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信仰,国家的象征,东南亚君主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在现代社会中一个国家君主的出现似乎是违背民主、历史倒流的反常现象,但实际上在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中,君主的存在仍然是人们都同意的、拥戴的且具有效力的国家象征。这其中除了文莱这个君主专制国家之外还包括像柬埔寨、泰国和马来西亚这种推行立宪制度的君主国家。那么在东南亚国家为什么君主如此受人尊敬呢?君主制度在东南亚的存在是否是一种历史河流的倒流现象?

一、君主受人尊敬的历史原因

虽然泰国现任皇室是在18世纪成立的,但是泰国的皇室传统可以追溯至1238年的苏霍泰王朝,直至1932年泰国爆发了暹罗不流血革命之后,泰国的政治制度才转向君主立宪。泰国对于王位的概念是基于印度教和小乘佛教两个信仰概念的。在印度教中王权来源于军事力量,国王是勇士统治者,而在小乘佛教国王应该按照佛法来教导和统治人民。

人民的信仰,国家的象征,东南亚君主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而柬埔寨的国王仅仅是一个国家象征,柬埔寨的人民们给予他爱戴和尊重;国王代表着高棉人民的和平、稳定和繁荣。虽然柬埔寨国王具有相应的权力,但是国王的权力明显是有限的且要受到政府机关制约的。对比其他国家的君主,柬埔寨的君主更像是将一个国家和民族共同的信仰具象化成为一个臣民们认同且地位超然的人。

人民的信仰,国家的象征,东南亚君主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作为亚洲仅存的两个绝对君主制国家之一,文莱的历史虽然没有太多的历史资料考究,但是现任王室仍然可以追溯至大约600年前。即便是经历了几乎一百年的被殖民统治,在马来西亚文化的影响下,推行以伊斯兰教义治国的文莱的君主制依旧击败了西方的各种民主制度,屹立不倒。

人民的信仰,国家的象征,东南亚君主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马来西亚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国家政府下设各个行政州,每个州都有一个伊斯兰的领袖来作为自己的州的”国王”,来作为”国家元首”但是这九个国王在不实际参与国家治理的同时也要受马来联邦最高政府的管辖来履行义务。

虽然马来现在推行的是伊斯兰教治国,而最早的王国受到的却是印度教文化的影响,其中受印度教文化影响最深的是今天的吉打。在15世纪,马六甲苏丹国成为半岛上的主导力量。马六甲苏丹国是第一个建立在半岛上的马来穆斯林国家,也是一个真正的地区海上强国。

人民的信仰,国家的象征,东南亚君主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由此可见,在东南亚地区人民对王室至死不渝的忠诚背后藏着的是人民对宗教信仰的绝对忠诚和对传统习俗的延续。据马来史料记载,马来人民认为只要苏丹还掌握着国家大权,国家就会稳定,人民就会幸福。

文莱人民更是将对国王的忠诚、爱戴、拥护和同情视作人民的责任和生活原则。当人民把这种对于宗教信仰的爱戴一部分转接到”君权神授”的皇室家族身上时,才会出现哈桑纳尔(文莱国王)坐在一辆装饰华丽的金色皇家战车上,由50名皇家卫队拉着穿过首都斯里巴加湾,成千上万的文莱人忍受着烈日,只为一睹苏丹的风采,以此来表达对君主的尊敬的现象。

二、君主现在面临的冲击

但是目前来说随着历史的向前发展,无论是立宪制还是集权制的君主制度都在面临着现代化的冲击。

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虽然是泰国的君主同时也是泰国的政治实体中心,但是泰国长期的政治危机也正在将广受尊敬的国王进一步拉入政治深渊,虽然国王本人并不无辜:自从2006年的军事问题以来,泰国的皇室成员也不再躲在幕后操控政治,而是真正的走向台前。

例如,诗丽吉王后出席保皇派人民民主联盟一名黄衫军成员葬礼的举动被视为是对红衫军的挑衅和在立宪制度下君主对政治的干预。除了越陷越深的政治漩涡之外,国王也面临着来自各方面的威胁,例如军方,例如在他前一任的国王的非正常死亡。

人民的信仰,国家的象征,东南亚君主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的角色主要是仪式化的,他在建立高棉民族身份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受欢迎的前国王诺罗敦•西哈努克于2012年10月去世后,君主制的地位陷入了不确定性。

人民的信仰,国家的象征,东南亚君主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文莱苏丹哈桑纳尔•博尔基亚虽然在推行伊斯兰国教并按照伊斯兰的教义来统治国家、制定法律以维护其绝对统治合法性。但实际上这种方式是有其局限性的。独特的宗教治国所具有的排外性是其他国家所不能比拟的,如何妥善的处理本国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的关系将是文莱苏丹治国时的重要问题。

人民的信仰,国家的象征,东南亚君主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马来西亚实行的是君主选举制度,而马来的王子们和州”元首”却被频频爆出诸如贪污、性丑闻等玷污王室在百姓心中形象的负面新闻。

三、君主制未来的前景

曾有学者认为亚洲的君主制度存在与否与君主的个人能力和政治能力,以及是否会对民主构成威胁,因此东南亚的君主若想在历史的发展中不被湮灭,需要从个人、国家和国际三个层面上加强自身的能力。

在个人层面上,如果君主们想与民主政权共存,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展示出他们日益增强的责任感、透明度和责任感。在东南亚大陆,王权的概念仍然是高度神圣的:泰国和柬埔寨的国王将自己定义成是佛教的”法王”来增强他们的魅力,从而得到下属的尊敬。同样,苏丹也向子民们表明他们是在行使基于伊斯兰教的王权。

人民的信仰,国家的象征,东南亚君主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王权的宗教神圣性展示了王权和宗教之间的紧密联系,是君主国存在所不可缺少的。这是因为宗教的神圣性代表的是一种民众对于统治者的期望。民众希望统治者在宗教教义的驱使下正直、公正的行使自己的权力来保护人民,使人民安居乐业。而几年前的尼泊尔君主制崩溃有部分原因就是没有在当今社会中增强宗教信仰赋予君主权力的职能。

人民的信仰,国家的象征,东南亚君主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在国家层面上,君主制的持久力量与它与军方的联盟关系错综复杂。不论何时军队一直是皇家制度的捍卫者,也是皇室最想掌控在手里的力量。事实上,军队拥有决定政体寿命的权力。君主政体得以长久存在的关键是军队的忠诚。

但君主和军队之间的亲密关系并不能保证王位的稳定,尤其是在这种关系威胁到民主的情况下。当前的泰国危机再次表明,君主制-军事联盟正在慢慢失去权力。红衫军运动决心反对政治上的军事统治,而君主制对政治的介入导致了所谓的反君主制分子在泰国的诞生。

人民的信仰,国家的象征,东南亚君主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最后,在国际层面上,一旦国内爆发战争或其他形式的对立冲突,国际上的调和与援助会为君主赢得意想不到的机会。所以无论是什么制度,君主还是要尽可能的与周边国家保持友好的睦邻关系。

结语

君主制度虽然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但随着历史的向前,君主制度在各方压力下已经逐渐消失。即使仍然存在的君主也失去了对国家管理的实权。在这种情况下,君主制度能否存续的最终关键在于,它如何以一种与人民对民主日益增长的渴望相辅相成的方式行事和作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