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情报机构越线查中国外交官;警告外国记者勿发“偏颇”报道

据澳媒9月14日报道,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ASIO)在调查的前新南威尔士州议员莫斯尔曼(Shaoquett Moselmane),以及他的华人政策顾问张智森的过程中,曾获取过中国驻澳外交人员的邮件和信息,其中包括最近卸任的悉尼总领事顾小杰,以及堪培拉的最高层大使级别官员及其家属。

根据澳大利亚法律和国际法,外交官员及其家人的通信对澳大利亚当局是“不可侵犯的”。

澳情报机构越线查中国外交官;警告外国记者勿发“偏颇”报道

莫斯尔曼与他的华人政策顾问张智森

关于莫斯尔曼

他的名字不该被遗忘!为华人发声而被搜家,被指与“中国互通”

澳洲工党议员:“就算千夫所指,我也要赞美中国!”

调查聚焦新州议员前雇员

这一由澳大利亚联邦警察(AFP)和澳大利亚反间谍机构(ASIO)联合开展的调查是是自2018年澳大利亚《反外国干涉法》出台以来对该法的首次行动。

该调查的主要目标是现年62岁的华裔澳大利亚人社区领袖、眼镜进口商张智森,他自2018年以来一直受雇于新南威尔士州上议院工党议员肖克特·莫索曼(Shaoquett Moselmane),担任其高级政策顾问。

根据AFP的授权搜查令,张智森涉嫌作为外国代理人的一员,参与鼓动并帮助莫索曼议员在新南威尔士州工党内部以及向选民力推中国政府的利益。

AFP怀疑张智森和他所谓的同伙违反了澳大利亚的反外国干涉法,称他们在一个“秘密”的社交媒体群组中与莫索曼聊天。

澳情报机构越线查中国外交官;警告外国记者勿发“偏颇”报道

工党后座议员莫索曼不认为他将成为外国影响运动的目标。

张智森若被指控,被判犯有外国干涉罪,则可面临最高15年的监禁。

澳洲警方查阅中国外交官通信,调查外国政治干预

早在今年1月,澳大利亚边防局(ABF)就在没有发布调查令,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于悉尼机场内翻阅并下载了张智森电脑和手机中的信息。这些信息中,就包括张智森和中国外交、领事人员,以及他们家属之间的往来通信。

然而,根据澳大利亚法律和国际法,澳大利亚政府无权过问外交官和他人的交流记录。

澳洲吊销中国学者签证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澳大利亚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陈弘对路透社表示,收到了澳大利亚内政部的信件,告知他的澳大利亚签证被吊销。信中称,他被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 )认定,对澳洲国家安全带来威胁。

陈弘表示,拒绝接受这一评估,认为澳方在看待其与澳大利亚关系的问题上”犯了严重错误”,”我没有做也不会做任何威胁澳大利亚安全的事情”。

另一名被吊销签证的学者是北京外国语大学澳研中心主任、中国澳大利亚研究会秘书长李建军。他也从澳方收到了一封类似的信件。

澳情报机构越线查中国外交官;警告外国记者勿发“偏颇”报道

澳洲对四名中国驻澳洲记者住所进行突击搜查

今年6月下旬,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对4名中国驻澳记者的住所进行了突击搜查,其中包括中新社澳大利亚分社社长陶社兰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悉尼分社社长李大勇。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怀疑,陶社兰、李大勇、陈弘、李建军等人与张智森(John Zhang)一案有关。

华裔张智森是工党议员莫索曼(Shaoquett Moselmane)的高级顾问,张智森被怀疑通过莫索曼在澳洲政坛渗透中国影响力。陶社兰、陈弘等4人都是张智森一个微信群的成员。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正在调查张智森。

张智森本人否认上述指控,在澳高等法院对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的调查提出质疑。张智森在联邦高等法院庭审中辩称,澳大利亚的反外国干涉法违宪,违反了宪法默含的政治交流的自由。

新闻回顾:

只因与澳议员加了微信群,中国学者被干预内政为由取消澳洲签证?

