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文章:拜登应该如何修复美国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计划网站11月9日发表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的文章,文章称当总统当选人乔·拜登首次进入椭圆形办公室时,迎候他的将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收件箱。会有似乎无穷无尽的国内和国际挑战需要得到他的关注。做些什么以及按什么顺序去做的问题是回避不了的,因为总统可支配的时间和资源都是有限的。总统必须确定明确的优先事项,它们反映的是总统对迫切性、机遇及现实的评估。全文摘编如下:

这个世界亟待修复,而这将是一个需要时间而且必然不会一帆风顺的过程。必须记住的是,修复完全不同于建设。修复过程应该限定在拜登政府实施外交政策的最初六至九个月中,只有完成修复之后,才会出现建设的机会。

国内环境差不多再糟糕不过了。截至总统就职日,新冠肺炎疫情很可能已夺去30万个美国人的生命;从现在起到那天之间的每天几乎肯定会新增10万多例病例和1000多例死亡病例。失业率预计将处于6%至7%之间。千百万的美国人将无力支付房租或住房按揭贷款。

这个国家面临的内部挑战远远超出了身体和经济健康的范畴。美国是一个分裂的国家。7000多万美国人投票支持唐纳德·特朗普,他们中的许多人将听信他有关这场选举被窃取的破坏性叙述,认为拜登是一个非法总统。美国社会将在贫富不均、种族和教育等问题上分裂。民主、共和两党在从税收到警察改革和医疗保健的各种政策问题上采取极端对立的立场。鉴于共和党人有很大机会维持对参议院的控制,而民主党人控制众议院的优势将缩小,政府可能也会分裂。

虽然国内挑战肯定会占去拜登很大部分的时间和资源,但是当他的政府解决国内问题时,外部世界将不会被动地等待。相反,国际收件箱将同样令人望而生畏。把等待拜登的全部甚至大多数国际挑战都归咎于他的前任是对历史的误读。简单地逆转特朗普做的或没有做的事情解决不了问题。

修复工作的第一项任务涉及一个并不总是被当成国家安全事务的领域:公共卫生。政府必须从让新冠疫情在国内得到遏制开始。在遏制疫情方面取得进展,对于复苏经济、恢复美国的声誉以及赋予新政府解决国内国际两方面的其他问题的本领都至关重要。

拜登政府可以而且应该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世卫组织来结束这场疫情,并为未来不可避免的疫情暴发做准备,以及应对非传染性疾病。不过,这项工作的很大部分将属于建设的范畴:第一步是重新加入世卫组织,并帮助它竭尽所能抗击当前的疫情。

美国还应该加入开发、生产、资助、分配和发放疫苗的国际努力。这样的参与将有助于确保美国能够受益于别处首先出现的疫苗。而对那些在美国研发出的疫苗,拿出一部分提供给其他国家将对恢复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以及加快其他国家的经济和身体恢复有很大帮助——这反过来对美国的复苏和全球稳定都会有好处。

修复工作的第二个优先目标应该是联盟,这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巨大结构性优势。近年来,美国的大多数盟友对美国失去了信任。立即着手表现出一种对待联盟的新的、更具协商性和坚定的态度,将预示着镇上来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新治安官,他愿意在所有国际问题上与盟国进行合作。修复的联盟将为美国希望在世界上做的其他所有事情提供更为牢固的基础。

拜登政府可以通过重新加入国际协议和机构,来强调多边主义的回归,这么做符合美国的利益。除了世界卫生组织,一个显而易见的地方将是巴黎气候协定。

对于中国,新政府也应从容地制定一项全面政策。不过,更为紧迫的是,新政府可以采取两个重要举措。该政府可以解释说,该政策将在与亚洲和欧洲盟国密切协调的情况下加以制定,这将使其得到更广泛的支持。该政府可以表明愿意与北京召开严肃的战略对话,以确定展开潜在合作的领域,以及力求不出现不可避免分歧(或者更现实地说,是限制此类分歧升级成为对抗的可能性)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