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辣条改变命运的漯河:拉起500亿产业,光卫龙去年纳税4个亿

辣条掀起“国潮”革命

当代一些年轻人,有可能不知道漯河,但肯定尝过咸香甜辣的卫龙辣条。卫龙的“扛把子”地位,在辣条行业里可谓无可撼动,哪怕是在营销圈,卫龙也打造了一枝独秀的营销现象,先后跟暴走漫画、微博段子手紧密合作,隔三差五就能制造个微博热搜。

疫情期间,卫龙通过官微宣布,向武汉捐赠一批辣条、魔芋爽,发放给一线的医护人员。不仅如此,卫龙在疫情期间宣布给返岗员工平均涨薪30%,还计划再招工1000人,再次赚足眼球。

少有人知道的是,卫龙辣条的发源地是河南省漯河市。这里是国内辣条主要产区,漯河的一年辣条总产值能达到全国的七分之一。

在漯河,本地人要想吃辣条的话,可不是按照超市的散装零售买的。他们要按斤按两地买,一次买两三斤辣条回家放着,慢慢吃。吃法儿也是灵活多变的,不管是烧饼、鸡蛋、馍馍还是煎饼果子,辣条一定不能缺。万物皆可辣条的饮食方式,在十多年前的漯河已经流传开来。

如果说其他地方聚会少不了酒,漯河人的饭桌上常少不了辣条,逢年过节时,一箱辣条就能成为他们走亲访友的礼物之选。

漯河辣条的饮食文化,给了卫龙一个发展壮大的土壤。无论从学校边的小卖部,到大型Mall里的专卖店,都能看到卫龙辣条的身影。这个风靡大江南北的小食品——辣条,成了新时代的“国民零食”。

被辣条改变命运的漯河:拉起500亿产业,光卫龙去年纳税4个亿

图/视觉中国

没有人想到,这个5毛钱的街边小吃,也能登上美国奢侈食品榜单,成为继老干妈之后的又一“国货”代表。2015年11月,卫龙辣条现身美国亚马逊网站,标出的单价高达14美元,折合人民币90多元。

卫龙内部员工把上述成功的关键归结为在产品口味上的成功, “卫龙辣条的食品品类多达60多种,但它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太辣。这是因为我们调研发现,除了湖南、四川一带偏爱辣食,更多地区的人们饮食习惯并不太辣,所以卫龙也将原来辣条的辣度降低,从麻辣调整为甜辣,更加符合大众口味。”

卫龙开始不断丰富调味品品类,不仅在调味面制品类,也将辣条扩展到豆制品类、魔芋制品类、素食类、肉制品类五大类几十种产品。但产品库不断扩充的同时,人们也发现这个以前辣翻天的零食,开始转为甜食。

“广东是我们最大的销售区域,虽然说他们离湖南更近一些,但广东人的口味偏清淡,不喜欢吃辣。”

“蓝海”变“红海”

走在漯河的大街小巷里,你很难感受到漯河作为辣条之乡的特有氛围,只有在个别社区超市、商场购物中心等,才会看到那些带有五颜六色包装的辣条。而在卫龙崛起之前,漯河市的街头充斥着售卖牛筋面的摊贩,走在街头,手工辣条的味道让人无处可藏。

漯河人民很早就在辣条的“滋润”下成长,比起以往街头巷尾的熟悉香味,辣条之乡如今呈现出更多的工业气息。

卫龙总部,位于漯河以东的经济开发区民营工业园,走进工业园区域内,能看到显眼的卫龙食品产业园标识。今年8月份,卫龙总部员工搬迁进了新的园区,卫龙食品二期产业园的多条生产线也陆续投产,成为卫龙食品的主要生产基地。而原有的卫龙食品一期产业园中,部分建筑被冠以“卫龙学院”的标识,仅对内部员工开放。

相比以往的园区,新搬进去的园区大楼,有了更多的食品生产车间,但在内部员工张龙看来,这些产量还不足以支撑卫龙的长远发展,”我们后续还有一个总投资30亿元的三期产业园正在建设”。漯河市政府人员曾表示,卫龙三期产业园项目的建成,承载着“年产值突破200亿元,将成为全市第二家超百亿级食品企业”的目标。

实际上,利用市场低谷期,不断改进生产技术,以扩大辣条产能,是卫龙发展的关键因素。比如,2004年,辣条被贴上“垃圾食品”标签,销售惨淡,卫龙董事长刘卫平却在供应链上投入大量资金,将原来的半自动操作逐步改为自动化;2017年,卫龙又进一步建设研发中心,配备了各种专业检测仪器。

被辣条改变命运的漯河:拉起500亿产业,光卫龙去年纳税4个亿

图/视觉中国(辣条加工厂)

