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说美国不再独行,可没说美国会放弃霸权

拜登说美国不再独行,可没说美国会放弃霸权

直新闻:拜登在胜选之后的媒体会上表示说美国回来了,你有什么观察?

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今年的美国大选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剧情迭起,直到现在为止,大选的结果还没有尘埃落定,但是美国主流媒体认为,拜登已经获得了270张选举人票,成为2020年大选的当选总统。而拜登本人也把自己社交媒体的身份改成了当选总统。对于这次美国大选全世界都在关注,毕竟美国总统的人选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美国的外交政策以及国际秩序发状况。我们也看到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在内的多国领导人已经向拜登致电或者在社交媒体上道喜,事实上也就承认了拜登将成为下任美国总统这样一个事实或者判断。那么拜登说,美国回来了,美国将重返世界舞台,他领导下的美国不会再独行。这句话呢其实是下届美国政府外交政策的一个基本的表态,我们可以从这么几个方面来理解。首先,拜登说美国回来了意味着他将结束特朗普政府采取的一系列的退出行为,尤其是从世卫组织等多边国际组织中退出。实际上美国从这些国际外交舞台上退出来影响了美国的声誉和形象,最近民意调查机构的调查显示,多数人对美国的领导力和领导地位不予认可,拜登在竞选中提出要让美国重新获得世界的尊重,也就是要回到外交的舞台上来。毕竟尊重是相互的事情,不是美国自己可以搞定的。

其次,拜登上台之后可能会改变特朗普非常蛮横的外交风格,至少不会采取一系列的极限施压,迫使伙伴或者谈判对象作出让步,动不动就要制裁或者退出谈判。欧洲,北约,日本等国已经受够特朗普的外交冲击,他们期待拜登上台之后能够修复与美国的关系。比如说,欧洲国家其实在特朗普上台之后,欧洲国家就期待2020年大选的到来,不少欧洲国家也认为美国总统换人之后,大西洋两岸的关系将得以恢复。也正基于此,法德领导人在大选尚未尘埃落定之际,就不掩饰地公开支持拜登,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特朗普的回击和报复。最后,拜登所谓的重返世界舞台,美国不再独行,并不意味着拜登会放弃维持美国霸权的战略目标,而只是换一种方式去领导世界,也就是从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双边的对等谈判或者交易,转向多边磋商,当然,经过特朗普政府的外交冲击之后拜登政府也不可能完全回到特朗普之前的外交轨道和风格,非常可能的是,将奥巴马主义和特朗普主义进行混合和调试,寻求一种中间道路,以更加低成本的方式,维护美国的领导地位。

拜登说美国不再独行,可没说美国会放弃霸权

直新闻:美国大选投票已经结束一个星期了,但是结果依然未定,你有什么观察?

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2020年的大选是两位70多岁的总统候选人,对美国选举制度的极限施压。也给了我们去充分观察和了解美国选举制度的机会,对于这次大选中出现的一些乱象,表明美国选举制度存在的诸多漏洞,在常态选举之下,大选之夜基本就能够尘埃落定。败选总统候选人发表败选声明,并且恭喜获胜者,由此开始了权力交接和政府过渡阶段。从1896年布莱恩向获胜的总统候选人致信之后,就成了美国大选中的惯例,但是,这次特朗普拒绝承认失败,也没有发表败选声明,而是早于拜登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自己已经赢得大选。因此到目前为止,美国的大选并没有结束。

从选举制度的角度来说,大选也的确没有结束。到12月8日之前,是各个州产生选举人票的过程。在此之后,选举人将进行投票选出总统。因此,虽然美国多家主流媒体认为,拜登已经胜选。而拜登的团队也开始着手权力交接,拜登认为特朗普拒绝认输是非常尴尬的,但是负责政权过渡工作的联邦总务管理局拒绝签字向拜登团队拨出筹建新政府的款项。原因很简单,因为联邦总务管理局认为现在还没有产生毫无争议的总统。对此拜登的团队非常不满,但是在2000年大选的时候,直到最高法院作出裁决之后,这一机构才向小布什发放了组建新政府的经费。

美国的选举制度存在诸多的漏洞,在常态选举下,在大选夜计票结束之后,后续的程序只是一种仪式,但是今年的大选这些漏洞或者默契,被打破了。特朗普及其团队并不接受现在的结果,而且嘲讽说,什么时候美国总统由媒体来宣布和判定?特朗普团队已经在多个选情胶着的州提起了诉讼,认为这次大选存在欺诈,特朗普还在近期解雇了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火速任命军方高官,而国务卿蓬佩奥也认为,会有特朗普第二个任期。共和党高层意见,虽然有分歧,但是多数共和党官员和议员也拒绝接受特朗普败选,因此我们能够见证2020年总统大选每一个环节中的竞争和博弈,一直向对世界进行极限施压的特朗普,现在对美国的选举政治进行了最后一次高强度的极限施压。

拜登说美国不再独行,可没说美国会放弃霸权

直新闻:美国大选前后,特朗普打“台湾牌”的力度似乎不降反升,对此您有什么观察?

特约评论员 孙兴杰:在过去两三年时间里,特朗普政府在台海政策问题上突破了不少底线,把台湾牌用到了极致,也让台海和平陷入危局。

在大选之前,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重复了美国对台海政策是“战略模糊”,这也意味着特朗普打台湾牌的限度,而现在美国国内大选局势未明,特朗普拒绝败选,同时紧急调整防务高官,蓬佩奥宣布在九月份访台的国务院高官克拉奇将主持美台经济对话,这其中折射出一种危险的趋向,就是特朗普有可能挑起台海纷争,为自己的连任创造机会,这对台湾来说,并不是狐假虎威,而是为特朗普当垫脚石。在美国大选局势并不明朗的情况下,蔡英文当局最好应该是静观其变,而不是搅弄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