里,特朗普还是可以拿他的支持者来跟共和党做交易,比如他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再次参加竞选,这会迫使一些共和党人不得不继续跟他合作。他认为,共和党在2016年曾试图完成一次代际的权力交接,希望推出像卢比奥、克鲁兹这样的年轻一代成为共和党的代表人物,但现在看来,共和党的这次代际权力交接完全失败了。作为特朗普“死党议员”,70后的克鲁兹也参与了2016年共和党的初选,本来是有希望接棒的人物,但一些舆论认为,他跟特朗普绑在一起,反而前途堪忧。无论是这些“造反派”,还是共和党,未来两到四年何去何从都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