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历了两场战争,从此快速的崛起,成为了帝国主义强国

1783年,北美地区的13州殖民地获得独立,并且通过了宪法正式成立了美利坚合众国。在仅仅200多年之后,美国就已经崛起成为了西半球,乃至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以及最高明的地缘博弈棋手之一,这不啻是一个奇迹。

那么从建国之初位于北美大陆狭长的大西洋沿岸地带,美国又是如何逐步崛起,成为世界秩序中举足轻重的玩家的呢?

美国经历了两场战争,从此快速的崛起,成为了帝国主义强国

1.大陆均势与离岸平衡

提及美国早期外交战略,就不能不提及孤立主义,这是源于原先宗主国英国的一种政治文化。从英国身上,美国继承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外交传统,即“光荣孤立”和“大陆均势”。

英国人对此向来引以为荣,并坚称这是英国在国际事务中高风亮节的表现,这些外交政策表明了自己永远不追求欧陆的主宰地位,但当欧陆出现一个强大霸主之时,英国又能扶弱克强,维持欧陆权力平衡和秩序均势。进入大航海时代以来,大西洋沿岸逐渐取代了地中海地区成为欧洲航洋贸易汇聚要津,英国的地缘位置急剧攀升,在相继击败了西班牙、荷兰和法国之后,控制住了海外殖民贸易网络。所以,英国确保欧洲大陆均势秩序的目的,就是防止自己在欧洲之外的霸主地位遭受挑战。

美国经历了两场战争,从此快速的崛起,成为了帝国主义强国

在欧洲称霸世界的年代里,英国只要控制住了欧洲,就可以杜绝竞争者的产生。然而这未能防止北美十三州的独立,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北美实际上是一片广袤的大陆,而英国并不具备长期管理大陆的能力。

美国独立之后,虽然在口头上不断痛斥英国殖民主义,却并未妨碍其所滋生的地缘野望。为此,它将从英国继承而来的两大外交传统进行了调整,逐渐形成了“孤立主义”和“离岸平衡”两个美式风格外交政策。孤立主义代表的是美国不介入欧洲事务,同时也不欢迎欧洲国家介入美洲事务;离岸平衡则是当美国实力有所增强之后,为确保自身利益而做出的相关战略。

2.美英和解与搭车战略

事实上,稍微想一想美国建立之初的国际形势,就能发现美国所期翼的“欧洲国家不介入美洲事务”与美国自身力量严重不符。当时美国力量有限,龟缩在大西洋沿岸一角,朝不保夕,根本难以组织列强介入美洲事务。既然如此,美国又为何提出这项要求,并于1823年进一步发展出了门罗主义,并且还获得了欧洲国家的默许?

美国经历了两场战争,从此快速的崛起,成为了帝国主义强国

这需要厘清美国独立之初与英国关系的演变。美国建国之后仅仅两年,英国就已经承认了这个新生国度的合法地位,这次和解是老牌殖民国家急于止损的表现。要知道,从奥地利王位继承人战争到七年战争、再到北美独立战争,英国的敌友虽然一直在变,但其主要对手法国却始终是英国最大的威胁。因此,缓解与美国的关系,从地缘战略上及时止损无疑是明智之举。

进入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时期,英国的主要精力更被欧洲事务所牵制。到了拿破仑战争后期,法国败局已定,美国却从法国手中以每英亩4美分的低价购得广袤的路易斯安那。

与此同时,野心膨胀的美国欲向北扩张攻占人口稀少、防御松懈的英属殖民地加拿大,1812年第二次美英战争就此爆发。双方互有胜负,渐渐形成僵局,火烧白宫就是在这场战争中发生的。

后来美国人为了粉饰自己的失败和道德的缺失,便将其称为“美国第二次独立战争”。经此一役,美国北上的路线被遏制,英美两国也都清楚了对方的虚实,为第二次和解提供了基础。

美国经历了两场战争,从此快速的崛起,成为了帝国主义强国

英美的两次军事冲突(即北美独立战争、第二次英美战争)让两国都明白,如同英国这样的传统海权大国,在北美大陆进行全面征服战争是难以为继的。因为摧毁一个有形的本地政权不难,难的是长期控制底层民众和土地,而这恰恰是欧洲大陆上的陆军强国所擅长的。

只不过,不论是法国、沙俄还是普鲁士都不具备将陆战力量投送北美的能力,毕竟制海权可在英国手中。英国当然不会允许这样一个陆上强国征服北美,继而形成某种对英国在大西洋海上霸权的夹击态势。故此,英国屡屡向美国寻求和解,希望能保全这个与欧洲毫无瓜葛(或者说是仅与英国有关联)的新生国度。

美国后来也认清了这一点,旋即在英美第二次和解后不久提出门罗主义,因为它明白“欧洲国家不允许介入美洲事务”必然会获得英国的认可。

3.门罗主义与两洋战略

1805年特拉法加海战,英国舰队击败法国海军,获得了全球海上霸权地位。此后任凭欧陆风云迭起,大英帝国却早已立于不败之地。

当1823年美国总统门罗发表了著名的“门罗演说”,并抛出“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之时,欧洲列国之所以颇为关注,是因为英国的态度。英国是当时唯一拥有海上投送能力的国家,甚至当时就连美国也不大可能干预遥远的南美洲事务。

美国经历了两场战争,从此快速的崛起,成为了帝国主义强国

美国第五任总统-詹姆斯·门罗

门罗的演说完全符合英国的利益,毕竟当时的大英帝国从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美洲的一份子(占据加拿大等地)。美国因此得以借助大英帝国的海权之盾保卫本土,英国对此心知肚明。

美国一方面搭乘着大英帝国全球霸权的便车,另一方面又不断寻求新的扩张方向。既然北方扩张之路被阻,那就只剩下西进和南下,其中西进前往大英帝国鞭长莫及之地,显然是美国的优先战略选择。

美国经历了两场战争,从此快速的崛起,成为了帝国主义强国

经过数代人的努力,美国终于得以拥抱两洋,来到了太平洋沿岸。要知道,对于大英帝国的霸权主要是建立在对大西洋和印度洋的控制之上的,而太平洋由于地理位置太过遥远,仅仅被算作是“世界另一边遥远的海”,如今这片地缘“蓝海”正好成为美国新地缘战略的方向。