澳大利亚议员呼吁驱逐100名中国外交领事人员

7月15日,澳大利亚参议院的一位中立派议员周三呼吁政府将100名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外交领事人员驱逐出澳大利亚。雷克斯 帕特里克(Rex Patrick)是澳大利亚联邦参议院的一位重量级人物,他在周三发表声明,呼吁澳大利亚政府“咬紧牙关,采取早应该采取的措施”。声明指出,中国驻澳大利亚的外交领事工作人员的总数为148人,远远超出了美国,英国的108人,和32人。

澳内政部长:将对行为有悖本国法律外国记者采取行动

中国和澳洲近日爆发记者风波,澳洲内政部长达顿周日(13日)不点名警告,任何派驻澳洲的外国记者只要发表对澳洲事务有偏见的意见,就有可能成为联邦政府的监视对象。

他未评论情报部门搜查中国记者寓所一事,仅称澳洲政府有足够证据相信有人冒充记者进行违法行为,就会行动。

达顿向澳洲广播公司(ABC)表示,若外国记者公平地报道新闻是无问题,记者不应向特定社群提供偏颇看法。

澳情报机构越线查中国外交官;警告外国记者勿发“偏颇”报道

澳洲内政部长达顿

他续指,若人们冒充记者或商界领袖等人,又有证据显示他们进行违反澳洲法律之事,ASIO及联邦警察会行动。 达顿又称,没有证据显示澳洲政府的行动会让驻澳中国记者面临风险。

澳洲智库“中国事务”被怀疑“亲中”遭冻结资助

2020年,6月14日,澳媒报道说,“中国事务”这家知名智库自2015年以来拿了政府将近200万澳元的拨款,却“进行违背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游说”,这引起人们担忧。

该报道对“中国事务”在澳国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就外国影响透明度登记制度(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Scheme)一事征询公众意见时提交的文件以及其有关“一带一路”的态度提出了异议。该报道说在堪培拉,尽管“没有人公开指责‘中国事务’是实施外国影响力的代理人,但是联邦国会中有人对该机构的某些观点深表担忧”。

澳情报机构越线查中国外交官;警告外国记者勿发“偏颇”报道

该报道还透露说联邦政府的三个部门——内阁部、国防部和外交部已决定不再为“中国事务”拨款,此外,联邦政府也决定取消先前给予的慈善机构免税及捐款减税待遇(Deductible Gift Recipient(DGR)Charity status)。

“中国事务”发出公开信,对该报道予以驳斥。

“中国事务”董事会主席凯文·麦卡恩(Kevin McCann)在写给澳媒编辑的信中指出,他们的报道“包含针对 ‘中国事务‘及其支持者的明显谎言和诽谤性暗示”。

“中国事务”董事会副主席林达女士(Linda Jakobson)2018年提交的外国影响透明度登记册意见书“实际上希望加强这一计划”,并提出需要避免法案在措辞上“妖魔化130万澳大利亚华人”。

外交部回应澳大利亚警方针对中国进行“外国影响力”调查

9月16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以下为部分内容。

路透社记者:澳大利亚政府律师以涉嫌干涉澳大利亚内政为由,将中国作为“外国”(Foreign State)正式列入警方调查。中方对澳大利亚警方针对中国进行“外国影响力”调查有何评论?

汪文斌:我刚才已经说过,澳大利亚国内一些人热衷于通过抹黑攻击中国来煽动反华情绪、博取眼球,毒化中澳关系氛围。这无助于两国关系的发展,也是令人不耻的行为。中国奉行的是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我们从来不会也没有必要对其他国家进行“干涉”、“渗透”。我们敦促澳方一些人停止将中国污名化的做法。


今天的澳洲,完全不提多元文化,只提价值观,损害的是开放自由,包容并蓄的民主精神。价值观本身没有问题,价值观不同也不影响民众的日常生活。但把价值观政治化,打击的是一度以多元文化为荣的澳洲国家形象。

澳洲对不同政见,不用价值观者设限,完全违背西方是一个开放文明社会的理念。现在澳洲在世界各国的形象,大家看看社交平台的留言就知道了,“美国的一条狗”是不绝于耳的。

开放自由是民主的基石和理念,美国的自由女神像还在高高耸立,名字都没改为价值观女神像。既然如此强调价值观,害怕外国影响力,那不如对海外游客,海外留学生也进行政治审查,不签价值观声明者,不允许来澳洲消费,以免来到澳洲“影响澳洲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