一位漯河本地人士评价道,这些操作,在当时辣条行业甚至地方性零食的生产商中都是相对超前的做法。它不但提高了产能,保障了食品的安全性,某种程度上也巩固了品牌优势。

通过一系列的技术迭代,卫龙辣条的产值在辣条市场上占比逐年提高。但竞争者也纷至沓来。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曾表示,“2018年中国辣条产业规模为580亿元,辣条的平均毛利率接近50%,高毛利自然引得资本竞相加入。”目前,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百草味、盐津铺子等网红零食品牌,都已将辣条作为产品矩阵的一员。

意识到竞争格局的卫龙,也开始逐渐改变对经销商的策略。据卫龙内部员工说道,“现在卫龙对经销商的要求主要有三点:第一,必须是配送型的经销商,有一定的车辆运输能力;第二,经销商承担压货风险,比如一年100万的订单量,经销商得保证有一定覆盖能力,且自主承担售后服务;第三,超过一定的量,不能同时销售其他种类的辣味食品。”

而在渠道铺排的安排上,卫龙也同样做出了调整,经销商只能做终端的代理销售,后续不会再做批发。“以前我们公司是有批发,但目前公司改制,开始实行合伙人模式,因此会更注重终端门店。”

这样的策略调整,击退了一部分经销商的热情,“卫龙辣条在今年疫情后已经有过一轮涨价,再加上不能转卖渠道和一定的销售品类限制,这对我们来说过于苛刻了。”

另一位漯河本地的经销商对此也表示不理解,其认为休闲零食产品的特性,决定了它的业绩贡献池主要在线下,线上主要作为一个平台。目前,卫龙辣条近9成的销售业绩来自线下终端门店,剩下的10%才是来自电商。

被辣条改变命运的漯河:拉起500亿产业,光卫龙去年纳税4个亿

图/作者李逗拍摄

不过,在无序化的辣条市场里,同样有人愿意为它的品牌溢价买单。多位门店销售人员向AI财经社介绍道,与其他同类辣条食品相比,卫龙辣条的批发价是最贵的,平均每包卫龙辣条进货价格多出3-5毛钱,“卫龙辣条虽然价格最高,但卖的最快。相比同类辣条产品,卫龙辣条一个月能卖500件,其他就只能卖50件。”

漯河制造,等待新生

距漯河经济开发工业区不远的光明路,是一条集合了百货、商超、食品等批发性质的休闲街。常来这里的顾客,大多是过来批量采购的,而卫龙位于漯河的食品旗舰店,也是全国仅此一家的旗舰店,便开在这里。

“开在这儿,是希望能够接触到以前没有接触到的商家们,给他们提供一些小批量的购买服务,后面生意更好谈嘛。”卫龙旗舰店的营销人员陈英说道。不过,半个小时内,这家门店只来了一位顾客,购买了20包种类各不相同的卫龙辣条,便火速离开。

而与批发市场里的其他门店相比,这个成绩已经算得上乐观了。整个偌大的批发市场里,这里只偶有两三个行人匆匆而过。

近年来,随着各地兴起食品工业大潮,漯河以辣条、火腿肠等传统休闲零食为主的食品产业,正在遭遇冲击。比如河北、山东、福建等农业大省的县级食品产业园区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逐渐形成明显的食品产业集聚现象。

辣条产业的崛起曾给了漯河发展的信心。辣条供应链的成熟,带来了相关上下游产业的发展,比如上游的花椒、辣椒、油菜,中游的食品工业、包装印刷、机械制造,下游的物流、电商等产业,均受益其中。更为重要的是,在拉动GDP方面也有着重要作用。2020年合作伙伴大会上,卫龙董事长刘卫平还曾透露,2019年卫龙整体营收49.09亿元,一年贡献税收4个亿。

被辣条改变命运的漯河:拉起500亿产业,光卫龙去年纳税4个亿

图/视觉中国

而除了辣条产业之外,漯河最闪亮的食品明珠还有双汇、南街村等。

另一个不可否认的是,作为食品名城,河南漯河一年食品业产值达2000亿元,拥有7000多家相关企业,但大多为中小企业,创新研发能力薄弱,产品同质化严重,成为制约漯河食品产业转型升级的瓶颈。

漯河市官方消息发布,2019年全年规模以上食品工业增加值增长7%,占规模以上工业的47.3%,虽然食品工业依旧占据全市经济的半壁江山,但相较于2018年来看,无论是增速还是占比都略有下降。

有漯河食品行业人士指出,“在食品行业主打健康化策略的当下,漯河当地食品企业推出的产品依然是十多年前的老样子,相比现在很多推陈出新的食品而言,变化并不大。”

“食品行业已由生存型消费向健康型、享受型消费转变。谁开辟了明显的差异化,谁就能杀出一片新蓝海。”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刘治在食博会的一场演讲上表示。

受疫情影响,原本定于5月份召开的漯河食博会,被推迟到了今年11月。即将举办的第十八届食博展览会,承载着这座食品名城的光荣与梦想。从首届食品节开始,漯河市就把招商引资作为衡量节会成败的重要标志,但在食品工业产值下滑的趋势下,2020年的招商引资任务将比往年更为艰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