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和平:若特朗普2024参选 再度胜选的机会非常大

刘和平:若特朗普2024参选 再度胜选的机会非常大

直新闻:继不久前传出特朗普正在认真考虑宣布参加2024年大选之后,昨天特朗普又在公开的讲话中暗示会在明年1月份如期交权。对此,你做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想,被认为是在暗示交权的,无非是特朗普说了这样一句话,即面对疫情本届政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再度采取封闭措施。其言下之意无非是,再度封闭的措施,只能留给他的继任者拜登去做。

而在我个人看来,其实外界不用猜来猜去了。对于这次选举结果,有两件事情是早已确定了的。第一件是,即使最终点票结果拜登的得票远远超过当选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也即使特朗普团队挑起的司法诉讼失败了,特朗普本人也不会心甘情愿的承认败选。为什么?首先这是由特朗普的个性所决定了的,在任何情况下都坚决拒绝认输,这既是特朗普的优点,也是他巨大的缺点;其次,假如四年后他真的要卷土重来再度参选总统,那他这次就更加不会认输了。因为只有拒绝认输,才能以“拜登和民主党窃取了选举结果”为由给他们施加道义上的压力,同时为自己四年后自己的复出增加道义上的正当性。

那么第二件早已确定了的事情就是,只要点票工作彻底结束且拜登赢得了超过270张选举人票,同时他提起的司法诉讼案也都败诉了,特朗普就一定会如期乖乖地交出权力。当前特朗普之所以仍然在控诉选举舞弊仍然在坚持打官司,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最终找一个体面的台阶下。所谓特朗普败选后将拒绝交权美国将因此而出现宪政危机的说法,完全是外界凭空捏造的谣言。而且这种说法,并不是选举之后才有,早在选举前的一年时间里就已经言之凿凿甚嚣尘上了。这显然是特朗普的政治对手以及极度厌恶特朗普的人专门放出来的风声,其目的就是要以这样一种方法,来贬损特朗普的政治诚信,让他不仅选不上,而且要让他在人格上破产。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特朗普这几年得罪的人究竟有多少。

刘和平:若特朗普2024参选 再度胜选的机会非常大

直新闻:那假如特朗普真的像外界传言的那样拒绝交出总统权力,他能够做得到吗?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败选后拒绝交出权力,仍然留在总统宝座上继续他的任期,这不仅是特朗普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事情,我甚至认为,这是特朗普压根就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首先的原因,就是因为特朗普踢不动美国宪法这块铁板。大家应该知道,美国政治体制的核心是三权分立,然而,在美国真正说了算的,其实并不是手握行政大权的总统,不是民众选出来的国会,也不是可以终身任职的大法官,甚至也不是美国的广大选民,而是两百多年前制定的那部宪法。这是美国所有权力包括民权的来源。而维护这部宪法的尊严与权威,是绝大多数美国人包括特朗普的支持者的共识。在这部刚性的宪法面前,特朗普是软弱无力的。

其次,就算是特朗普想赖着不走,也不能光靠他一个人的力量,而是要动员党政军在内的所有力量。然而,当前特朗普调得动军队来保护他吗?美军参联会主席这两天已经明确表态,他效忠的不是特朗普,也不是共和党,不是国会,甚至也不是美国人民,而是美国宪法。这显然是在公然跟特朗普叫板,让特朗普死了这条心。特朗普不仅调不动军队,甚至连司法部门与情报部门都调不动,这段时间以来,美国的司法部门与情报部门并没有按照特朗普的指示,去查所谓的选举舞弊。同时共和党也不会听他的,大家可以看到,在选举结果还存在着争议的时候,包括小布什在内的一众共和党党鞭,就率先祝贺拜登当选了。不仅如此,就算是在行政系统内部,也没有人愿意跟着特朗普造反,副总统彭斯已经好几天没有露面了,这显然是在跟特朗普保持距离;国务卿蓬佩奥昨天已经改了口,国务院将会在一月份如期交权。对于特朗普来说,这就是所谓众叛亲离大势已去的节奏。

除此之外,当前美国国内的主流舆论已经对特朗普形成了“围剿”态势,同时美国的盟国领导人也都纷纷打电话祝贺拜登当选了。这种舆论和道义上的压力,也是特朗普抵挡不住的。

刘和平:若特朗普2024参选 再度胜选的机会非常大

直新闻:那假如四年后特朗普真的再度参选美国总统,那他还有胜选的机会吗?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认为不仅有,而且再度胜选的机会非常大。

首先,假如特朗普四年后要再度参选美国总统,只会面临着道义上压力,因为历史上还没有已经当选过美国总统的人再度参选的先例,但是并不存在着制度上的障碍,因为美国宪法第22条修正案只规定美国总统任期不得超过两届八年,而特朗普只做了四年。

当然,这只是解决了特朗普再度参选合法性的问题,特朗普未来四年再度胜选的真正本钱,在于他的政治基本盘还在。这个基本盘既体现在7200多万投他票的选民上,同时也体现在他8900万的推特粉丝上。而且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政治基本盘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属于共和党的,而是属于特朗普个人的,是典型的“特家军”。我们知道,共和党是属于典型的富人政党或是资本家政党,历来都是代表资本家利益的,然而在这次大选中,相当多的富人和资本家基本上都站到了特朗普的对立面,特朗普的支持者主要由那些在社会生活上希望回归传统的基督教福音派信徒与中下层白人组成。只要这支“特家军”还在,共和党就不仅奈何不了他,甚至还会继续被特朗普所绑架,在四年后再度推举特朗普参选。

而除了坚定的基本盘之外,未来特朗普参选以及可能胜选的另外一个保障就是,再过四年美国当前面临的那些根本性的问题仍然会存在。这些问题包括,美国内部的白人与黑人之间的种族冲突,社会生活上的自由与保守之争,经济全球化带来的贫富差距,以及草根阶层对于传统政治精英与政治秩序的不满等等,在外部则包括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文明冲突,究竟是要美国优先还是美国的世界责任优先,以及美国所领导二战世界秩序的存废问题等等。四年前特朗普之所以能够当选,就是敏锐地捕捉到了美国所面临的这些内外深层次矛盾,并且顺势举起了“造反有理”的大旗。这就是所谓的时势造英雄。可以预料,未来四年,这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不仅不会随着拜登与民主党的上台而得到解决,而且只会进一步加剧和深化。这就是四年后特朗普东山再起的有利条件和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