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痛楚,疫情下印度年轻人苦不堪言

新冠肺炎危机导致印度就业市场大幅萎缩,造成大量劳动力过剩。现在,由于疫情封锁措施而失去工作的数百万印度农民工已经回到了城市,但他们面临着无数的困难。

Seema Kumar是一名年轻的美容院工作人员,她在家下地工作了八个月,刚刚回到海德拉巴。去年3月,为控制疫情蔓延,印度政府实施了全国封锁,估计有1.21亿人失去了工作,她就是其中之一。

与在城市生活经常遇到的困难不同,比如找寄宿公寓或协商工作时间,这一次Seema Kumar的担忧是,她无法再获得固定的工资。

以前,Seema Kumar的工资通常是每月8500卢比(近120美元)。但是现在,她只能在周末、节日或其他有很多顾客的日子获得工资。尽管对此感动担心,但Seema Kumar知道,她是这家美容院关门前的八名女员工之一,现在很幸运地成为仅有的两名被召回工作的“高级”员工之一。

Seema Kumar的故事在印度不是个例。非盈利机构Pratham对1600多家大型制造业和服务业雇主进行的一项新调查显示,以诱人的薪酬吸引农民工返城补上职位空缺,并不能反映印度农民工面临的全部情况。相比之下,在后疫情时代,他们甚至更容易受到伤害。

不一样的痛楚,疫情下印度年轻人苦不堪言

印度的工人已经习惯了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该国5亿多劳动力中,只有不到20%是领薪工人,其余的人都在非正规部门工作。2020年8月初,估计有三分之二的农民工希望返回城市,当时农村地区的工作变得稀缺,农业收入也不稳定,迫使许多人负债。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他们回到城镇后,情况并没有好转。

在保健领域,私营机构在去年4月和5月经历了一段低潮期后,又重新招聘了工作人员。然而,低级员工(经验不足2年)的工资几乎没有变化,在医院工作大约有7500卢比(102美元)的收入,在家庭护理设施机构大约有10000卢比(137美元的收入)。新招聘的员工,其工资没有上涨,包括住房和交通在内的福利待遇略有改善,但工作时间却直线上升,职业风险不断增加。

与此同时,服务业仍然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在旅游业方面,在接受调查的1176家酒店中,只有45%仍在运营,而其他很多酒店已经关闭。此外,在接受调查的酒店中,只有5%的酒店已经开始招聘员工,但大多数都在大幅减少运力。

印度美容护理行业的就业机会也受到了类似的影响,在接受调查的雇主中,只有28%希望招聘员工,大多数雇主的需求都比前几年低得多。不出所料,这个行业的薪酬水平明显下降。新员工的平均工资从5860卢比(79美元)降到了4800卢比(65美元),比疫情前下降了15%。

许多地方每月会平均发放500卢比(7美元)的奖金,一些工人严重短缺的制造业中心,如浦那和诺伊达,提供了更高的奖金,每月约1000卢比(14美元)。此外,企业也开始小幅增加差旅和住宿补贴。

然而,雇主似乎只愿意以非正式的方式(不是根据合同)或短期合同提供这些福利。这表明这些福利只是短暂的,随时有可能被取消。

在健康方面,疫情对老年人口的影响最大,但在经济方面,疫情却对年轻人的影响最严重。印度经济重新开放后,有两个明显的变化。首先,有经验的工人比没有经验的年轻工人更受重视。其次,随着就业市场的萎缩,劳动力过剩给工人工资和工作条件带来了压力,使就业更加非正规,工人也处于更加脆弱的情况。

对于印度这样一个拥有世界上最多年轻劳动力的国家来说,这可能不是一个好兆头。

此前,印度政府迅速宣布了针对农民工的技能发展计划。然而,如果不解决缺乏社会保障福利、综合融资和实际技能所造成的多方面不确定性,经济衰退带来的负担将继续沉重地压在数百万农民工的肩上,并威胁到后疫情时代印度经济复苏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